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名有實的三權分立

2020/9/3 — 13:30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馮志豪】

真的,基本法沒有寫香港是三權分立;當然,基本法也沒有寫香港是行政主導。但是究竟沒有寫,又是不是沒有確實執行?相信大家有眼可見的。

誠然,如林鄭月娥和劉兆佳等的說法,謂香港是以行政主導為本,行政的權力比立法和司法權力為大,所以香港不能稱之為三權分立。無可否認,三權分立在世界各地的執行各有差別,究竟是否是指三權是均等的勢力,相信就算如美國三權各有千秋,似乎也不能說是他們的權力是絲毫無差。

廣告

所以,就三權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我們應該先理解清楚其意思何在,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在《論法的精神》指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是需要分立,而不可把三權集中於一人或同一個組織之中。換句話來說,三權分立是把公權力分散在不同的機關,使之出現互相制衡(Check and Balance)的作用,就以香港而言,三個權力(行政、立法和司法)在回歸前和回歸後都存在分散,雖說行政主導,行政長官不能指示法官如何判案,也不能規定立法會的議案投票取向。

三權,在香港有代議政制和民主制度的出現後,愈加見到三權分立的模式。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分開選出,不像西敏寺議會政制由議會多數黨的領袖出任首相。雖然沒有三權分立的字眼出現在基本法,但是我們卻可以從基本法看到三權分立的精神。基本法第二條清楚寫明「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這還不是基本論證嗎?

廣告

其實,基本法第六十四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立法會相應具有職權,聽取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並進行辯論,以及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並批准徵稅和公共開支等,甚至有權彈劾行政長官或令行政長官必須辭職的程序。由此可見,體制上並不是行政長官就是至高無常,當然行政長官有權以拒絕立法會通過的議案來制約立法會。同樣地,司法機構與行政長官和立法會亦有互相的制約,包括大家常見的覆核,以及提名和同意任命等的權力。

因此,無論是教育局相關的文件、律政司司長,以至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都有提及香港的三權分立,連在資深大律師排名第十一的湯家驊也曾在電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香港的三權分立是無名有實,沒有在文件上列明,但實際操作是三權分隔。」到今天為了政治的需要,政府當局要利用花言巧語說過往的三權分立只是形容分工,什麼「各司其職」和「互相制衡」,並偷換概念說「邊一個人向中央負責?就係行政長官。」其實,大家不是問誰向上級負責的問題,她也同時提出香港的權力是由中央賦予,可是要注意的是權力來源與權力如何排是兩碼子的事,即是權力當然可以來自中央,但實在在香港具體落實時為何不可以是將所賦予的權力分開執行? 高官們常常會運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來模糊視聽,就有如邱騰華掛在口邊的「香港的經貿地位是由基本法賦予」一樣。

真的!不少香港人心裡本是很簡單,就是要一本不變形不走樣的基本法,來一個貨真價實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學林鄭回應警察推跌大肚婆一事,說什麼「無暴力警方便無需執法」,我會回應,若真的嚴格執行承諾,香港人真的那麼有空站出來嗎?因此在這一刻,我們更需要堅持普選行政長官,以選出一個真的能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的領導人,同時更應該繼續捍衛三權分立,這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

分權,其實不是壞事,套用美國開國元勳漢密爾頓(Aexander Hamilton)所言作為總結:沒有分權,就沒有自由;國家需要分權、機構需要彼此制衡才能長治久安。先進和文明的社會,絕不能是由一言九鼎式的獨裁領導,和動輒認為別人是另有居心,就我而言,我只是追求一個真正的一國兩制罷了。

(作者自我簡介: 一直堅守信念,相信真理的註冊社工,投身社會服務工作廿多年,看透不少世情。近年在大學和大專任教,閒時喜寫一點小文章,筆跡及聲軌現於不同的報章、網媒和電台。面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