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初中胞妹、前線男友、上班族母親 — 在警署外守候的人

2020/5/27 — 20:52

警方今日在香港各區拘捕逾 300 人,據了解各人分別被送往北角、香港仔及紅磡警署,三間警署外均有不少家屬到場守候。

有中三學生來到警署外等候被捕的胞姊,擔心姊姊遭受警暴時不禁落淚;有男士趕到警署外,希望收到被捕女友的最新消息;有上班族得知兒子被捕後衝忙趕至,仍深信兒子應該有示威遊行的權利。

與摯親相隔一道高牆,苦候與親人見面,已成為香港人的抗爭日常。

廣告

現場約有十幾箱由熱心人士捐贈的食物及瓶裝水。

現場約有十幾箱由熱心人士捐贈的食物及瓶裝水。

廣告

下課後趕往警署的K

 就讀中三的 K,一個人身穿校服在紅磡警署前查詢、登記、打電話、等候。記者上前問是否有家屬被捕,「係家姐」年紀輕輕的 K,回應時忍不住落淚。

 K 的胞姊今日下午在旺角被捕,她透過姐姐的朋友及 Telegram 得知消息。K 透露,她在 Telegram 中發現大批被捕人士當中有姐姐的身影,而當時姐姐身穿校服。她坦言「預咗(警察)會亂拉」,但依然對警方拘捕穿著校服的姐姐感到荒謬。

下課後立即趕往警署的 K,其實從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不知所措的她立即上網搜集資料,了解被捕後的程序,同時尋求朋友的幫忙。她指,已經聯絡了律師並通知了父母,父親正趕往警署,一家人亦有心理準備等候至深宵。

 然而,K 最擔心的,是姐姐會在警署被打;現時她最希望的,是姐姐能盡快得到保釋。尚未成年的K最後忍不住再度落淚,表示「無論點都會陪佢一齊渡過」。

 不怕死但擔心女友的 H 

H先生則在香港仔警署外等候,他透露與女友 T 拍拖後不時討論時政,兩人行動方式不同,他自己有時站得較前,但今次被捕的卻是較和理非的 T,「如果佢岀番嚟,我最想問只係一句:你有無事?」

 H 在《立場新聞》的新聞照片中認岀女友在中環被捕,與女友親姊溝通後即前往香港仔警署,希望盡快協助女友,「見到佢比人拉咗,我個心即刻嚇到仆街。」雖然女友昨晚曾告知今天會外岀,但 H 還是感到驚怕。他自己今天也有外岀行動,但在街上滑手機時見到女友被捕,立即離開現場前往香港仔。

「垃圾。」H 用兩字形容國歌法及國安法,「《國歌法》、《國安法》對香港不切實際。」他説自己會繼續抗爭,無懼警方執法力度一天比一天增強,「最多咪死。」但被問到女友到場抗爭、被捕,他會如何自處?「我會盡量保護她。」 

H先生

H先生

C 太太:相信被捕者無做違法事

傍晚7時,近百名被捕者家屬正於北角警署外等待。根據當區區議員消息,目前警署內有 150 名以上被捕人士。警方與議員磋商過後,承諾將優先處理未成年人的資料,預計晚上釋放所有未成年人士,而其他被捕者則需等到明日下午。 

穿著上班族的套裝的 C 太太,下午兩點半在太子工作時得知兒子被捕,便連忙趕來警署了解。「我都唔知發生咩事。」C 無奈地指出,兒子只是在銅鑼灣工作,午飯時間與朋友到希慎廣場用饍,沒想到一離開商場便被捕。C 說,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到北角警署保釋兒子,在上年 12 月 31 日,兒子也曾在銅鑼灣被無理拘捕。「作為家長真係好無奈,政府一係直接講戒嚴,咁佢俾你拉咗,我都無聲出;但你又無話戒嚴,係咪一見到年輕人就要拉?」

C 上次等到兒子走出警署時,用力抱著兒子,問他想食什麼,回家後,更忍不住詢問兒子有沒有移民的想法。「我覺得年輕人好似搵唔到希望咁,但佢答我:『我出世喺香港,點解要逃跑?走咗就有用啦咩?』」C 認為作為家長,儘管擔心兒子,但香港既然是自由社會,就應該容許他們有示威遊行的權利。她深信兒子從來沒有因為表達訴求而做違心的事,但卻接二連三被濫捕,形容對政府「極度失望」,更指「我相信今日係到嘅被捕者,無人真係做過違法事。」

東區區議員裴自立指出,今日的被捕人士比周日更多,現場亦有至少 20 個各區的區議員協助家屬了解最新情況,而根據上次經驗,不少家長都會通宵留守,或到區議員辦事處休息。裴指出,自從本月開始,北角警署容許區議員進內進行協調工作,願意加快處理未成年人士名單,而家長亦可以送熱食給被捕人士。雖然支援被捕者的工作容易了一點,但裴直言不可以習慣濫捕,當政權的不公義愈來愈多時,抗爭更是權利。

東區區議員 裴自立

東區區議員 裴自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