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考評局伸冤ㅤ為人文學科節哀

2020/5/15 — 14:32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作為會考同 A-Level 沒有了 history 人生就死路一條的人,印象流非學術講兩句。

一直以來,考試(評)局出歷史科等人文科目題都頗為喜歡「搵戲嚟做」。對於史學界/師奶界都有頗大共識的議題例如「希特拉是戰爭罪人」「日本於二戰有不可推卻的戰爭罪責」等議題,考評局不時會特地「搵戲」,引用一些比較小眾資料與觀點作為資料。除了所謂包拗頸一下或者批判性思考一下之外,當中都或有個頗重要原因,就是為咗設定「考核難點」。 例如今次題目問及「1900 至 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影響利多於弊」,如無意外絕大部分都會答弊多於利(因為易答,容後再述),回答利弊正反等立場題目是人文學科必設題目,特地強調利處資料的用意不在引誘考生答利多,反而是要求選擇了弊多一方的考生,有責任去回應資料然後 fightback(反駁),能完成之,方為高階答案。鼓勵懂得正視己方弊端然後勇於正面回應而非盲目寫死一方,這些都是人文學科始終如一的精神。

那麼為何不需要設定平衡觀點?

廣告

正如上述所述,難聽的說,在路邊隨手找一個買完餸的師奶捉緊棋的阿伯,都可以引到資料講二戰時的日本點樣衰如何不義,一個讀歷史的考生不知曉甚麼叫七七事變南京大屠殺,不如撼頭埋牆算數。是次題目的弊方根本就是絕對的強方,沒有太大需要再有資料助威,相反為利方添加引導線索,才是真正實踐平衡觀點精神。

另外可能有人質疑是次設題歷史觀不正確。好的,任何的設題當然有道德或正義考慮,正如出通識題如果出現「你認為援交對青少年是利多於弊嗎」就是絕不能原諒的錯誤,因為「援交」的前設是不道德的。回說今次的焦點問題,如果是「侵華時期(1930-1945)的日本,題目就有絕對的歷史觀問題,但是次題目乃係「一整個二十世紀初(1900-1945)的日本」,則有點不同。八國聯軍一役後任由宰割的滿清中國,相比起一眾抽油水又賣次貨擺明當中國是水魚的西方列強們日本當然亦心懷鬼胎,但至少學習別人家君主立憲是滿清政府自己提出的,日本之後培育了之後眾多民國時期戰將也是事實,這些你情我願的協作,說成必然有弊無利歷史觀欠正確云云,就說不過去了。

廣告

所以結論,題目確實無大問題。

那麼有問題的是哪個?

我唔識答,亦唔想答。

我想同工們經歷這一年,或者都有同一種諗法。我們比起有些人再出發前的更早早已出發,務求離開政治離開顏色對立,儘力運用專業為學生撫平傷痛重新上路。然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就是有人不斷活捉我們一個個入風暴核心,要麼說教育界是冇掩雞籠,要麼就不日處理甚麼通識科。到今日,我們連討論利弊的空間也沒有。

「鼓勵懂得正視己方弊端然後勇於正面回應」?

這人文學科的求真精神,又或者在香港所有執意求真的專業,諸如傳媒,諸如法律界,這些存在,一早已是死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