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以蘋果政治記者身份 去最後一次行會 「最緊要係盡咗力」

壹傳媒和《蘋果日報》高層被捕,1,800 萬資產被凍結,銀行亦停止處理公司相關戶口運作,員工連出糧亦有困難,蘋果日報無疑已進入倒數,本周六可能是最後一個出版日;在《蘋果》任職十多年政治組記者的 M(化名),在蘋果見證過三任政府班子,到今日很可能最後一次在行政會議向特首發問,他一如所料未獲點名發問,唯有在發問環節「嗌 Q」,換來林鄭月娥轉身離去,「最緊要係盡咗力,如果佢唔點我之後,我就由佢嗌都唔嗌,就係我冇盡到力,好似有少少可能,會辜負咗羅偉光同黎生(黎智英)。」

作為蘋果政治記者的生涯將走到尾聲,他寄語同業繼續盡力報道,發揮監察作用,「新聞自由靠行家替香港人守護,只有我哋可以問政府香港人關心嘅事,靠前線記者問一啲好嘅問題幫市民監察政府。」

***

每逢星期二早上,行政長官出席行會前均會見記者,M 多年來都是行會常客,過去多次在行會發問尖銳而公眾關心的問題,今早很大機會是 M 最後一次以《蘋果》記者的身份出席。

今早林鄭月娥沒有開場白,直接進入答問環節,期間 M 一直舉手希望提問,但三間傳媒發問,問題都和蘋果日報有關,反而作為蘋果記者的 M 一直不被點名,到發問環節結束,M 追問林鄭月娥,「你話唔會打壓新聞自由,但我同好多同事嚟緊都無得再採訪。你話國安法淨係影響一小撮人,但我間公司有800幾人被迫失業。你可唔可以回應下,林太?」但林鄭月娥置若妄聞,轉身離開。

記者會後,不少記者圍著 M 問他的感受,言辭間最多的是「保重、珍重」。可能的「最後一次」未能發問,他一再強調「盡咗力就夠」,引述《蘋果》二樓大堂簽名版上「質量是我的承諾」的字句,指這是蘋果做新聞的態度,若他因為無被點名就放棄提問,就是他作為記者沒有盡力,自感會辜負身陷囹圄的黎智英和總編輯羅偉光。

對於林鄭月娥聲稱,針對蘋果日報的行動,和「正常新聞工作」完全無關,過去十多年都一直從事「正常新聞工作」的 M 指,國安法下政府作的指控和他們要承受的後果,根本不相稱,「佢只要話覺得你有犯罪,就算你未定罪,你都已經付出好沉重的代價。其實宜家蘋果都係咁,即係蘋果宜家都未定罪,但你已經會倒閉。」蘋果日報和壹傳媒至今被捕的高層,無一被定罪,甚至連具體證據都未公開,「嗰個機構因為你嘅指控而死亡,咁仲有冇無罪假定?假設最終打得甩,但佢已經死咗,個機構運作唔到,記者冇哂嘢做,對傳媒係咪公平呢?」

這亦是 M 今天對林鄭月娥的詰問,可惜沒有獲得答覆。

***

回顧自己的《蘋果》生涯,M 指自己本來在海外大學修讀商科,在新聞中看到 03、04 年的七一大遊行,「好似錯過咗啲好重要嘅嘢」,他體現到自己對香港這個地方有很深的感情,希望令香港變得更好,就毅然轉修傳理系,希望加入新聞界。回港後,開初在報館當打雜,苦候半年終有機會入行,當上政治記者,積累經驗後適逢《蘋果》有空缺,他獲邀 M 過檔,他形容《蘋果》的自由度和影響力更大,「立場,表達空間會更加闊,多啲人睇」,結果一做十多年,經歷三任特首,多次立法會選舉。

曾蔭權、梁振英、林鄭月娥,M 形容這三首特首對記者的態度,亦有微妙的變化,似乎亦反映了政治環境的轉變,他憶述曾蔭權會私下邀約記者到禮賓府茶聚,了解傳媒日常工作,問他們對採訪安排有何意見,「好有氣度」,M 這樣形容曾蔭權,「嗰時蘋果係咁鬧佢,佢都有氣度安排會面。」到梁振英做特首,M 多次在記者會上追問問題,梁振英曾言「你真係好勤力,次次都係你問到。」其後每個星期二,在特首辦就多了一些親中傳媒出席記者會,作用不言而喻。

到林鄭月娥時代,M 認為她上任初期對記者「唔差」,競選特首時應記協要求簽署新聞自由約章,承諾捍衛新聞自由。上任前亦舉行茶聚,透過記協聯絡記者,了解如何方便記者採訪。但自反修例運動爆發,一切已成過去。北京全面管治權、愛國者治港下,政府對記者的態度亦越來越差,記協嘗試邀約林鄭會面都只會吃閉門羹,「選舉制度連根本微不足道嘅一票,佢都唔俾你,本來文化界記協應該有得投票,宜家都剷除埋。」

***

被「剷除」的,遠不止記者協會在選委的一票,而是整個《蘋果日報》,自黎智英被指控違反國安法後,蘋果日報可能倒閉或被取締的風聲不絕,甚至有蘋果 7.1 不停刊,所有員工都會被捕的傳聞,「以前聽到得啖笑,講到咁誇張唔會掛」,但經歷張劍虹、羅偉光、陳沛敏等編採人員被捕,員工面對的風險亦愈來愈高,蘋果亦難免出現離職潮,到昨日一度傳出今日是蘋果「最後一日」,管理層亦提出可以免除一個通知期立即離職,多個部組都有人辭職或休假,曾經人強馬壯的蘋果政治組,亦僅餘下兩人。

作為留下來的人,M 的家人當然亦會擔心,他繼續做下去會有風險,M 憶述在「出事」前,曾和羅偉光討論去留問題,當時羅偉光希望他可以留下來「盡量做」,他本來亦考慮過昨日與同事一同辭職,最終仍決定,完成最後一次的行會記者會,「出面仲有身位嘅人,係咪可以喺仲有嘅空間盡量去做呢。」他最終在今日,完成工作後辭職。

「出面」的人,當然是對照已經在「入面」的羅偉光等同事,講起羅偉光,M 指兩人之間曾有個約定,就是同遊日本。M 指過往去旅行時,兩度巧遇羅偉光,兩個家庭逐一同旅覽,羅偉光此後不時打趣和 M 道「下次記住我要同你再去日本啊!」

而這個下次,已經不知是何時,「我真係好遺憾,唔知幾時先有機會同佢去呢個旅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