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焦土之春・5】統治者的人為錯誤導致香港問題

2020/10/6 — 11:03

編按﹕此稿為作者於台灣「濟南長老教會」8 月 30 日的演講稿,題為「焦土之春—香港革命與帝國崩解」,文章經《立場新聞》編輯與作者合作整理成文字版,分六篇發表。其他各篇按此

我再說一次,是核心的入侵導致邊陲民族主義動員的出現。是治理失敗的惡性循環,導致一國兩制的崩壞。

然而其實這些問題,在每個步驟都很容易化解。所以我怎麼看都看不懂呀,從我們台灣的角度看,擴大民主政治參與、維持法治,是化解香港本土主義最有效的辦法。但中國卻不是幹這個,只是不斷侵襲香港法治,不准香港民主化。

廣告

北京把香港的民主派當成甚麼?我很討厭看匪報,但偶然也看一下。北京把香港泛民當成反對派,要奪取管治權。那就是說,用敵我矛盾看待內部的差異。把林卓廷這種人搞成革命家,有比這更好笑的事情嗎?有比周庭被逮捕更好笑的事情嗎?周庭只是一個可愛的 YouTuber 呀,她現在變成聖女貞德了。Fuck。為甚麼北京從頭到尾沒辦法跟香港和解,跟這個有關。張曉明現在對香港民主自由的攻擊已經升級了。他最近說,任何對香港政府跟北京政府的負面報道,都違反國安法。屌你個老母。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是說,香港只須要《文匯報》跟《大公報》就好了?Fuck you。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容許香港一點自由,所以才導致全面對抗。

我了解的香港人並沒那麼 political。他們還算蠻實際的,只要能夠好好談,要求的條件稍為 fulfill 一下,五大訴求你給我一、兩個,fulfill 獨立調查,我跟你講,運動會消去一半。香港人的座右銘不是 Everything is negotiable(萬事有商量)嗎?香港為甚麼經濟那麼好?因為他們很善於協商、做生意。

廣告

可是北京完全不要,他們要你死我活。在我看來這是治理失敗。換言之,我認為體制缺陷,還有中央治港無能,最後導致香港現在的零和狀態。

林鄭、香港統治精英是共犯

我認為香港的統治精英扮演了共犯角色。行政會議、立法會那些人,他們的貪婪與無能也導致了中央的介入。從董建華開始,香港特首就一個不如一個,有個坐牢的,然後有個是該坐還未坐的。又貪瀆,又無能,又無法問責,然後沒有民選。這個社會不搞革命才怪。

問題是選擇跟他們合作的是誰?是北京。北京還號稱是左派政權,「為人民服務」,結果一開始就選擇跟資本家、既得利益者結合,維持官商勾結的治理。換句話說,統治精英的無能跟貪婪出賣了香港,但選擇跟他們合作的北京自己也要負上代價。套用中國人的話,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不是嗎?

非講不可的還有林鄭月娥這個人。香港的統治者一個比一個爛,可是林鄭已經達到一個史無前例、前人未到的境界。Carrie Lam 還是港大出身。香港訓練的精英,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林鄭無事就搞個送中。大家知道,送中基本上是她揣摩上意,然後上面的人也覺得「沒事兒,好!」所以是兩邊一齊搞出來的結果。結果發生了嚴重決策錯誤。不認錯,絶不認錯。永遠第一名的林鄭月娥絶不認錯。於是就鎮壓,鎮壓過頭又拒絶調查。然後失控。失控怎麼辦?她不是講嗎?理大跟中大戰役的時候,她整夜睡不著,影響她的睡眠。Fuck。出來為民主抗爭的市民可是身家生命受到影響,你就「影響你的睡眠」。然後她為了治療失眠症,採取了一個很重要的策略:全面靠向北京。林鄭月娥原本可以做很多選擇,她可以選擇跟香港人站在一起,把一切責任丟給北京,然後躲到劍橋養老,變成一個國際的昂山素姬。為甚麼 Carrie Lam 沒有這樣做?因為她沒這種訓練。沒這種政治資質。所以最近她講了一句話說,自己「不算是很懂得政治」,「是一個管治的人」。管治不就是政治嗎?Fuck。這就是為甚麼林鄭月娥的外號叫「攬炒之母」。

我再三強調,香港問題有她的制度跟結構根源,但中間也有很多人為錯誤,一個是北京的人為錯誤,另外是香港統治者的人為錯誤。這些錯誤很多時候都可以迴避。你提早撤回,不要講所謂「壽終正寢」的廢話,就沒事。

此外,重啟獨立調查又會怎樣?林鄭就是不要。她不斷讓運動愈來愈大,到後來「火魔法」也出來。各位知道香港的年青小孩火魔法跟搞路障是為甚麼?是為擋住警察不讓他們過來抓示威者。因為香港警察不按照規矩來。一個「和理非」合法遊行,遊幾分鐘你就開始抓。這些年青人、小孩子,非常有義氣,保護那些手足趕快走,「我在後面擋住,讓警察抓不到你」。後來路障不夠,於是用火魔法。

然後你就說他們是暴徒。「你說我是暴徒?我就是暴徒。」所以理大跟中大戰役你就看到,一群年青的「暴徒」出現。在這些年青人心中,這就是革命。就如愛爾蘭詩人 William Butler Yeats 說﹕A terrible beauty is born,一個恐怖的美麗誕生。這些年青人是被迫成這樣子。

李怡先生在他的文章說,香港是個殺小孩的社會。但我不認為是香港的大人搞成這樣。香港的大人以前雖然比較冷漠,但是在去年的運動,你看到多少銀髮族、媽媽,全部站出來。只有一個媽媽沒站出來,卻站在人民的對立面,那就是「攬炒之母」。她的決策造成多大的悲劇,造成 12 個年青人在海上被逮捕。然而她無動於衷,多少優秀的香港年輕人被打、被抓、被關、被失蹤、被迫流亡、被「死因無可疑」,她都完全無動於衷。她只在乎自己有沒有睡飽,只在乎自己在美國享受特權的小孩是不是能繼續享受特權─就像台灣話說的,對這個人而言,「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到底林鄭月娥怎麼回事?要怎麼解釋這個人?後來我想到一個社會心裡學的概念,叫做 sociopath。這是一種反社會人格,其中有個非常重要的特質是,她無法理解他人想甚麼、感受甚麼。也許她是個 AI,我不曉得。說不定她是中共搞出來的 AI。說不定她是劍橋的 AI 實驗室搞出來的失敗品、不良品。我怎麼會知道呀?總之,香港不幸的是竟然找上她當特首。她不是個典型的獨裁者。她沒有霸氣,沒有魅力,她甚麼都沒有。她只有「愚笨」,能在適當時候做出錯誤決定,導致悲劇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