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關關長何珮珊

【特寫】牽一髮動全身 何珮珊指龍蝦與國安有關 可為中澳貿易帶來甚麼後果?

新任海關關長何珮珊 21 日會見傳媒時,主動提及打擊走私龍蝦﹕「表面睇,一單普通嘅走私案件,走私龍蝦啫。但其實,呢啲走私活動會破壞國家對澳洲實施貿易限制。所以打擊呢啲咁嘅走私龍蝦活動,就係維護國家安全嘅一個好重要工作。」

此言立刻引起國際傳媒關注。卻不只因為龍蝦竟與國安扯上關係,更是因為,引《悉尼晨鋒報》的說法,何珮珊是首個官員承認,中國對龍蝦入口的措施涉政治動機。

更何況,在中國政府官方立場,澳洲龍蝦要花長時間檢疫,是為確保中國消費者安全,而不是甚麼「貿易限制」。

何珮珊也許「太真心」的言論,可能成為澳洲政府控訴中國貿易不公的利器。事實上,澳洲已迅速把握機會,向中方追究龍蝦被禁的真正原因。

中國的回答若不圓滿,後果可大可小﹕可以令澳洲在 WTO 對中國的投訴成立,也可以令中國在爭取加入 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問題上,輸給台灣。

這位新任海關關長,可能會令中國在國際貿易上遭逢巨大損失。

*  *  *

先做簡單背景回顧。何珮珊為甚麼突然講龍蝦?

是因為香港海關近期著力打擊龍蝦走私。本月 12 日,海關就突擊搜查本港 10 間澳洲龍蝦進口商,懷疑他們故意虛報澳洲龍蝦進口量。行動檢獲 228 噸未申報澳洲龍蝦,市值約 1.8 億港元。

此外,香港海關近月亦聯同中國偵破 3 宗龍蝦走私案,檢獲 5,300 公斤澳洲龍蝦,市值約 420 萬元。

澳洲龍蝦本港零售價每公斤約 800 元,但中國零售價則高達 2,000 元。海關指,這些龍蝦是從澳洲空運到港,再以快艇及魚船走私至中國,分派給全國各地買家。

海關有組織罪案調查科特別調查課監督李艷萍(中)指出,澳洲龍蝦在香港及內地零售價相差每公斤 1,200 元,讓走私集團有機可乘。

為甚麼香港會走私澳洲龍蝦去中國?

澳洲龍蝦走私潮,是由去年 10 月開始。

根據香港海關數字,香港平均每月進口澳洲龍蝦量,由去年 10 月前的 120 公噸,倍升至其後的 260 公噸。《彭博》 報道的數字則更驚人﹕去年 10 月至今年 4 月,香港進口澳洲龍蝦數量激增 20 倍,成為澳洲龍蝦全球第一出口地。

報道引述新加坡顧問公司 Asian Trade Centre 執行總監 Deborah Elms 說﹕「封城下的香港市民不大可能突然在家買、煮和食多 20 倍龍蝦。」數字暴升另有原因﹕大概就是走私到中國。

因為同期,中國入口澳洲龍蝦數目急跌。坎培拉漁業研發公司 (Fisherie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FRDC) 數字,今年 4 月,澳洲出口至中國的龍蝦較去年同期暴跌 99%。

但為甚麼中國入口澳洲龍蝦數字會暴跌?這就問到關鍵。

許多人可能會說是因為中澳交惡,中國懲罰澳洲,對澳洲貿易設限報復。而問題就在,最少中國官方的說法,從來都不是這回事。

中澳貿易戰源於疫症溯源及香港「避風港」?

中澳貿易戰在去年 4 月爆發。當時,澳洲總理莫里遜 (Scott Morrison) 呼籲國際社會對新冠肺炎源頭展開調查。中澳關係旋即變差。其後,澳洲又連同其他「五眼聯盟」國家(美、英、加、紐)多次就香港及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發聲,並於 7 月初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為港人提供「避風港」政策。中澳關係惡劣。

在著名的「戰狼外交」方針下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出言不遜:「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成競業也在接受《澳洲金融評論》訪問時說,澳洲的行為可能會引發「中國消費者」不滿。葡萄酒、牛肉等產品有機會「被杯葛」。

「這取決於人們的決定。也許普通人會問『我們為何要喝澳洲的葡萄酒?吃澳洲的牛肉?』」他說

圖片素材來源:中國駐澳大使館網頁圖片

中國的「人們」怎樣決定,大概可以從澳洲龍蝦需求龐大窺見一二。然而「人們」決定不是重點。重點是,從 5 月開始,澳洲多項產品就遭到中國實施各種限制與懲罰。

在此必須注意的是,每一樣產品,中國都沒有明言「因為澳洲要求調查疫症源頭,所以要打擊澳洲」。中國是用各種各樣的其他理由。

比如去年 5 月打大麥,就聲稱是因為澳洲傾銷和補貼大麥,令中國產業受損,故向澳洲大麥徵收 73.6% 的反傾銷稅和 6.9% 反補貼稅,徵收期 5 年。

同月,中國禁澳洲 5 間牛肉供應商入口,聲稱理由是其中一間使用澳中禁用抗生素氯黴素 (Chloramphenicol) ,其餘 4 間則被指違反檢疫要求。當時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 高級研究員 Richard McGregor 表示,今次進口禁令是政治懲罰。然而中國仍強調是產品違反要求。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禁澳洲牛肉是為保障中國消費者健康和安全。

