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要攻取功能組別?

2020/3/5 — 17:45

《一拳超人》

《一拳超人》

【撰文:郭倫,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

選民登記在五月二日截止,而改選功能組別的限期則是四月二日,目前不少人呼籲市民登記做選民和改選功能組別,同時不少人反對全民攻陷立法會。究竟是否應該攻取功組能別?本文嘗試分析正反的理據。

分析理據時,本人會分析其利弊,而不是單從成功機會著眼。即是說,若有一絲機會,成功或失敗同樣利大於弊,也是值得投放資源去做。

目標:

廣告

目前的選舉制度,立法會過三分二可謂異常困難,但是過一半不是沒有可能。第一,每個立法會議員也有一票選特首,若多一些非建制的議員當選,可以增加特首選委票。若特首選委過半,而立法會也過半,可以暫時保留功能組別,而非建制派的特首可以提出放寬某些功能組別的選民資格,取消公司票等,類似彭定康的新九組,令功能組別變得公平,這樣有利再下一屆立法會取得三分二,通過政改再實施雙普選。反對者會說,要立即取消功能組別,而不是保留它。可是,功能組別的問題在於不公平,若改革後變得公平,則跟取消功能組別沒不同,毋須捉字蝨死咬必須立即「取消」。況且,改革只是暫時,最終仍然是取消。

前提:
在分析理據之前,先確立數個前提:
一:香港必須靠美國幫手,單靠香港本身不足以迫使中共讓步;
二:若美國出手幫助香港,原因很多,不是單一原因使然;
三:美國會為其國家利益出手;
四:美國不會貿然出手,必定待某些事件發生作藉口。

目前中美貿易戰尚未完結,雙方關係緊張,目前香港人需要不斷為美國製造藉口,令美國出師有名。最佳的藉口,就是中共破壞香港的制度,令美國出手取消「香港關係法」,達致「攬炒」。有人說,美國之前未有施以援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未有制裁任何人。因此,美國不會出手協助香港。美國出手的原因非常複雜,不是單一原因(前提二)。美國之前沒有出手,是因為某些情況未出現,即時機未到。時局不斷發展,當某些情況出現,香港的利益和美國的利益劃上等號時,制裁香港符合美國利益(前提三),則美國有誘因出手,這時就需要香港人製造的「藉口」(前提四)。正是因為難以估計美國何時出手,香港人必須不斷製造藉口,例如立法會過半數卻遭政府取消資格、非建制派特首選委過半而非中央屬意的候選人當選卻遭北京拒絕任命,這些都是令美國出手的大好藉口。

廣告

路線:
議會線、國際線、街頭戰線,三線並行。

議會戰方面,花時間打議會線,不會影響其他戰線,三條路線,不但互不衝突,而且相輔相承。因為每個人的能力不同,食肆老闆花時間登記功能組別,不會令遊說外國的效果減弱(因為他本身沒能力去外國遊說),也不會阻礙其上前線(假若是前線的話)。你可以主張街頭戰,但是不斷叫人不要攻佔功能組別,就十分可疑。正如打議會線的,從不會叫人放棄街頭戰。另外,即使議會未能過半,但是從議會得到的資源,可以支援街頭線的手足,例如議員辦事處的職位等。反對進攻議會戰線者,未知會否出錢聘請手足解決生計問題?不需很多,每月數百萬而已,希望不要像藍絲一樣說「我唔係住果頭,幫唔到」。

街頭戰方面,近期的確少了街頭戰,一方面因為武漢肺炎肆虐,不方便大規模聚集,另一方面前後七千人被拘捕,一千人被控告,傷亡慘重。街頭戰打得太久,需要休養生息,令手足回氣。

國際線方面,張崑陽和黃之鋒等是主力,愚見是可以提出「新中國威脅論」。中國是一威權體制,欠缺國內民意制衡,其在國內侵犯人權的行為,外國或沒有興趣干涉。可是,這樣的一個不受制衡的政體,再次輸出病毒,影響環球經濟。國際線上,我們要令歐美列強思考:是否能夠容忍十年八載出現一次這樣的事件?另外,病毒只是其中一例,這樣的政體充滿不確定性,永遠不知道下次如何危害全球人類的安全。打個比喻,鄰戶住了一個「黐線佬」,平日在家中打子女,歐美不要以為不會影響自己,他的家中可以爬出老鼠傳播病菌,也可以在走廊偶遇時精神病發,突然拿刀捅人。中國正是這樣的一個「黐線佬」,對全球造成威脅。這一點,可以在國際線上大力宣傳。張崑陽和黃之鋒是聰明人,一定懂得如何打國際線,這一點可以作參考。

