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爆咪姐」潘麗瓊化名「施嘉雯」撰西灣河開槍警訪問 同名同姓資深傳媒人抨擊:其心可誅

2020/7/28 — 13:32

潘麗瓊,圖片來源:《東張西望》片段截圖

潘麗瓊,圖片來源:《東張西望》片段截圖

【18:00 更新報道,補充施嘉雯回應】

反送中運動至今逾一年,《亞洲週刊》、零傳媒與明報出版社今年 7 月合作出版新書《香港顏色密碼》,輯錄多名建制派人士,如作家屈穎妍、前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榮休教授雷鼎鳴等人文章,表示香港要衝破「顏色之亂」。當中該書輯錄了一篇去年 11 月 11 日西灣河槍擊事件涉案交通警的訪問,作者署名為「施嘉雯」的「香港資深媒體人」。惟在書籍出版後,曾於《明報》政治版工作多年的資深傳媒人施嘉雯澄清文章非她本人所寫,並指控作者根本不是亂選名字,「目的可謂顯而易見,其心可誅,不知所謂」。

今日(28 日),曾任前特首梁振英參選造勢大會司儀、自己開設公關公司且熟悉香港傳媒人事的專欄作家潘麗瓊,終披露上述文章由她執筆,筆名亦由她所擬。潘麗瓊指「名字不是任何人的專利」,如果有誤會就澄清,批評外界對此事語帶嘲諷和抹黑,甚至牽連同書其他作者。潘又稱,自己不想用筆名只是因應負責編輯的要求。然而根據施嘉雯引述該著作負責編輯、《亞洲周刊》副總編輯江迅的說法,作者是因為「不願用自己的真名」才採用筆名。

廣告

施嘉雯在 28 日下午再在 FB 回應事件,講述自己發現《香港顏色密碼》有「施嘉雯」撰文的經過,並且提及潘麗瓊在 7 月初已經指「有另一個人」用上「施嘉雯」這名稱。施在兩星期後再追問,潘麗瓊依然不肯承認她用了「施嘉雯」這名稱,只叫施嘉雯如遇上查詢就替自己澄清即可,又指自己不會再回覆。施嘉雯說,如果不是有傳媒和 KOL 幫她發聲,她不可能獲得公道,潘麗瓊也不會「自爆」,「任何人,也可以『被作者』,拋下一句『名字不是任何人的專利』,便可以無敵?」

施嘉雯於《明報》工作 17 年,潘麗瓊則曾任職《明報》採訪主任,其丈夫施純港曾為《明報》副總編輯。《亞洲周刊》屬明報母公司「萬華媒體」旗下,辦公室同樣設於明報工業中心。

廣告

 

一書交兩文   潘麗瓊稱編輯要求其中一文用筆名

潘麗瓊今日在《頭條日報》專欄表示,「我向以真名示人,對文章負責」,是因為該書主編江迅要求,「他希望每位作者只貢獻一篇文章,結果我交了兩篇共兩萬字的長文」。潘麗瓊在書籍出版前都希望繼續用真名,但主編說為免破壞規矩,要求她其中一篇用筆名,結果「我隨意用夫家『施』姓,再用我英文名 Carmen 音譯『嘉雯』刊出,就希望盡量用真名出現。」就此,潘在文章向施嘉雯致歉,又指自己和她不熟,「落此筆名時,沒想過是要人誤會是她。當施小姐向我查詢此事時,我請她向主編查詢,就是基於我和主編的君子協定。」

「名字不是任何人的專利」

潘麗瓊又說,文壇上使用筆名很普遍,「魯迅就是筆名,英國經典文學名著《Middlemarch》是女作家 Mary Anne Evans 以筆名 George Eliot 發表。為何說用筆名是可恥?或者是編輯是縱容作者?又或代表『讀者會看到甚麼質素的東西?』」又反問借此事做文章的人到底有否看過有關文章,「此文是我訪問 11 月 11 日西灣河開槍的警長寫成,講述他在開槍後,半小時內被人起底,有人揚言要殺他全家,擲他女兒落街,更有人用他的名字借錢」,另一篇以真名寫的文章,就是她訪問了 10 多位警嫂,由她們講述過去一年被欺凌的經過,潘並再次批評「黃媒不斷英雄化暴徒,妖魔化警察,以誅九族方法對付其家人。」

有誤會澄清即可   

潘最後表示,「名字不是任何人的專利。如果有人誤會了,澄清就是了,為何要牽連其他作者如屈穎妍、雷鼎鳴、馬恩國及馮煒光呢?還要語帶嘲諷,以抹黑為目的。我不敢苟同。」

沈旭暉轉載施嘉雯遭遇

今次事件為人所知,源於沈旭暉 26 日在 FB 曾為施嘉雯「抱不平」。沈旭暉說,施嘉雯小姐是資深傳媒人,政界人脈極廣,現職 NowTV,此前曾在明報工作 17 年,《香港顏色密碼》出版後,施嘉雯「大為震驚,精神受到嚴重創傷;不少認識她的朋友都信以為真,加上新書由與施小姐關係深厚的明報出版社出版,更添說服力,紛紛開始割席。」沈旭暉指施十分無辜,並且轉載施在 FB 的解釋。

負責編輯:有人寫了訪問「但不願用自己的真名」

施嘉雯指,自己成為政治書作者之一「認真奇異」,於是就找了書本的負責編輯,《亞洲週刊》副總編輯江迅了解。江迅回覆說,有資深傳媒人「寫了這訪問但不願用自己的真名,而用了『施嘉雯』,他說當時自己不知施嘉雯是何許人,否則會勸對方不要用」。江指出版界不會要求用化名的人註明是用化名,又指宮雪花也曾經用過「江迅」作為筆名出書,他相當同情施嘉雯的遭遇,但無能為力。不過,這說法就跟今日潘麗瓊的解釋有出入。

施嘉雯表示,知道名字沒版權,「但同名同背景的,恕我找不到」,但以她的工作背景,書籍發布後確實會有人誤會文章由她所寫,「我再說明報出生的記者寫嘢不是這樣風格,明報向來中立,未料江迅打斷我:『我不討論明報是否中立!』」

「真正執筆者為何要躲在背後?」

施嘉雯批評,「真正執筆者為何要躲在背後?他自己莫非秘撈?或是愧對訪問?為何有幸出書卻要用上他人名字?而這名字不是亂選,而是一位曾在明報政治版工作多年的人?其目的可謂顯而易見,其心可誅,不知所謂。」她又認為,「出版社這樣容許作者亂用他人名字也真的糟糕」,「這類訪問稿世上多的是,何不選擇肯用真名的人去寫?縱容化名者訪問,讀者會看到什麼質素的東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