再舉例如葡萄酒。中國阻澳洲葡萄酒入口,是因商務部裁定澳洲進口葡萄酒傾銷。中國先對澳洲葡萄酒在去年 11 月徵收 107.1% 至 212.1% 臨時反傾銷稅保證金,至 12 月再徵收 6.3% 至 6.4% 臨時反補貼稅保證金。今年 3 月,中國商務部進一步向澳洲葡萄酒徵收 116.2% 至 218.4% 的反傾銷稅,為期 5 年。

煤亦同樣。去年 11 月,中國限制澳洲煤炭入口;12 月,再限制電力公司購買高價煤炭,令電力公司無法再向澳洲買煤炭,坊間稱是「變相制裁」。然而當時中國政府也是以穩定國內煤價為由,絕口不承認制裁二字。

甚至有一次,50 多艘澳洲煤船被拒在中國港口卸貨,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聲稱是因為煤碳質素出問題,「中方依法依規加強對進口煤炭的質量安全檢驗和環保項目檢測,以更好地保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和環境安全。」

趙立堅

何珮珊所謂澳洲龍蝦的「貿易限制」

從上可見,雖然許多評論(如《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文章)都指,中國是透過貿易限制,脅迫其他國家按中國方式行事;然而在中國官方說法,基本上都是錯在澳洲。或因為澳洲搞傾銷,或因澳洲產品品質不佳,或因澳洲食品可能有毒,中國要保障消費者安全。

龍蝦也是一樣。完整故事其實是這樣的﹕去年 10 月至 11 月,數千噸澳洲大龍蝦滯留中國停機坪,因為清關被拖遲。中國說法他們要檢查這批龍蝦,因為擔心裡面含有金屬。食龍蝦要新鮮,空運到中國的澳洲龍蝦須在 72 小時內食用或放入水池,否則只能丟棄。澳洲方面當然否認龍蝦含有甚麼損害人體的金屬,但中國可不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中國海關對龍蝦是依法檢疫,是保障消費者安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圖片來源﹕中國外交部)

沒有人能解釋為何唯有澳洲龍蝦突然要卡關檢疫,但人們都懂。為免再招損失,事件後,澳洲出口商停止了對中國出口龍蝦。

由於中國政府以檢疫為理由,澳洲政府也很難再說甚麼。澳洲外交部回應龍蝦難出口中國時,只能說﹕「澳洲尊重入口國有權進行科學的、以潛在危險為基礎的安全及檢疫措施,只是任何安排都不應無必要地阻礙我們的出口商出售具時限性的、高價的產品。」

國家安全是指消費者安全?

回到何珮珊的龍蝦論:「表面睇,走私龍蝦啫。但其實,走私活動會破壞國家對澳洲實施貿易限制。所以打擊呢啲咁嘅走私龍蝦活動,就係維護國家安全嘅一個好重要工作。」

表面睇,這番言論可能只是講出了「事實」。若澳洲龍蝦被禁真是出於疫症溯源和香港、新疆議題,那它確實是和國家安全有關。然而由於中國的說法是為保障消費者健康,那麼何珮珊所言的「國家安全」,就只能指消費者健康了。

可左右 WTO 的投訴與 CPTPP 席位戰

何珮珊是首個明言澳洲龍蝦涉「貿易限制」,而且與「國家安全」有關的官員。這導致澳洲政府立向中國政府再次提問,為甚麼她的龍蝦會被禁。

為甚麼澳洲如此著緊?因為這可能不止於「打嘴炮」,而牽涉實實在在的國際貿易利益。

原因一﹕澳洲已經就一些產品如牛肉和大麥,向世界貿易組織 (WTO) 投訴,指中國違反作為會員的義務。WTO 正審核當中。如前所述,中國官方一直沒明言基於政治原因對澳洲設貿易限制。這為澳洲投訴成立增添難度。如今何珮珊的「坦白」,可以為澳洲的投訴「助攻」。

澳洲 WTO 大使 George Mina說﹕「中國一直指其行為反映合法關注,但有愈來愈多資料證明,中國的行為是有政治考慮。」「中國破壞協議的貿易規則,亦破壞了所有 WTO 成員依賴的多邊貿易系統。」

原因二﹕中國正與台灣競爭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以拓展與成員國包括日本、紐西蘭、加拿大、墨西哥等的貿易關係。中國經濟實力較強,但其貿易管制亦較多,不少國家擔心她無法服從 CPTPP 要求。中國與台灣,鹿死誰手未知曉。根據 CPTPP 規定,所有成員國都要同意與中國談判,中國入會的討論才能展開。而澳洲是 CPTPP 成員國之一。往後的推論、各方的博弈,不贅。

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火今次會燒到哪裡去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