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不投票我會後悔」 香港人有多珍惜區選這一票?

2019/11/24 — 18:46

11 月 24 日,是反送中抗爭運動第 169 日,也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

多年來,區議會選舉像很多香港人眼中的雞肋。由 1994 年到 2015 年六屆選舉,投票率長達徘徊於三成至四成多之間,最高一次是上一屆,也不過 47.01%。而與立法會選舉相比,區選投票率每每低約 10 個百分點,足證香港人看對這層級選舉的態度。

但 2019 年區議會選舉,注定寫入香港史冊。反送中運動持續逾 5 個月,社會氣氛明顯對立,雙方似乎都等待一個機會發聲表態。這狀態在民主派陣營之中,尤其顯著。7、8 月開始,警方對遊行集會施加限制,民陣對上一次能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大型遊行,已是 8 月 18 日的 170 萬人維園「流水式集會」。遊行集會被禁,「和理非」要就政治表態,過去幾月愈來愈難。

廣告

今屆區議會選舉正在這氣氛下進行。選前外界一度擔心,在衝突持續升級下,選舉或未能如期進行。但到選前最後幾天,市面氣氛似乎終於專注於選舉,連登討論區便有帖文表示「為了光復香港,1124 絕不破壞區議會選舉,一定親身投票」,獲得 4 千多個正評。

香港人對今屆區議會選舉的重視,也見於投票日前的消息滿天飛。其中一個選前最為廣傳的流言,是票站如在開放 3 小時後關閉,當局會以首 3 小時的選票計算結果。選舉事務處其後澄清,不論任何原因令選舉需要押後,投票總時數仍為15小時。投票未完成,絕不會點算選票。但即使傳言已澄清,仍有大批市民於票站未開放時已排隊。早上時段通常頗為冷清的票站,今早大排長龍。

廣告

選前廣傳的流言還包括票站設人面識別系統,可用作拘捕疑犯;還有今次選舉改用「難乾墨水」,製造廢票等。雖然政府當局一一澄清,但很多市民疑慮仍在。這也側面反映了香港人多麼重視今屆區議會選舉。

***

投票日票站內外的種種場面,亦是明證。票站以外,個別選區大排長龍,動輒要花個半小時以上才能投下一票。記者今早於沙田駿馬選區票站便看到有數百人打蛇餅。人龍中的男女老幼,大多不發一言,或低頭玩電話,或翻揭報紙,就是等著投票。

在葵青石蔭選區,近中午時分,不少市民撐起傘頂著太陽,平均排隊 45 分鐘至一小時才能進入票站。24 歲的楊小姐是第二次投票,她指上屆是晚上才投票,不過因擔心票站會發生混亂而關閉,而她剛搬到東涌居住,今早更特地提早出門搭車回來投票,「上屆民主派僅以逾 50 票落敗,所以我這票也很重要」。楊小姐又坦言對結果寄望不大,不過「總算盡力投了,不投我會後悔呀。」

應屆畢業生、22 歲的 Helen 帶備考會計師的筆記,邊排隊邊溫書。她指區議會看似只是社區事務,但也會影響立法會,加上不同政黨在「反送中」也有表達取向其立場,選民可通過區選投票表態,「區議會選舉人人都可以投票表達取向……從未見泛民和建制如此旗幟分明,我會覺得這票重量多了。」

而在黃大仙,現年 21 歲、就讀大學四年級的劉同學,雖然三年前已經合資格,但到今年 7 月才正式登記成為選民。她表示,以往從未留意政治,「甚至係政治冷感」,在 2014 年雨傘運動時亦覺得「呢啲嘢唔關我事」,只專注學業。但因為六月份反送中浪潮開始白熱化,正在外國大學交流的她才意識到自己「需要覺醒」,回港後便登記做選民。

劉同學又認為,警方在執法時濫用私刑,「全部哘都係佢哋大晒」,市民需要站出來讓政府明白民意,而投票是其中一種途徑。 她說朋友圈之間早已熱烈討論今日的區議會投票,互相提醒對方「早啲起身」 。

劉同學

劉同學

***

今日進入票站,不難看到許多市民對投票程序顯得特別敏感。由按身份證號碼字母分流排隊的安排,到選舉名冊上劃線的程序,很多人都熱衷向票站人員表達意見。記者所見,有人甚至質疑工作人員在選舉名冊劃掉名字的橫線不夠深色,要求再劃。另外很多人「吸印」也小心翼翼,既擔心出界,又謹慎地吹乾墨水,以防對摺後會弄污選票。

選前有傳媒報道,當局為加強保安,每個票站將有防暴裝備的警務人員、消防員、民安隊、外聘保安等駐守。投票日,上述工作人員不太常見,但很多選民又對票站內的「可疑人士」頗為敏感。以往偵查票站有否出現如長者被陌生人帶往投票等可疑現象,通常是記者的工作;今屆選舉,許多市民自發留意票站內外所有人的一舉一動,積極報料。今屆選舉,民間網站 Vote4HK、「選區事實處」推動公眾收集票站數據,記者觀察所見,亦有不少市民響應呼籲,投票前後到票站告示版拍下投票人數資料。

今屆選舉,投票率、投票人數均將創下歷史新高。長長的票站人龍、敏感緊張的選民們,究竟支持民主還是建制,尚有數小時就會揭盅。

瀝源

瀝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