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熱熱熱熱熱熱

2021/5/17 — 12:19

作者 FB

作者 FB

天氣熱得緊要,令人想起活得像在蒸爐裡小籠包的日子。

由於監房位處郊區,天冷的時候比市區凍兩、三度;又由於監房設施陳舊,通風系統欠奉,所以監房又熱又焗,炎夏的時候又比牆外的世界熱上兩、三度。

在赤柱監獄的時候,囚友常說赤柱有九個太陽。每日放風,在操場運動,可惜操場只有兩、三把只供職員使用的太陽傘;後來幾經爭取,情況才得以改善,由兩、三把增加至八、九把,囚友都瑟縮於傘下。時而吹水,時而飲水,時而將水照頭淋。

廣告

監房的傢俬多是不鏽鋼製成,吸熱快散熱慢,所以枱枱櫈櫈都是「㷫」的,叫人坐立不安。晚上七時回到倉,更是想死。倉分三層,住地下的涼快一點,住二樓的溫度稍高一點,住三樓的要承受全日暴曬而來的熱氣,想起也出汗!倉內有一排 A4 氣窗,有些日久失修,已經打不開了。而倉門即有兩種,一種是密封的,上下有兩個 A4size 的氣窗,另一種是梳隔的,通風自然好得多。

赤柱監獄的倉是一人一倉,但現在因為「人滿之患」,新進的囚友變為二人一倉,問題就來了,在一個 40 尺的房間裡要加床,讓兩位成人生活,單是如廁已經十分尷尬。返倉之後是不能沖涼的,只能用清水抹身,但抹身的動作大又會令人大汗淋漓,真是矛盾。

廣告

在監房裡降溫是一大學問。先脫光衣服,用清水浸濕毛巾,輕輕抹身,輕輕撥用簿皮製成的扇,出一陣汗之後,塗上爽身粉,最後是保持靜止狀態,心靜自然涼。若仍然爆汗,就如此類推再做一次。若情況再嚴重,就用非常手段:索性將清水倒在地上,抹地散熱,身水身汗之後又再如此類推抹身、撥扇、爽身粉、靜止一次。

請原諒在囚人士在倉裡很難寫信,因為全身濕透,寫信都會將信紙浸濕,所以太熱的時候要寫信也艱難。

坐監不是 staycation ,80 年歷史的監倉要改善通風系統也艱難,這點我明白,但也無需再令熱鍋上的螞蟻飲熱水。記得在某星期日,監房的溫度計已經顯示為 35 度,我們整個下午都困在飯堂,飲用水仍然是熱的,不是冒煙的熱,是燙手的熱。我向職員反映,希望就算沒有一杯涼水,也未至要飲熱水。職員的回應是若水不熱,就怕在囚人士誤會,以為是水喉水,所以索性只提供熱水,以堵悠悠眾口。

監房的管理哲學特別多。爭取多年的杯麵,至今仍然落空,其中理由是杯麵要熱水,但熱水容易傷人,考慮保安理由,所以杯麵免問。如今又怕室溫水會引起誤會,所以就只能夠提供熱水,在熱與太熱之間,真是我識條鐵!

牆外的人未必需要停開冷氣和轉飲熱水,以體會監房之熱(何況這種又焗又熱的根本很難比擬),但當遇上炎夏時的一陣大雨,不妨減少埋怨,多想一下牆內的手足:這真是最能解暑的及時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