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牆內人」的執迷不悟

2019/8/10 — 21:22

【文:光復香港】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過家鄉是最近大家在討論的福建,不用說也知道,不論是生活在內地還是長大後移居香港的親戚,大部分都是「紅底」。

前天,我因為一些事情回了福建,住在舅舅家,和他們的「討論」反送中後,明白了大陸人為什麼死不明白我們,並且因為他們的可悲,晚上睡到半夜會醒來一直想一直想,所以我決定把我的想法寫下,和大家分享。

廣告

其實我本來打算不會主動和他們提起反送中,就算他們主動提起,我也會沉默,不打算和他們談,因為我知道和牆內的人談是沒有意思的,根本不會聽,可是他們在我回去的當天,已經主動說了。

吃晚飯的時候,我筷子還沒拿起,舅舅已經主動問我:「你是哪邊的?」我小聲地回答:「我當然是支持香港人的。」舅舅笑笑,也沒介意,我看他沒有繼續說的念頭,也不打算說甚麼,繼續吃飯。可是此時舅母的一句話令我忍不住要為香港人辯駁,她笑說:「你們從小在香港長大的都是『港獨』思想。」我立刻抬頭說:「我們不是『港獨』,我認同我是中國人,我們只是要民主,要法治。不要甚麼都和『港獨』扯在一起。」舅舅立刻反駁:「那你們還遊行甚麼?條例都撤回了。你說你們的目的到底是甚麼?」我說:「我們要民主,要法治,要普選!我們要自己選特首!我們香港是有法治精神的,現在中共一直在干涉我們的法律!」舅舅也有點來氣了:「講甚麼民主?民主本來就是虛無的東西。香港特首本來就是中共委派的!香港沒有了中國不行啊!」外公也插了句話:「香港本來就是中國的啊!」我沒回應,因為我對於他們這個想法和搞不清楚狀況感到無語。

廣告

本來不打算和他們談的我被三個人圍攻,很難沉得住氣,便主動說起了香港警察:「那你們知道香港警察和黑社會勾結嗎?就在前幾天,黑衣人在北角被福建幫打了。」舅舅打開了「能接觸世界資訊」非常有名的中國社交軟件—微信裡最近廣傳的圖片,上面是一個北角遊行時打了黑衣人的福建人,寫了他的祖籍,他說:「你看,他不是甚麼福建幫,是福建人!」我事後和香港朋友提起了此事,朋友說:「香港黑社會也是香港人啊!」我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好笑。我對舅舅說:「那之前元朗的呢?白衣人圍毆黑衣人,都被拍下來了!」舅母這時插話,想緩和氣氛:「哎呀,別吵了,反正大家不同觀點,我們看到的是黑衣人圍毆老人家,保持中立最好。」我說:「反正你們在『牆內』,甚麼也不知道。」餐桌片刻沉默。

舅舅突然問:「示威者是不是大部分都是學生?」我回答:「是。」舅母說:「所以啊,學生就是最容易被煽動的。」我心想:「你剛才裝甚麼中立?」舅舅支持舅母:「對啊,學生就是被外國勢力利用,加上從小就在學校灌輸『港獨』思想,很容易被煽動。」我立刻反駁:「雖然大部分是學生,但是也有很多在工作的人,甚至老人家也參與遊行,我們稱他們為『銀髮族』。過幾天還會有律師遊行和教師遊行。難道他們也這麼容易被煽動嗎?」舅舅反駁:「當然啊!教師就是從小教你們『港獨』的人!」我再次為他們奇怪的思想感到無語。

我只好再次提起香港警察:「那你們知道香港警察胡亂使用暴力嗎?黑衣人和平示威,警察也隨便打人,胡亂用胡椒噴霧。」舅舅立刻說:「他們是警察啊!你是沒見過美國的警察打人,你們這些不算甚麼了!」我再次為他們放錯焦點感到無語,我只好說其他:「那麼男警察搜女生身呢?明明本來只有女警可以搜女生身。還有,前幾天一個女生被幾個男警察抬走,裙子都掉了。」舅舅說:「在那種緊急的情況沒辦法啊,還管你是不是女生。」我質問:「那如果被抬走的女生是你女兒呢?你是不是還會這樣想?」餐桌再次沉默,沒有人再提起「反送中」。

