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烈青天」奇文賞析

2020/9/3 — 15:27

烈顯倫

烈顯倫

喺林鄭高調談及「無三權分立說」,引起社會廣泛迴嚮嘅同時,港共建制對司法系統嘅攻擊無日無之,葛珮帆伙同周浩鼎高調談及一封由「匿名法官」嘅告密信,直接批評、抹黑高等法院法官,並遭到司法部門回應內容全屬虛構。一日後,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烈顯倫喺《明報》再發表署名文章〈是時候緊急改革了〉,繼續劍指本港法官,用詞強硬,乍看之下以為係《環球時報》嘅評論員文章。時機巧合,對本港法院攻勢一浪接一浪,烈顯倫也不甘寂寞,參了一腳。 

可惜文章邏輯混亂,充斥於謾罵攻訐、偏頗言論,理據匱乏,法律概念模糊,不值一哂。法庭上嘅控辯陳詞、舖陳理據,喺烈顯倫口中就變成「允許律師玩法證遊戲」、「(法庭)享受了辯護律師安排的宴席」,香港大律師公會嘅多番聲明就變成「砌辭迷惑法院」。喺烈顯倫心目中嘅法治恐怕係連申辯嘅機會都應該被剝奪。

再睇下佢文中講所謂濫用司法覆核嘅「驚人的事實」: 

廣告

「看看這個驚人的事實:在 1997 年,只有 112 項司法覆核申請,而去年則多達 3,889 項。這一事實本身難道不是表明了這個程序被濫用了嗎?」

試用上述邏輯作句:「20 年前夜不閉戶,路不拾遺;20 年後,一年間多達 20,000 宗報案被搶劫。這一事實本身難道不是表明了報警這個程序被濫用了嗎?」

廣告

呢種論調同指責 7.21 報案中心接獲 24,000 次救助電話屬「存心濫用,有意癱瘓報案中心電話」嘅理論同出一轍,一樣咁無恥。不提背後原因,蟻民不滿施政,反對政府決策,就係濫用程序,呢啲就烈顯倫嘅所謂「法治」。

烈顯倫喺文中更加多番扭曲《基本法》原意,用《禁蒙面法》案嘅司法覆核例子,指香港法院「把自己抬高到了全國人大的位置」,係「自我賦權」行為,甚至稱之為「公開的醜聞」。

事實上,《基本法》內多條條文均一再強調香港終審法院自治範圍內有關《基本法》 的解釋權及終審權,僅在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

第十九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除繼續保持香港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則對法院審判權所作的限制外,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的案件均有審判權。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中遇有涉及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的事實問題,應取得行政長官就該等問題發出的證明文件,上述文件對法院有約束力。行政長官在發出證明文件前,須取得中央人民政府的證明書。

第八十二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

第一百五十八條
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

回歸多年以嚟,本地法院為咗彰顯「一國兩制」、「司法獨立」,終審法院一直對尋求人大釋法一途極為審慎,即使當年極受爭議嘅「吳家玲案」,終審法院都無主動提請人大釋法,只係人大釋法後被迫跟從。咁多年嚟,只有「剛果案」因涉及外交與國家訴訟權,先由終審法院主動提請人大釋法處理。終審法院對釋法嘅審慎態度正好彰顯咗香港一直以嚟司法獨立嘅憲政制度。如今,烈顯倫高調抨擊法院,就係想附和北京,從根本上改寫《基本法》憲制框架,同林鄭嘅「無三權分立論」目的一致。 

烈顯倫喺文中呼籲「當下司法機構受弊端困擾,需要改革」。我諗喺烈官心目中最理想嘅「法治」系統改革就係回復去《九品芝麻官》式公堂斷案,衙差們執「水火棍」口中吟唱「威~武~」,烈大人穩坐公堂之上,頂懸「正大光明」匾,背掛習主席畫像,震懾群邪。手握檢控、司法、行刑大權,享受著公堂上嘅無上權威。突然猛敲「驚堂木」,左一句「傳犯婦人」,右一句「 大刑伺侯」,控辯狀師講乜嘢、准唔准講嘢,都只在烈大人嘅許與不許之間。烈大人明察秋毫,賞惡罰善,萬民感恩戴德,跪拜「烈青天」。

為政權塗脂抹粉,背棄專業,烈顯倫唔係第一個,亦都唔會係最後一個。當年錢學森曾赴美進修,曾任麻省理工學院及加州理工學院教授,作為中國政府受予「國家傑出貢獻科學家」。喺 1958 年大躍進時,錢學森於《中國青年報》發表署名文章〈農業中的力學問題 — 畝產萬斤不是問題〉,提出所謂「科學」證據,去論證「畝產萬斤」糧食可行,嚴重違反科學精神,間接導致大躍進期間以千萬計中國人因饑荒而死亡。今日嘅烈顯倫就係當日嘅錢學森,挾「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之名,滿口歪理,扭曲法治,指鹿為馬,倒果為因,隨暴政起舞。 

烈顯倫一生受西方外國教育,受普通法法制訓練,今日淪為黨媒喉舌,背棄專業,數典忘祖,與港共嘍囉沆瀣一氣,自甘墮落,對破壞香港法治不遺餘力,比起所謂「黑暴」縰火燒法院尤甚,每一篇文章挾住「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之名發表,都將香港苟延殘喘嘅法治逐寸逐寸凌遲式摧毀。

烈顯倫作為 1934 年出生嘅 86 歲老人,喺聞到棺材香嘅垂暮之年,仲要拚掉老臉駁存在感,為政權臉上貼金。希望呢篇文同閣下唔係太出名,牛津大學唔會禠奪埋你個法律碩士學位,否則晚節不保,實屬可悲。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