總而言之,三線齊上、輪休。

心態:
有人說議會戰一定輸,不應花時間打議會戰。目前是打仗,講求戰意和心態。若宣揚議會必輸論,確實會影響整體的戰意和士氣。其實宣揚議會「必輸論」者,哪有資格叫人在其他戰線上拚命?正如本土派早年不斷宣揚「地獄鬼國關我叉事」的態度,正是叫人冷漠。同樣道理,其他人也可以只理家事,香港的事也「關我叉事」。人是一個整體,對一件事灰心喪氣,很容易連帶影響對其他事也出現冷漠的心態。最令人難以理解的,就是有些人一方面指責黑警7.21做逃兵,一方面又指責「白頭佬」當日選立法會主席時做逃兵,自己卻主張做議會戰的「逃兵」。前線手足面對水炮車、催淚彈、真槍、警棍也不會說一定輸,說議會戰一定失敗的人欠缺反抗意志,沒有資格做抗爭者。

反對攻取功能組別的理由:

泛民荒怠,令人失望
一直以來,不少人不滿意泛民的抗爭表現,例如議會抗爭未盡力(白頭佬做逃兵),投票支持政府的議案(例如有泛民功能組別議員投票支持水炮車撥款)等。筆者建議向泛民施壓,例如聯署要求泛民某些不稱職的議員退下,或者網民可以效法抵制TVB廣告商去他們的FACEBOOK洗版。另外,對泛民要先小人後君子,入閘前必須要求他們做一些承諾,例如答應投票反對財政預算案令政府停擺。之前的民意可能未足以支持他們這類比較進取的做法,但是現在應該可以。不過這只是一個建議,最重要是民意授權他們做這類的抗爭,若有更好的做法大家可以提出討論。當然,還要要求承諾他們捐出資源,支援街頭戰線。除了市民可以向泛民施壓,筆者建議區議會的素人區議員可以集體向泛民施壓,畢竟他們是地區的「樁腳」,可以為立法會提供選票。

當然,有人會說議員不可信,即使答應了也可以言而無信。若如此,即使有普選也沒意思,因為任何選舉的參選人也可以失信於民。這樣說的人,其實在質疑民主制度;若如此,則不應追求真普選。

功能組別不公義,不應參與
有一個「星球大戰」的九流KOL曾經提出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進攻功能組別的人,2014年點解唔支持袋住先?先一人一票,再廢取(除)提名委員會?唔試過點知唔得?假普選就唔要,假立會選舉就去含?

言下之意,即是既然不接受有篩選的假普選,就不應參與同樣不公義的立法會選舉。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當年的假普選並不是「袋住先」,而是中共回應0708雙普選的承諾,這是最終的定局,沒有機制再改。至於參與立法會選舉,只是手段,一方面希望從堡壘的內部攻破,另一方面奪取資源支援其他戰線,增加中共的管治成本。目前中共被武漢肺炎拖累經濟,又要與美國打貿易戰,內憂外患夾擊,加上香港的抗爭,可以加速「支爆」,達致香港民主的終局。

攻取功能組別,會令美國不幫助香港
有人認為,積極參與功能組別會加強其認受性,令中共有藉口說香港人很受落這套制度,所以毋須改革。香港人積極參與功能組別的選舉,究竟是想反抗還是覺得沒問題而接受,美國不是傻的,他們不會不明白。同樣道理,中共可否說:香港有二百萬人上街遊行,又有大量的街頭抗爭,很多香港人參與其中,十分認受目前的制度,而特區政府又順從民意收回送中條例,證明香港人十分受落,所以毋須政制改革。香港人積極參與功能組別也好,積極參與街頭抗爭也好,同樣是想反抗,而不是接受目前的制度。

建制種票,不可取勝
有人說建制種票,功能組別不可能勝出。如果種票是萬能的,理應不受選舉形式所限,無論是區選式的個人票還是功能組別的個人票公司票混合制,也能種出一萬票大獲全勝,但是為何區選輸得如此狼狽?

本文作理性討論,希望選取最有效的方法。若不認同需要美國幫助,請另外提出方法。筆者不介意受到質疑,不過大家談論時不要單獨討論攻取功能組別的好壞,必須比較其他選項,這才有討論的價值。若全盤否定上文所說,又未能提供新方法,請移玉步找李居明(播《龍珠》可否抗共?)或陳雲(神TEE護體抗黑警?),因為同是院友,容易溝通。

謹記「各有各做」,每條路線也有價值,勇武不應否定其他路線的抗爭;警剔以「不割席」作為藉口,泛民不能用作拒絕接受批評、背離民意、尸位素餐的理由;慎防「失敗主義」,中共藉此瓦解抗爭運動。


(作者自我簡介: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著有《圖解「今日香港」》、《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等。Facebook專頁:中文科閱讀理解應試技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