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爛制度內打轉 ‧ 商會篇】零售協會執委改選 周小龍敗選後自嘲幼稚 「連輸幾多都唔知」

2020/11/12 — 16:26

【前言 ‧ 在爛制度內堅持的人們】

由民主派矢志「重奪議會」,到「非建制派」在議會內僅餘熱血公民鄭松泰及醫學界陳沛然兩人,數月之間,由延後選舉、到延任,立法會已經「爛咗」。當時,民主派聲言要搶佔功能組別議席,即使一向由建制派把持的勞工界、批發及零售界等界別,亦有人躍躍欲試。然而,即使不論延任的這一年,日後能否再有「異見者」進入制度,仍是未知之數。

制度內的選舉似乎注定徒勞無功,但仍有人表明願繼續「深耕細作」。《立場》將一連三篇,就商會、工會等「制度戰線」,採訪「耕耘者們」。他們之中,有人明知未必有成果但仍堅持,有人原本滿懷希望,卻又失望而回。

為甚麼要在「爛了」的制度內打轉?

現時的批發及零售界立法會議員,是自由黨邵家輝。民主派在過去曾派人挑戰,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及元朗區議員張秀賢都曾「落水」,區諾軒鍛羽而回,張秀賢則因為選舉延後,無緣一戰。

與區諾軒交鋒的一屆,邵家輝最後以 2290 票勝出,對手只有 1200 多票。當時有近 800 名公司會員的「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便曾呼籲會員投票予邵家輝。翻查資料,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是政府的指定團體,其公司會員均合資格登記為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選民,可說是界別內的「大戶」。

廣告

該會今年改選執委會,童裝店 Chickeeduck 老闆周小龍說,原以為自己能在牛奶公司、百佳及太古集團等一眾大企業間,取得中小企的支持並獲一席位。但最後不止敗選,甚至連自己獲多少選票,「輸幾多」都無從得知。

周小龍是童裝店 Chickeeduck 老闆,之前亦一直是零售協會會員。

周小龍是童裝店 Chickeeduck 老闆,之前亦一直是零售協會會員。

廣告

周小龍:邵家輝表現是零

周小龍指,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可說是業界內最具規模的商會,會費一年過萬元。他說自己每年交會費,是期望協會能適時為業界發聲。對於協會之前舉薦邵家輝,他說「不能理解」,又質疑對方過去並無零售業界背景。

記者問到邵家輝任內的表現,周小龍思考片刻後說:「我覺得係零。」他批評邵及協會在疫情下未能協助水深火熱中的零售界,以他自己的公司為例,銷售額便一度跌至過去一成,繳付租金後,收入已所剩無幾。周小龍稱,一眾會員曾要求協會向業主施壓、要求減租,然而協會及邵僅舉行記招,向業主「呼籲」,最後亦沒有實質作用。邵又曾提議,引用緊急法規定業主免租,周小龍則笑言,此說法當時被不少業內人士嘲笑,認為邵「無智慧」、「講嘢都唔 make sense(合邏輯)」。他質疑會方只是因政治因素,呼籲會員支持邵家輝,忽視整體業界權益。

對協會的不滿,令周小龍決定參選今屆執委會選舉,他原先估算,協會中有過半會員都是中小企,認為自己作為唯一參選的中小企代表,應能取得一席位。加上參選的人不多,只是在 31 名中選出 28 名,當時他甚至覺得「勝券在握」。他亦曾雄心壯志,若執委會明年再呼籲會員支持邵家輝連任立法會議員,便「舉手反對」。

世界原來不像他預期。周小龍直言,直到他參與選舉,才意識到昔日的樂觀,只是幼稚。

2016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批發及零售界,選民人數為6,727。候選人有區諾軒(民主黨)及邵家輝(自由黨)。(立場新聞選舉專頁截圖)

2016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批發及零售界,選民人數為6,727。候選人有區諾軒(民主黨)及邵家輝(自由黨)。(立場新聞選舉專頁截圖)

