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知者的引述

2020/5/20 — 9:31

《摩根菲文就係曼德拉》
信而有徵可佐言,張冠李戴作意編。
指鹿為馬早有例,南非之父也歸邊。

政治家的演說,老師講課教學,傳福音者講道,或者有時人與人之間、群眾之間的交流,都會引用名人名言。引用得精準,可以把論點加强。有時引用一些名人的片言隻語,也可以帶起一些歷史、文學、文化的聯想,令談話的內容更有趣味。所以有人說:「引用名言,是言語的調味料。」

但對於很多人來說,引用名人的語句,只是因為自己的談話內容薄弱,要借助名人的權威來壓服別人,或者是要借助前人的加持來為自己貼金。所以也有人說:「引用名言之風泛濫,是因為言語的貧乏。」

廣告

林鄭這一類人,又豈只是言語貧乏這麼簡單。有些人不學無術,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教育,還要以為自己有權批判什麼是「專業失誤」!又要講到自己對下一代幾有承擔,所以「必要時也不排除會使用行政長官的指令來扭轉一些教育專業的失誤」。她講的時候,有想起有幾多年輕人的未來被她摧毁,又有幾多人的夢想被它破壞嗎?林鄭這個人知道什麼叫教育嗎?若果她真的知道,便不會以細路哥嗰陣時考第一來自我標榜。十幾歲之前嘅事,到六十幾都仲要拎出嚟曬,醜唔醜?

林鄭對教育的無知有目共睹。有人說,教育的成果在於「一個人忘掉了學校學科所教的一切之後,其言行所呈現出來的所有其他」。標榜自己考第一之外,一而再要講自己讀過社會學,就可以說明自己有資格領導今天這個社會了?佢知唔知個社會被佢搞成點?社會學其中一本經典著作說,研究社會學的起點,是要能夠分辨開「個人的困擾」與「社會問題」。當只是一個人或只少數人反對佢,佢還可以說是該人的個人政治傾向!但當全社會反對佢(最新一輪民調有 44% 嘅人俾佢「零分」,同「佢嘅警隊」一樣),佢仍然說自己最正確,話佢自己有能力、有承擔去領導這個社會。佢係咪有啲乜嘢唔妥?佢仲話自己讀社會學?好心唔好影醜啲社會學嘅學者同學生啦!佢連社會學嘅其中一個基本命題都搞唔清楚!

廣告

所以,當林鄭月娥錯引名人名言,大家又使乜咁奇怪。前英國首相邱吉爾就曾經說過,「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閱讀一點名人名言是一件好事。」林鄭月娥大扺聽過呢句,或者她是以自己的行為證明邱吉爾有幾獨到!

著名文學家紀伯倫也有一句名言:「他用語錄包裹自己 — 就如同乞丐會以代表帝皇尊貴的紫羅蘭色烘托自己一樣。」(He wrapped himself in quotations - as a beggar would enfold himself in the purple of Emperors。)這不是與林鄭那種經常讚自己的自 high 作風很吻合嗎!

沒水平的人往往也會借用名人名言來掩飾自己的淺薄無知;水平再低一級的人就會連借用名人名言都會搞錯,益顕自己的極端淺薄與極端無知!而水平最低,或者完全沒有水平而又立心不良的,就更會隨意杜撰,把名人沒說過的話,塞進他們的口裏,為自己的荒涼、虛偽與愚蠢作掩飾。林鄭月娥應該是介乎這第二級和第三級之間,正確的位置在哪裏,或者暫時疑中留情,不先作定論。

有一位過身多年的美國著名新聞工作者 George S. Kaufman 曾經說過一句:「我曾經說過的一切都會歸功於桃麗斯帕加。」(everything I’ve ever said will be credited to Dorothy Parker)Dorothy Parker 是一位著名的作家(1893-1967),以幽默、精闢及善於挖苦而令人既喜歡又恨得牙癢癢。當年很多人一聽到某些幽默的說話但又不知或記不起是誰說的,就會首先將那些話入了 Dorothy 的數。而 Kaufman 這個說法,也充滿了自嘲式的幽默,同時也不失是當時文化界的一個側面寫照。

或者林鄭月娥可以考慮一下這一句名言,以後就用這一招。以後當她想以「某某某咁講」這個策略來為自己開脫,或要為自己的胡作非為說项的時候,不妨說「譚校長咁講.…」,或者「阿叻咁講…」。這可能會令某些人認為林鄭仲有少少幽默感啫!如果夠膽,林鄭甚至可以考慮全部入數佢阿爺,總之就係「習總咁講…」,或者「毛主席咁講.…」,咁咪夠晒權威囉!駛乜去到南非咁遠屈人!最核突係明知錯咗仲要死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