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罷工醫護講幾句公道話

2020/2/4 — 16:27

一連五日由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嘅罷工行動,隨著林奠死不肯全面封關禁止大陸人入境,與醫管局高層談判全面破裂而進入第二階段,估計有約九千名員工參與,影響緊急與非緊急服務。接住落嚟嘅就係罷工醫護全面被黨國機器全方位攻擊,被林奠抹黑為「極端」行為;被醫管局人事部以電郵恐嚇;被上司脅迫、騷擾;被同事排擠、歧視;被五毛、藍絲指責為黑醫護、逃兵,甚至要槍斃,罷工嘅醫護受到空前嘅壓力。

諗真啲,其實罷工成本大啲定係繼續返工成本大啲?

首先,喺高風險區繼續緊守崗位、醫治病患嘅醫護勇氣可嘉,令人敬佩。但係對於非高風險區工作嘅醫護,例如精神科、放射科,事實上受感染嘅機會唔高,呢班醫護絕對可以選擇作壁上觀,繼續唔出聲返工,用盡裝備保護自己,咁做唔單止可以保住份工,更加可以繼續戴住「危難時期仍然堅守自己崗位」嘅醫護光環,何樂而不為?佢哋好多同我同你都一樣,要靠份工養家活兒。罷工拋頭露面嘅機會成本其實高過佢哋返工,而佢哋嘅終極目標,除咗保障自己嘅工作環境,就係要防止全面社區爆發。

廣告

當「忠誠勇毅」嘅警謊連委任證都唔敢戴,連上庭都要隱藏身份嘅時候,呢班罷工嘅醫護嘅勇氣絕不下於繼續工作嘅前線,甚至猶有過之。如果有人話呢班係「逃兵」、「懦夫」實在係好唔公道。單純想「自保」,想避開高風險嘅工作,醫護喺罷工之外喺實際操作上仲有好多空間,例如長期請病假。但係佢哋選擇咗明刀明槍要立哂「投名狀」去罷工,為嘅就係要名正言順,不惜押上自己嘅工作、名譽、地位、前途、升遷嘅機會去爭取、去維護香港人應有嘅權利。「罷工」係基本法保障香港人嘅基本權利:「我有權罷工」、「我有權遊行」、「我有權戴口罩」呢啲口號都係一脈相承,並無分別,當暴政要壓抑人民嘅各項人權自由,人民就要奮起嚟係每一個方位抗爭。

醫管局長年嚟服務「延誤」大家睇到嗎?

廣告

當醫管局高層哭喪住面係到細數有咩服務受到影響,有幾多癌症病人要延期做手術,初生嬰兒病房服務半癱瘓,希望激起民憤民怨,分化市民與罷工醫護嘅時候;佢有無提到點解香港人排隊見專科醫生已經要被「延誤」成年?點解做個換膝蓋手術要被「延誤」幾年?點解香港公院嘅病床、嬰兒病房長期被大陸人霸佔?點解無罷工 full service 嘅急症室都要被迫「延誤」十幾個鐘?

呢啲制度性嘅缺失造成嘅「延誤」比起罷工幾日嚴重得多。佢哋呢班每年幾百萬花紅嘅高層有無為無呢啲「延誤」而致歉或者引咎辭職?因為醫管局多年嚟嘅「肥上瘦下」,管理不善,人才流失,以致長期人手不足,即使係新起嘅兒童醫院、北大嶼山醫院都久久未能全面運作,呢啲嘅社會成本你哋點解唔向港人講清講楚?

私家醫護好偉大?

林奠提到私家醫護好偉大咁「自告奮勇」去公院救亡,其實私家醫院喺武漢肺炎嘅威脅下有咩角色?首先,申請喺醫管局做 locum 嘅醫護得幾十個,對於幾千名醫護罷工係杯水車薪;其次,佢哋唔熟悉醫管局嘅運作,好多時佢哋被派嘅都只係一啲非緊急同非高風險嘅位置,真正高風險嘅就由本身醫護頂上。

事實上私家醫院早係疫症爆發初期已經出公告,唔收懷疑肺炎病人,例如浸會醫院不接受 14 天內有離港人士(不論港人或內地)以及有任何流感症癥嘅人病人入院;法國醫院直情出咗公告,連醫生發燒都唔可以進入醫院範圍。呢啲私家醫院咁做嘅目的就係保障自己不受疫情影響,繼續安全地搵錢。喺流感高峰期將所有流感癥狀嘅病人都摒於門外,就等同直接加重公院嘅負擔,妄顧咗其他流感、肺炎病人嘅福祉,有無人喺道德高地指責呢啲私院為富不仁?

講咁多唔係想放大罷工醫護嘅貢獻,事實上相比喺過去七個幾月以眾多手足嘅犧牲,醫護罷工嘅成本係低好多,最多無咗份工,唔會無咗隻眼,無咗條命,無咗自由。呢幾千個醫護只係喺關鍵嘅時候做番佢哋嘅崗位上可以做嘅最大貢獻,作為一個真香港人嘅發聲。不過我哋唔可以將所有道德責任都壓喺嗰幾千個醫護頭上,打壓、抹黑、清算、分化會一浪接一浪咁接踵而來,除咗表示連署支持,仲要發起其他關鍵職系嘅類似工業行動,全面向港共政權施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