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國界醫生對香港的醫療危機視而不見,合理嗎?

2019/11/19 — 23:24

無國界醫生的宣傳攤位(無國界醫生 Facebook 圖片)

無國界醫生的宣傳攤位(無國界醫生 Facebook 圖片)

昨日無國界醫生(MSF)香港辦公室發表了一個聲明,對捐款人講述不能對香港提供幫助的原因,簡單而言,就是不能通過內部評估機制。而這機制如何設定,根據其網站,是這樣的:「一支評估隊伍(包括醫療和後勤專家)會確定災難的強度,以及災民的即時需要,這些需要由糧食、飲用水、衛生設備、緊急醫療服務,到棲身之所、燃料和心理支援不等……我們也會把災區現存的應變能力,包括本土以及國際的援助,納入考慮之列,以避免工作重覆或重疊。」

MSF 為世界各地衝突做了大量工作,貢獻良多,但這次對香港的態度,令人十分失望。在過去數月,香港局勢急速惡化,特區警察瘋狂釋放催淚煙的數量,根據人口密度,早已是世界紀錄,我的伊拉克、敘利亞、索馬里朋友都勸告:香港已成戰區,對小孩老人尤其不宜居。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不少香港醫護人員為衝突雙方的前線提供義務服務,卻只受到警察一方的無差別對待,日前居然有數十名義務醫療人員在理工大學被捕,不但對學生的人道救援工作被阻延,根據保安局長早前的定性,他們更可能被控告暴動罪。放在國際社會,匪夷所思。

針對醫護人員羞辱、破壞敵方醫療隊運作、不盡力保障區內衛生安全,本來就是伊拉克、敘利亞等真.戰區政府的風土病。香港雖然是發達城市,但當上述特徵和伊拉克、敘利亞逐步看齊,應獲得的關注,只有更大,因為這涉及由盛而衰、急速惡化的過程。雖然 MSF 強調,「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但問題是這些資源在過去數月,分配卻是不對等的。香港衝突的其中一方,會得到醫療團隊最好的看顧,另一方卻往往在醫院被侵犯私隱、進而拘捕,以致不少傷者根本不敢求醫,情願以自己的方式處理。嘗試提供中立醫護服務的義工,卻被掌握權力的一方騷擾羞辱。提出政治訴求聲援抗爭者的醫護人員,開始受醫管局打壓。這些特徵,還未算抗爭者需要的心理支援,難道不是危機?

廣告

退一萬步,MSF 可能覺得,香港現情況只是媒體過度關注的小事、「不夠格」,但 MSF 是區域運作的,期望 MSF 香港辦公室以香港為本位,合理不過。回看 MSF 曾在香港救援的例子,卻只有兩次,除了 2003 年的 SARS 危機,就是 1994 年港英政府遣返越南船民一事。越南船民被遣返後,在越南或有違反人權的案例,但 MSF 當時在香港的船民營工作,這批船民在香港的待遇和面對的危機,無論是醫療上、身體上和精神上,都比不上今日街頭抗爭的香港人。

我們不喜歡以陰謀論演繹,但根據架構圖,MSF 香港辦公室同時管理內地支部,MSF 香港辦總幹事下轄北京、廣州辦公室,負責中國內地不同項目,包括二十次賑災、治療傳染病、水利衛生協助等,固然都是很有價值的工作。然而,要是 MSF 幫助香港青年、或為香港受辱醫生像敘利亞受襲醫生那樣發聲,無論怎樣強調中立,會否影響內地運作,難免是管理層考慮之一。然而這對香港捐款人公平嗎?根據年報,整個 MSF 香港辦公室全年收入 5.18 億,據報上繳中央再分發回各地,包括香港這個包含中國內地的支部,其中 90% 來自約 20 萬位活躍個人捐助者,平均大約每人每月二百元。這筆錢不一定都是來自香港人,但都是由香港辦募捐所得,到了香港出事,卻幫助不了真.香港人,要是原因之一除了官僚,還包括資助了 MSF 香港辦在內地的工作,未免太諷刺。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