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名英雄 — 抗爭運動文宣插畫家 Keo 專訪

2021/1/2 — 22:15

圖片來源:Keo Chow Facebook

圖片來源:Keo Chow Facebook

【文: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出版刊物《聞聲》】

走入港九新界的大多黃店,總會擺著一疊水彩畫文宣,文宣上一抹水彩渲染出幾張難以忘懷的臉、烽烟四起的場景,或是幾句牽絆今生的電影對白、名言。創造這些文宣的插畫家 Keo 風格鮮明而細膩,一時畫下時代革命的片刻,一時繪出撫慰我城傷痛的作品,作品拾掇大時代的人情、故事,如此引人入勝。

二零一九年夏,社會抗爭之火燃起,香港以至全世界均投入、注視著這次運動。於烽煙四起的城裡,從事電影插畫工作的 Keo 本來亦只是在過往的遊行中留下足跡,用腳步表達訴求。但是,他漸漸問自己能不能「做多少少」,以畫承載心裡的想法,於是創作了 V 煞、烏克蘭革命、記者等等題材的明信片。由於 Keo 插畫文宣的畫面性強,得到廣泛傳播,文宣的印刷數量由三萬、五萬,到十萬、一百萬張,數量越來越多。

廣告

縱然 Keo 的初衷為善用自己的天賦與能力,以文宣的方式「做多少少」,但他也曾質疑過,想過將印刷文宣的錢用作「手足」的官司費用是否更加實際;同時亦有人質疑他的文宣是「人血饅頭」。種種波瀾令 Keo 曾懷疑文宣是否真的有用?然而運動路上,Keo 看到大家的支持,許多同路人的默默幫忙,以及與不同人的相遇,使他相信文宣有價。

「帶上依張『卡仔』,即使無法擋子彈,但起碼俾佢哋一份力量,同埋一個堅定嘅心。」文宣之所以遍佈港九新界,全靠陌生的同路人幫忙,Keo 亦完全相信願意幫忙的人,將一箱箱文宣交給他們手上。有一次,Keo 將兩袋文宣交給一位黃店老闆,黃店老闆把五百元塞到他手中,告訴他:「印刷都要成本,要為自己諗!」Keo 漸漸明白行動要持續,必須要為自己打算。除了自己持續投放心力、金錢印刷高質素文宣,Keo 也找了朋友分擔成本,後來於網上集資,至今印刷超過一百萬張。於是這抹水彩出現在我城黃店裡、各處街道欄杆上、無數社交媒體的分享中,成為許多港人心中文宣的重要標記。若讀者有留意,那些文宣並沒有標記創作者名字,因為 Keo 覺得運動的焦點不應該是他,如同整場運動沒有一個英雄,只有許多默默付出的凡人。

廣告

如今國安法來勢洶洶,有黃店清空文宣,身邊人亦叫 Keo 要小心,但是他相信 —「唯一值得恐懼嘅就喺恐懼本身」。無可否認 — 如今的創作環境越來越嚴峻,Keo 卻未有卻步,而選擇稍稍轉換形式,創作強調香港人身分認同的作品,他亦試著販售插畫的周邊商品,繼續「試水溫」。今年(2020 年)十月,日本舉辦宣傳香港抗爭運動的展覽,Keo 亦是展覽創作者之一,他認為香港人應繼續對外界發聲,同路人於不同崗位都可以繼續行動。

默默付出,好好生活,與時代同行。

 

(編按:本文原刊於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出版刊物《聞聲》第五期〈信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