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以名之的恐懼

2019/11/16 — 13:58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一,近年一直有 practice mindfulness,但好少同人提起。但同我熟嘅朋友都知,其實我可以好大火氣,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往往可以鬧足十幾個鐘。

二,Mindfulness practice 幫我更了解自己嘅情緒;其實,我哋除咗感受喜怒哀樂,更加可以選擇喜怒哀樂。

三,當然,唔係叫你見到死人冧樓嘅時候幸災樂禍,又或者對任何事都無動於衷。絕對唔係咁。

廣告

四,當你覺得自己情緒唔受控嘅時候,mindfulness 畀你知道自己其實係有選擇;極怒極喜極哀極樂,都係下意識嘅選擇。

五,重點係,越係識得內省自覺,就越可以問自己,點解會選擇某種情緒。

廣告

六,呢幾日,我都好想仔細咁形容自己嘅情緒?憤怒?恐懼?無奈?幾種感覺多少都有,但又唔完全正確。

七,Angst 德文本義就係 fear ,但中文好似譯做「焦慮」。對於呢個洋文字,我聽過最有意思嘅形容,就係「無以名之嘅恐懼」,又或者「唔知驚乜嘢所以更加驚」。

八,驚唔驚冇端端畀著制服嘅襲擊?驚,但明明佢哋九十幾丈遠。驚唔驚講得嘢多畀人封殺?驚。驚唔驚經濟會好差?仲有好多嘢都驚,但理性又同自己講,其實冇乜好驚。咁,仲驚唔驚?驚。驚咩?唔知。當然,呢種驚都有程度上嘅分別;重嘅就係焦慮症,輕嘅,就係焦慮。

八,至於憤怒,我亦都有同樣嘅體會。即係,對好多嘢都憤怒,多到一個點,有少少搞唔清楚憤怒嘅對象同根源。作為憤怒嘅專家,我都可以好肯定咁講,呢種複雜嘅憤怒,係好易會混合變成悲傷,即係好多人口中,心痛嘅感覺。

九,電話 phone in 節目,經常聽到有聽眾話「好痛心點解香港變成咁」,其實都反映咗以上所講嘅憤怒,以及「都唔知嬲邊個、嬲咩好」嘅感受。

十,「仲駛講?梗係黑警林鄭習近平啦!」其實對我哋大多數人,以上一干人等,平時都只不過係一個糢糊嘅概念,但係一有機會接觸得到嘅時候,所有積累嘅能量就爆發出來。

十一,反之,警察對市民嘅仇恨亦都一樣。Yes you read me right,警察一樣仇恨香港市民。

十二,心理學到此為止,跟住我想講下搏弈論。

十三,話說,幾日前(12 日)中大校長以為自己同警察談判,但一轉頭警察就放彈。有人問我:「大學校長喎,唔係唔畀面下嘩。」

十四,錯哂。了解警察就知,佢哋從來都係唔會談判唔會妥協。警察談判專家只會勸人投降,唔投,就制服或擊殺,永無話一人行一步。

十五,所以中大校長嘅談判,其實無論咩結論,結果都係警察要控制場面,分別只係用幾大嘅暴力。

十六,警察係用行動去確立自己永遠都會控制場面,不惜代價亦不問手段,博弈論裡面,呢個過程叫 signalling。

十七,透過 signalling 建立出來嘅認知,對任何 institution 而言,都係極珍貴嘅資本。所以,下次唔好咁豬,以為同警察可以有得傾條件。

十八,如果唔係經過呢個夏天,多數人其實係冇乜機會接觸警察。但當大家都親眼見到警察係乜嘢,之後無論係勇武抑或和理非,又會點對待警察?恐懼?仇恨?不信任?All of the above!

十九,即係話,警察同市民都會不斷用行動去 signal 畀對方知,自己係一定誓死打到底。

二十,雙方嘅仇視不斷升級,香港一方面會長久咁淪為一個極權 police state 。有冇想像過,有朝一日大陸城市嘅自由,分分鐘多過香港?其實都有人識得話「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呢個 worst case scenario 唔係冇可能。

廿一,另一邊廂,亦可以預見勇武行動升級,比現更令人難以置信嘅人事件。請恕我唔公開推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幾百個甚至上千名極度憤怒嘅市民,足以癱瘓社會。

廿二,明事理嘅人都知道要 de-escalate,但又苦無出路。唔通真係全民練習 Mindfulness?今時今日,恐怕願意去靜靜地聽自己心聲嘅人,最終都係少數。

廿三,話雖如此,那怕世界只得一個人,都仍然值得時刻 mindful 咁生活。

廿四,從社會層面去睇,警民之間嘅矛盾、仇恨、同不信任,唔係簡單咁講可以用時間去解決。政府願意改革警隊,律政司作出檢控時畀人見到係公道公正,都可以 de-escalate。

廿五,好可惜,北京同特區傀儡,似乎唔會選擇呢條路。

廿六,或者,呢個就係點解我哋會覺得無奈。有人曾經講過,無奈唔係因為睇唔到答案,而係明知答案係乜,但又肯定有權勢嘅人會揀錯嘅選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