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焦土之春・4】中國監控跨越邊界進入香港

2020/10/4 — 11:59

編按﹕此稿為作者於台灣「濟南長老教會」8 月 30 日的演講稿,題為「焦土之春—香港革命與帝國崩解」,文章經《立場新聞》編輯與作者合作整理成文字版,分六篇發表。其他各篇按此

第三點。內地極權化控制外溢到香港。

甚麼叫外溢 (spill over)?這幾年來,中國對內部不斷施加監控,這監控的控制力量實際上跨越邊界,進入到香港。

廣告

為甚麼呢?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後,形成了非常詭異的、像怪物一般的體制,叫 state capitalism。國家資本主義背後是黨在控制。它不做政治改革,不做法律改革,只做逐步的經濟改革,然後用揠苗助長的方式,搞了 30 年,看起來發展得非常快,但其實累積了大量社會矛盾。

在一個正常社會,要是有內部矛盾,不管是貧富差距、區域發展不均衡、種族族群問題還是性別問題,該用甚麼方式處理?選舉、示威、遊行、自由言論,還有法律。在一個民主社會,我們用這種方式解決社會矛盾,於是社會不會瓦解。

廣告

然而在中國,所有這些解決社會矛盾的機制都不存在,只剩下一個壓迫、控制。所以她只能夠監控,最後形成一個高科技集權體制。

習近平上台之前,胡錦濤最後幾年是中國社會運動跟社會衝突最厲害的一年。一年有超過十萬次示威。那個時候中國的公民非常活躍。為甚麼會有大量社會衝突?因為這個社會有很多矛盾沒辦法解決,到後來人人上訪,每個人都在示威、甚至燒警車。但後來中國怎麼控制起來?用鎮壓,用「天網」,就是 Joe Biden 兒子投資的那個海康威視的天網。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因為有高科技,中國形成了一個比 1984 描述的還要更可怕的社會。

香港是中國主權下,唯一處於極權控制之外的地區。原本香港的自由是一國兩制保障的,可是中國內部矛盾嚴重到不得不鎮壓的時候,香港人的自由危險了。香港人沒有做錯事,是中國自己出問題,這些問題越來越嚴重,嚴重到不得不壓,壓到後來,她覺得每個地方都壓好了,新疆、西藏,每個地方都控制。有一個地方沒控制好,就是香港,怎麼辦?於是就想出越境執法,輸入監控系統到香港。你們現在健康碼都要來啦,shit。

為甚麼會弄出一個送中條例?不就是因為中國想要合法越境逮捕嗎?為甚麼現在需要,以前不需要?因為中國的內部社會跟政治矛盾擴大到人人都是敵人。在這情況下,香港很無辜地,所期待的聯邦制變成了英國式的間接殖民統治。「港人治港」變成了「以港治港」。我們台灣人很熟悉的,國民黨來台灣統治,不直接統治你,而是「以台治台」,對不對?他們找台灣人治理台灣人。香港現在就是這樣。所以從特區政府到法院,很多都是香港人。立法會都是香港人,建制派也是香港人,何君堯也是香港人,香港的這些所謂「管治菁英」,只懂得做殖民協力者 (collaborators) 或走狗,欺負自己同胞嗎?沒有一點身為香港人的骨氣嗎?

法治消失 民主倒退

整體效應是甚麼?就是自由跟法治消失,民主倒退。

香港現在的社會矛盾是深化了過去 23 年裡面,港英統治的最大問題,也就是港英跟資本家合作。講好聽點是官商合作,難聽是官商勾結。港英政府基本是不作為,讓香港盡量採取自由放任政治,所以他們不大 care 社會福利問題。香港貧富差距非常嚴重,恐怕是全世界最嚴重的前幾名。香港年輕人向上流動問題也是非常嚴重。這些原有的社會矛盾都沒有解決。不止沒有解決,更是在「港人治港」的體制裡面深化。

你可以把這些敏題理解成階級問題,像「長毛」(梁國雄)就是這樣。但很有趣的,早前「香港民意研究所」做了一個調查,在「端傳媒」有登出來,非常有意思的結果是,現在香港人對於香港內部所有矛盾,都用一個角度來理解:都是身份問題。他們認為一切都來自中港矛盾。香港人與中國人的分歧,已經非常清楚。

也就是說:23 年來這麼多問題,自由法治消失、民主倒退、社會矛盾深化、中港衝突,然後最後大家把它理解為外來力量入侵。為甚麼會出現「光復」這個概念?最早期的光復運動是光復上水,那是從水貨客手中去光復呀。水貨客掃日常用品、葯品,搞到香港人沒有日常用品、葯品可以用。「光復上水」意思就是說,你們 go home。大媽不要在這邊跳舞唱歌,不要污染香港,讓我們過原有的日子。最早的光復沒有獨立的意思。但因為香港政府不是民選政府,這些問題無法解決,所以後來就發展出本土主義,而民主運動同一時間也說﹕「不是說要在 2017 年給我們雙普選嗎?為甚麼政改方案全是鳥籠選舉?」然後政府又沒辦法處理這些問題,所以民主運動不斷上升、社會衝突也在上升,兩種衝突慢慢合流,最後結合在一起。

雨傘、魚蛋、反送中,這三次大動員剛好代表了香港人意識的政治化過程。在雨傘時,香港人相信透過雙普選跟真正的民主化,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但他們被拒絕了、被鎮壓了。雨傘後,大家對和理非路線失望,出現了梁天琦他們代表的本土路線。在 2015 到 16,幾乎全香港的大學一夜之間全部變成本土派。然後魚蛋又被鎮壓,鎮壓之後香港政府自我感覺良好,於是加速鎮壓,結果就是送中條例,就引發了反送中。反送中搞了一年,出現香港獨立的呼聲。香港獨立就是這樣壓迫出來的。香港獨立的訴求出來以後,中國沒有其他辦法,唯有國安法。所以我說,是核心的入侵導致邊陲民族主義動員的出現。是治理失敗的惡性循環,導致一國兩制的崩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