這次爭吵後,我決定不打算再和任何一個內地或者是「紅底人」談反送中了,因為「牆內人」的思想根本和我們「牆外人」的思想不一樣。我不是研究政治的人,以下只是本人的一些愚見。

大陸人認為甚麼都和「港獨」有關,沒錯,當然有部分香港人是「港獨」,希望香港獨立,可是絕大部分香港人是愛國的,我們只是「愛國不愛黨」,我們熱愛中國文化,熱愛中國傳統,可是大陸人不明白怎能愛國卻不愛黨,認為國和黨必定是連在一起的,因為他們不清楚到底甚麼是「一國兩制」,甚麼是「港人治港」,甚麼是「法治」、甚麼是「民主」,當舅舅和我說民主本來就是虛無的時候,我就知道原因了,因為他們沒有,不明白我們在爭取甚麼。說到這裡,我想起了我在國外留學時,有一節課是討論「民主」,我說到了香港和中國不一樣,香港是有民主自由的時候,同組的一個中國學生立刻反駁我:「中國有民主。」我非常疑惑,並質問:「可是你們不能投票選主席啊。」他很堅定的看著我:「我們可以。」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經歷了這個世界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沒回答。

另外,我外公說香港本來就是中國的話沒有錯,至於香港沒有了中國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可是他們搞不清楚狀況,本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使用與大陸不一樣的制度和法律,中共卻干涉了我們的法律,港人治港都是中共承諾的,說的是「五十年不變」,現在才回歸了 22 年,就想把我們的權力收回去了,所以我們爭取的是香港政府自稱香港擁有卻逐漸消失的民主自由而已,不是甚麼都和港獨有關,和香港有沒有中國行不行無關,不過,這些都是大陸人不清楚的。

至於為什麼告訴他們牆外的資訊,他們卻接收不到?因為人往往只會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人都是自我的,就像這次大陸人的立場,因為他們從小就生活在「牆內」,他們以為他們所接收到的外國資訊都是事實,不知道都是被過濾過,很多新聞都被扭曲事實,就像他們看到的是「香港警察制服『暴徒』維持香港秩序」,不知道「香港警察對示威者使用過期胡椒噴霧」,還有「北角福建居民幫忙教育香港青年」,不知道「警黑勾結,黑社會在荃灣持刀斬示威者」。當然在「牆外」也有可能接收到錯誤的資訊,不過我們可以上全世界的網站,可以用接觸全世界的社交網絡,我們有自己分析的機會,我們也可以在網上暢所欲言,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會被「河蟹」,這也是「牆內人」翻牆的原因之一。並且如果人每天都透過電視和網絡接收同一立場的資訊,很難不被「洗腦」。我這次回福建,有天舅舅在看電視新聞,我剛巧經過聽到了大陸新聞,覺得如果我在這裡多待幾天也有可能被「洗腦」成功。

除此之外,他們從小就被灌輸共產黨思想,他們無條件相信他們國家,中共是美好的,如果有人告訴了他們關於中共不好的事,他們會選擇不相信。道理很簡單,就像你一直相信自己媽媽很善良,她一直很照顧你,當有一天有人突然和你說起媽媽的壞話,你也會選擇不相信。並且,人會逃避一些對自己立場不利的事實,就像我跟舅舅說他們在「牆內」,質問他有關荃灣黑社會持刀斬人,他沒回應,因為他其實心知肚明卻選擇逃避。

至於有沒有外國勢力煽動,學生是不是被利用,我不肯定,可是就算是有,如果香港人本來不是對政府不滿的話,會被煽動成功?香港人會這麼無聊沒事搞事嗎?而且不只是學生,公務員、律師、教師、航空業都參與遊行,難道他們都沒腦子思考?所以歸根究底,香港的司法制度就是存在了很大的問題,今次反送中只是香港人爆發的導火線。可是大陸人只會透過大陸的新聞「得知」香港人是被外國勢力煽動。

我覺得生活在「牆內」的大陸人是可悲的,雖然他們不像北韓人一樣甚麼外界資訊也得不到,至少知道世界在發生甚麼事,可是對於自己國家不利的消息都被封鎖,只能用國內的社交平台卻以為自己掌握了全世界的時事,總說北韓人可悲,因為北韓人甚麼也不知道,只活在金正恩製造出來的「假象」下,不過,在我看來,在習近平製造出來的「真實」下,「翻牆」偷窺外面世界的中國人,比北韓人更可悲。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人,家鄉福建,國外留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