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你們對香港人如此嚴苛,對中國人卻雪雪聲?

2020/2/8 — 17:41

早前被指造謠中國有疫情的中國醫生李文亮,最終身中武漢病毒而死。中港台的善男信女,就發情了,這個故事有齊好人好事、良心悲劇英雄、黑暗的中共政權,還有命運的詭譎多變,誰都會動情,香港的大中華派還為他辦追悼會,連香港自己人在社會運動的無數死傷,都沒有那麼隆重動情。

後來網民發現,李文亮在微博是愛國愛黨的護旗手,還支持香港警察鎮壓香港人;而李文亮其實也不是一心一意揭露真相,而是在朋友圈和親友私下分享,被另一個人出賣的。

廣告

中國人歌頌李文亮是可以的,因為他們愛國愛黨但又不滿疫情處理的層次,需要一個層次相應的英雄。李文亮或許能令他們衝撞一下中共隱瞞疫情的現狀。港台發情,則是純粹發情。台灣那種是自大中華根性的自作多情,但香港的歌頌和祭儀,則是沒有良心而可恥,自卑自賤的失態。

香港反送中鎮壓,對我們是何等大仇,而李文亮在香港問題,和中共當局不僅沒有矛盾,而且公開鳴鼓開路。有些香港人懂得不肖屈婦、光頭警長和 689,但對於另一些人卻寬容。他們辯說,因為李文亮總算做了一件好事。然而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兵,在家鄉可能都是好好先生,做過的好事一定不少,但這不令他成為英雄。

廣告

有些中國人同情者,又說回不關中國人事,不關李文亮事,他們只是在黨國機器的社會和教育成長,才變成如此。當然,習近平都是因為生在紅色家庭,先至會變成習帝,所以習帝所作之孽,其實也與習總無關,一切都是社會的錯。香港的中國民運人熱捧李文亮,在香港而言真是黑色幽默。

誠然,人是立體的,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英雄都可以有污點,有污點的也可以是英雄。我們應該寬容,那麼香港人如果是一貫寬容,我最多就認為你不過是個善男順女,不會計較,但香港的政治建制,對於後來者、年輕人,並沒有對李文亮的那種寬容。旺角騷亂的「生還者」,是受過各種誣捏而存活下來,最終他們發明的口號和精神,在三年後轉化成更大的東西。

當初他們是濫用暴力破壞民主運動的鬼,中間的一些人選舉,有一大班義搞文宣和做義工,都被陰謀論地猜測,錢從何來呀?我知道一些所謂社運元老,仍然覺得這群人除了梁天琦之外都是鬼。

為甚麼你們總是對自己人那麼嚴苛,對每個中國人都異常寬鬆?

李文亮的事情,說明民主信仰之爭,不能掩蓋國族分野。李文亮值得談論之處,在於他真是一個異常平凡的普通人,而他對香港抗爭者的敵意,卻是不假自明的堅實。想想這些人在十三億人之中有多少,你就不會期頌所謂的民主中國,因為有得投票,在多數決之下,中國軍隊早已在香港展開屠城。中國人或許能不滿貪官、不滿黨,但對帝國型的「中華民族」,並沒有異議。地方鬧事,就要鎮壓,這就是他們的想法。

李文亮是不是有良心呢?我認為也是有的,但請不要誤解「良心」的意思。很多人認為,良心是普世價值,是人類共有的、普遍的東西,但其實「良心」就像「道德」,都是特定社會經濟環境之下的產物。純粹無污、萬法歸宗的「良心」並不存在,因此並不是我們都有「良心」,都熱愛自由,就跟李文亮是同胞,就分享同一個命運和國族。不是。在中國標準而言有良心的人,對我來說都可以是陌路人甚至敵人。

良心這東西,經常是誇大的。孟子說,人之性善,尤水之就下,將良知良能總結為普遍規律。然而實際上,良心的定義,是因時、因地、因群而不同。「良心」是人類自身慾求的神話化的形而上形式。每個族群都有自身的慾求,久而久之就成為了本能,成了所謂良知的一部份。良知裡面,有利害的成份。

李文亮在中國人的標準來說,是個意外英雄,也是受害者;他支持鎮壓香港,亦更不是污點,因為人人都如此,中國人就反分裂。然而在香港人的立場,建造李文亮的神檯就是自我侮辱,真是搞出個悼念會,就更是自我作賤。他們會如此,是因為他們視物以中國人的標準,而不是以香港人的標準。當然很多社運政界老兵,出身於英殖黃金時期,其實一直都是中國人;就像很多「港漂」,融入是不情不願的,指控別人用身份政治批評自己但又一天到晚賣弄中國淵源、不能放開中國人身份,與「一直是中國人」的老香港人,相映成趣,天生一對。

李文亮是有良心的,以中國人的標準來說。就像以納粹德國的標準來說,處死猶太人不只正常,更是正義;食人族的良知就是,餓了,決定了是你就要食你,這也是他們的良知,他們也有良知,只是跟我們那個良知不同。民主自由也只是一個工具,得到了之後,決定事態的也是國民的文化和意識形態;我們得到了,我會對中國很合理;但中國人得到了,是不是會對我們好呢?

從無數的日常例子,你自己會有答案。所以同樣支持民主自由,是不是代表我們就是命運共同體呢?我的貓也很愛自由,但牠想要的就只是吃睡玩,我卻想寫一篇關於李文亮的東西表達想法,我們的慾求有根本不同。我都愛自由,但我不是貓,貓也不是我。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