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多倫多反送中遊行遭中國人踩場 留加港人:感可笑 繼續為港發聲

2019/8/27 — 12:48

8 月 17 日,阿 Ning 下午駕車到達多倫多市中心,然後步往舊市政廳「反送中」遊行的起步點。離遠她已聽到人聲混雜,本也沒有細想發生什麼事,行近後才看到舊市政廳門前石階梯有上千的黑衣參加者,竟被一片紅海包圍,看清楚一點,原來是逾百持五星旗的親中人士對著「反送中」支持者叫囂,以普通話大聲指罵他們「賣國賊」、「暴徒」。

她心想,就必要這樣踩場嗎?

「我覺得好奇怪,咁野蠻做咩啫,我哋來支持香港,又不是想來跟你start a fight,如果你想支持中國、『一國統一』,你咪自己去搞個 rally,做乜要 hijack 人哋嘅 rally?」

廣告

817多倫多反送中集會

817多倫多反送中集會

廣告

那個周末,全球共十個國家、38 個城市舉行多場集會和遊行,遙距聲援「反送中」運動,包括英國倫敦、法國巴黎、澳洲悉尼、墨爾本及阿德萊德、德國柏林等。加拿大則有多倫多、溫哥華、卡加利、溫尼伯和哈里法斯等。

不單止是多倫多的「817 全球撐港抗暴遊行」,全球多個聲援「反送中」活動的城市,均有親北京人士「踩場」,甚至與集會人士互相指罵及推撞。有親中人士試圖拆走「反送中」標語,又企圖動手打人,不過被警方阻止。多倫多主辦方本擬遊行,其後當地警方認為有風險,於是接納建議改為集會。身穿螢光黃背心的警察到場增援,排成一行,分隔黑色和紅色兩邊陣營。

在不遠處傳來巨大的「踩空波」聲,原來有十多部插上中國國旗的跑車,當中大部份是法拉利,車主們在囂鬧聲中不斷「踩空波」發出巨響,令在場氣氛更形緊張。阿 Ning 形容為「好大聲、好恐怖」,「每一次有這樣的聲音,紅衣人就納喊助威...望過去大部份駕法拉利的,都應是十多廿歲的富二代。」

她看到有「撐中」標語說「if you dont want violence, don’t do violence」,又有人自製標語,不過上面的訴求令人摸不著頭腦「佢寫『一國兩制、國之根本』,可能連自己支持哪一邊都唔清楚,造了咁嘅一個牌、站到紅衣嗰邊,令人啼笑皆非。」

817全球撐港抗暴多倫多集會,親中人士踩場

817全球撐港抗暴多倫多集會,親中人士踩場

*         *          *

斥居留異地中國人踐踏自論自由

從香港移居大多市十多年、從事社會服務工作的阿 Yan 誤會了時間,到達時舊市政廳石階已站滿人,集會經已開始。她走到較少人的一旁打電話時,留意到兩名廿多歲、戴眼鏡的黑衣人從親中陣營走向「反送中」陣營,她感到奇怪,於是跟著他們,二人從袋中拿出紙製五星旗。由於她懷疑他們的意圖,於是立刻舉機拍攝。其中一人察覺後立即以圍巾掩面,另一人則說「no taping!」,並試圖伸手去擋她鏡頭,她立刻走到較多「反送中」群眾的地方,才定下心來。

她指附近很多親中人士試圖「圍堵」他們,更「潑婦式」地叫罵,又拿紅色膠箱箱蓋去擋住「反送中」示威者的標語,他們的行為令她感到懼怕、覺得很具攻擊性。「佢哋個勢真係好可怕!好似潑婦咁、真的想打你咁樣!」她說,從今次經驗感受到中共勢力龐大,無論是多倫多、溫哥華還是澳洲,甚至蒙特利爾同志遊行也因擔心撐中人士的暴力行為,香港隊伍在未獲通知下「被退出」,不過她表示,仍會繼續支持「反送中」。

曾任職社工、經已退休的 YC ,憶起當時面對搖旗吶喊、一起唱著中國國歌和「我的祖國」的紅衣人,而已方人士也開始與他們口角,她認為這樣只會被搞亂「中了中共詭計」,帶離了他們示威的初衷,於是在標語後寫上建議傳閱,提出進行靜坐、警惕不要與對方爭執,其後也獲主辦方認同,一眾「反送中」示威者就在階梯上慢慢坐下來,不再理會對方挑釁,只叫「香港人加油」、「Free Hong Kong」的口號,又唱起加拿大國歌。

協助舉辦今次全球聲援行動的「港加聯」主席馮玉蘭,當日頂住試圖蓋過她聲音、一片喧鬧的「中國!加油!」叫聲,接受當地傳媒訪問。她表示十分憤怒,親中人士襲擊騷擾他們的義工,又阻止他們遊行,事件不可接受,又指親中團體根本沒有市府批准,是不能在此示威,「他們威脅到我們的自論自由,加拿大是不會容忍這種恐嚇和騷擾...香港人爭取民主自治嘅抗爭,正在香港發生,形勢嚴峻,但我哋相信香港人精神係不滅,我哋加拿大都會堅持撐香港!」