周小龍對協會的選舉方式大表不滿,例如選票的設計可能造成不公。

周小龍對協會的選舉方式大表不滿,例如選票的設計可能造成不公。

質疑執委選舉黑箱作業

周小龍憶述,提名期完結後,協會向會員提供候選人資料,但只有基本的個人及公司簡介,並不包括政綱。他曾向協會索取「選民名冊」,打算自行拉票,協會卻表示過往未曾向參選人提供相關資訊,著他自行到協會網頁下載會員列表。周小龍抱怨,列表上不少公司都沒有聯絡資料,即使他願意逐間公司找聯絡電郵,但部分公司電郵只用作顧客查詢,最終不少電郵「彈返轉頭」。他無奈表示,不知道自己的政綱能否送到公司東主的手上,寄出的數百封電郵,亦僅一兩封有回音。

除了宣傳,他亦投訴整個選舉方式「落後」甚至「不公」。他解釋,會員會收到協會寄來的選票,但選票上要求投票人填上姓名及公司職位,處理選票的職員將「一覽無遺」投票人的意向。對此他大感不滿:「乜依家仲有人用啲咁落後嘅選舉方式?」他又說,自己過去作為協會會員,甚至試過不知道有選舉發生,是次選舉亦有會員稱未曾收到選票或相關資訊,質疑會方有意低調舉行選舉,以小圈子投票。

周小龍又說,會方在點票結束後只公布當選者,但卻沒有公開各人票數,以及整體投票數字。他曾就此詢問協會,對方卻稱該些數字屬「機密」,不能透露,「我連自己幾多票,想知道自己輸幾多、有冇得追都無從入手」。他批評協會辦事不力,又指會內中小企佔多數,結果卻仍然由多間大企業壟斷席位,直言難而信服選舉結果。

零售管理協會回覆《立場》查詢時,表示執委會選舉有徵詢律師意見,選舉當日亦有律師在場監票。協會又指,有將執委候選人名單、簡介及選舉的形式等資料通知候選人,並講解選舉程序。協會表示,2016 年立法會選舉期間,執委會在會議上經討論及一致通過,向會員呼籲於批發及零售界別投票予自由黨參選人邵家輝,但亦表示,會員有權自行選擇支持的參選人。

周小龍

周小龍

望改革選舉機制後再參選

選舉結束,大局已定,周小龍亦無從上訴。他承認之前對選情樂觀「係好幼稚」,「而家選完咪知。」他說協會應以業界權益為依歸,即使自己作為「偏向泛民」的代表,協會亦理應接納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士,「但如果佢哋係保皇黨嘅一個政治工具,咁我梗係入唔到啦。」

當初的雄心壯志換來一盆冷水,但他仍對下屆選舉抱存希望。周小龍形容,協會只是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中的「樁腳」,但不代表可以「黑箱」,「係咪應該咁嘅情況?唔應該。」他期望公眾關注事件,能逼使協會廢除記名投票、公開票數等,又說若能改善機制,將再考慮參選下一屆執委選舉。

邵家輝回應《立場》查詢時表示,自己不知道,亦無參與香港零售管理協會的執委會選舉,拒評論其選舉方式;對於協會曾於去屆立法會選舉籲會員支持他,他表示不知情,又認為每個商會都有權決定其方向,有他們自己的看法,包括支持哪位候選人。被問雙方是否有合作關係,他說過去會就業界問題諮詢該協會,及一同向政府爭取對業界的支援,強調零售管理協會並非他唯一會聯絡的商會。

張秀賢曾報名參選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選舉,他認為只有發起挑戰,才可能改變業界

張秀賢曾報名參選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選舉,他認為只有發起挑戰,才可能改變業界

張秀賢:競爭才能打破壟斷

報名參選今屆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選舉的元朗區議員張秀賢表示,零售管理協會過去一直支持自由黨參選人,而協會規模大,加上有不少企業龍頭,對界別選情具相當影響力。他又提到,商會選舉的選民都較注重裙帶關係,少會注重政治取態,過去一直以來,政治上亦偏向保守,民主派難以脫穎而出。

談及明年會否再參選此界別,他說需視乎明年的情況,又言「都唔知出年有冇選舉」。儘管如此,被問繼續參與這些商會的執委選舉是否仍有意義,他仍果斷地說,「一定有意義」。他認為,現時的問題在於這些團體長期由某些派別或企業壟斷,形成一個「封閉模式」,外界必須挑戰,才有可能改變局面,「有人長期耕耘,參選執委會,呢個係一個好事,有競爭係好過冇競爭。」

 

記者|趙婉晴

攝影|Sheryl Wo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