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20/3/27 - 12:32

「煽動意圖作為」是甚麼回事?

1952 年 3 月 1 日,數以千計集結在尖沙咀火車站,原本打算引接「粵穗慰問團」的左派工人。(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1952 年 3 月 1 日,數以千計集結在尖沙咀火車站,原本打算引接「粵穗慰問團」的左派工人。(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上一次「作出具煽動意圖作為」罪的檢控已是一九五二年,當時港英政府控告《大公報》、《文匯報》及《新晚報》於同年三月五日刊載「煽動性文字」,觸犯《防止煽動叛亂則例》,勒令《大公報》停刊半年(後減為十二天),究竟「煽動性文字」是甚麼呢?

由「三一暴動」說起。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香港東頭村大火,數以萬計災民無家可歸。火災之後,香港政府正在落力善後,卻仍然拒絕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以安置居民,導致大量災民仍然流離失所。

廣告

一班廣州人士組成「粵穗慰問團」,擬於一九五二年三月一日親身南下香港,將賑款親自交予災民。然而,無論中共及港英政府均關閉邊境,中港人民需持有許可證才可來往兩地,在這個限制之下,「粵穗慰問團」遂暫停赴港。

「粵穗慰問團」停止來港的決定,在二月底已告知華商總會(後來的中華廠商會)及工聯會,可是數以千計的左派工人仍然在尖沙咀火車站一帶聚集。在知悉「粵穗慰問團」不來之後,工人遂往旺角方向散去。

可惜,左派工人行至佐敦附近,忽然有人散播消息,指出「粵穗慰問團」實際已到香港,不過卻被港英政府扣留於邊境。那時何人散播假消息,導致民憤,已無從稽考,不過工人開始堵路,以玻璃、磚石擲向警方,警方以催淚彈將左派暴徒驅散。

更甚者,左派暴徒行至旺角警署,更結隊擬衝入旺角警署,被警員槍擊,事後重傷死亡。事件共總致過百人被捕,一人死亡,十八人被定罪,十二人被遞解出境。左派工人並非公義進行抗爭,期間向外籍人士進行威嚇,並以玻璃、磚石進行無差別攻擊,純粹發洩,故事件又稱「三一暴動」。

「粵穗訪問團」原由香港組成的歡迎團接待,在預先知悉廣州方面停止來港之後,卻沒有盡快轉告左派工人,導致亂事發生。後來,團長莫應溎被遞解出境,副團長工聯會理事長陳文漢由於染上不治之症,不久病亡,故不在此列。

香港歡迎團團長莫應溎,事後被香港政府遞解出境。

香港歡迎團團長莫應溎,事後被香港政府遞解出境。

那麼,為甚麼《大公報》被判觸犯《防止煽動叛亂則例》,導致停刊半年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假新聞。

一九五二年三月五日,《大公報》轉載《人民日報》:「(港英政府)本月一日出動大批軍警,有計劃、有佈置地屠殺當地我國居民;並在製造了這個血腥暴行之後,大規模地逮捕我國在香港的愛國同胞。」

根據事件發展,左派工人無故衝擊旺角警署在先,故警察開槍射擊。

又引述某工人:「大家都知道慰團團來港人數不過三十多人,來港目的是慰問東頭村同胞,何必這樣緊張呢?」

根據當時規定,中港人民兩往兩地,需要事先申請。那時封鎖邊境,並非針對「粵穗慰問團」。

再引述某工人:「一日港九數萬同胞在尖沙咀歡迎慰問團是很有秩序的,散隊時秩序也是一樣良好,不料在彌敦道上竟有一輛警車衝向人叢中,將一女子撞到受傷……其後警方用催淚彈、警棍甚至開槍對付手無寸鐵的群眾,以致多人死傷……」

根據多份報章,當時的警察並無誤傷女子,反而左派工人卻無故挑釁外國人,不可理喻。

如果當時(一九五二年)《大公報》因發放假消息(或以偏概全的訊息)挑撥在港居民情緒,導致香港造成政治對立的話,礙於當時中共建政不久,擔心中共在香港落地生根,導致三反五反等政治事件逐漸向香港伸延的話,採取檢控是有必要的,在其後的六七暴動中,我們更相信當時香港政府在「三一暴動」中作出了正確的決定。

可是,如果今日我們看到有初步證據,指出確有執法人員向無辜人士動武,當局卻沒有作出調查、檢控,反而讓那些人逍遙法外;那些製造假新聞的人,卻沒有任何調查及制裁的話,香港的法治真的已經死亡了嗎?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