對於加拿大、澳洲等地,當地港人發動行動聲援「反送中」,卻遭中國留學生「踩場」並引發衝突,中國外交部回應指,包括留學生在內的海外中國公民,對「妄圖分裂國家、抹黑中國形象」的言行表示憤慨及反對,聲稱是「理所應當亦在情理之中」。

阿 Ning 斥前來「踩場」的親中人士,身在異國土地,卻拿起中國國旗,「幼稚地」踐踏他人的自論自由,「我們知道什麼是自由、什麼是言論自由,我們也知自己加拿大人的身份,只能遙遠地作一點點支持,他們卻拿著中國旗在加拿大土壤揮舞,破壞我們的遊行,他們向全世界表現了野蠻的行為...我覺得佢哋好無知,好似細路仔玩咁, 你大人來的嘛大佬,好像細路仔做咩?」

*         *          *

家人深藍當地同路人少   

現從事保險業精算師的阿 Ning,與家人隨「移民潮」遷居多倫多,眨眼已廿多年。她坦言今次去集會,除了要聲援自細長大的香港,是另有「私心」,「其實有好多地方我都唔可以去講、去 express(政見)。我知道呢班人係支持同一樣嘢,一來我係去支持香港,而我自己都係去搵支持。」

要到集會找「同路人」,皆因夫家的人全都是「深藍」。因政見而與家人起紛爭,自「雨傘運動」到「反送中」都不時聽聞,她指自己屋企人較為草根、「偏黃」,不過夫家那邊的人全部都是「已上岸、不想香港冧」的人,他們不單深信所謂關於「暴徒」的新聞,並「撐警」、覺得警察「無做錯」,又經常在組群傳來抹黑「反送中」的虛假訊息,令一向在組群少發聲的她,也忍不住反擊。

「他們的訊息好仇恨,會話『你地呢啲自由閪,慘啦抵佢死連屋企都無得返』...他們說什麼『抵你死』,我聽到好辛苦!」她說。當然,家人沒有理會她的說話,令她看到社交群組的局限,政治立場可能難以通過群組溝通,「我指出這新聞是假的你也接受不到,我也無謂再講太多吧。」

阿 Ning 又提到,當地很多來自香港的老華僑,都會收看「新時代電視」的新聞,即是忠實地接收著來自「無線電視」的新聞,所以不少老一輩港人都會支持《逃犯條例》修訂、覺得是示威者「搞事」。

817全球撐港抗暴遊行(多倫多)

817全球撐港抗暴遊行(多倫多)

心繫香港望盡力發聲

對於集會被親中人士踩場,她也是首次見識,心中對他們的「野蠻行為」,明顯就如中國政府般「靠嚇」迫人就犯的行徑,感到既憤怒又覺得無謂,「你想發聲咪自己組織去發聲,不要來威嚇我哋」,她又指當日的對峙十分輕微,但令她理解到,在衝突現場劍拔弩張時,或會令人忘記抗爭初衷。

有鑑於親中陣營在全球多地發動「踩場」,未來的外國連結活動,可能要採取不同、較少機會被踩場的方式,例如在舉行手牽手「香港之路」行動後,在多倫多中央車站進行較小型的人鏈行動;近日德國柏林也有「突擊」到中國大使館靜坐抗議,也沒有招來「踩場」。

阿 Ning 和阿 Yan 如不少港人,多倫多已是她們生活的重心,加國對人權、民主和自由的尊重,對她們來說就如呼吸般自然。她們生於香港,在自由開放的香港成長,這城竟淪落至政府漠視市民訴求、警察濫暴嚴重的境地,遙距看著港人為自由人權而抗爭,她們異口同聲地說感到「無力」。

「好揪心、好揪心呀!點解世界上會有咁不公平嘅事?」,阿 Ning 說情緒身體開始承受不到,近日睡得不好、皮膚又出疹,她發現不能每秒都追看香港新聞,但卻又忍不住,她以「親人」去形容對香港的感受。

「我離香港這樣遠更覺無助,連喺香港遊行發聲也不能,另一方面我又覺得自己好像沒資格發聲,感到很矛盾。」她說。「我解釋不到,好像有親人有事,就算很少見,也想為他做點事情。」

有親中人士「踩場」不會令她害怕、只感到可笑,她又稱「反送中」運動在當地凝聚了不少仍關心香港的人,阿 Ning 表示會繼續努力與不同的人,講述香港的困境,以爭取支持,她也希望能跟對香港持不同政見的人,多點溝通,由夫家組群開始,「隔幾日會蓄埋我奶奶那邊極藍絲的訊息。看他們要很多勇氣,但我都要睇、保持頭腦清醒,我不可只聽與我想法一樣的人說話。」

「到底我們做嘅嘢會有咩收場、會否有好結果?我睇唔清楚...我只知道這一刻,無論我是在香港或在多倫多,我都會盡力發聲。」她說。「集少成多,多些人支持香港、支持這個運動,總會有好處吧。」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