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悼念梁凌杰的人們

2020/6/15 — 23:38

2019 年 6 月 15 日,身穿「林鄭殺港、黑警冷血」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墜樓身亡。一年過去,香港人仍然毋忘梁凌杰,今日逾萬市民在各區悼念。對於一些香港人而言,梁凌杰代表著抗爭者的信念 — 有人因為梁凌杰而打消輕生念頭,堅持對抗極權;有人認為梁凌杰的離世,喚醒港人「光復香港」的決心。在梁凌杰死忌,這些前來悼念的人,訴說了他們有關梁凌杰的故事。

林小姐:打消輕生念頭 要代佢行落去

天水連線晚上於天水圍銀座舉行悼念會,約200人出席,警方在遠處戒備,活動在9時宣佈結束,群眾和平散去。

廣告

在參與悼念的人群中,可見25歲林小姐的身影。她走到幕前分享,透露自己曾有想死的念頭。她後來向《立場新聞》表示,5年前的雨傘革命她仍是「港豬」,後來成長後發現社會的問題一直存在,「當張紙篤爛咗,入面已經爛得好勁,如果再唔救就冇」,6.12金鐘衝突是她首次參與的抗爭活動,唯她當中感到無力和灰心,「自己太弱小,咩都做唔到,只可以遠遠望住」,因而產生自殺念頭,但梁凌杰的離世令她改變想法,她當日「好唔開心,喊左好耐」,「見到佢,我覺得唔可以(死),因為我要代佢行落去」。

她後來繼續參與抗爭活動,見證警察對抗爭者的侮辱及濫捕,「㩒低人,但係佢繼續去打」、「話你係雞係公廁」。她批評「執法部門連最基本嘅紀律都冇」,令她更堅持抗爭,又說不會害怕承擔抗爭的後果,「俾人拉唔恐怖,最恐怖係下一代冇自由」。

廣告

劉太:他的離世鼓勵了港人繼續抗爭

民眾在幕前排起一列蠟燭,唯風勢頗大,燭光點燃後不消數秒就熄滅,多名民眾堅持一再重新點燃,打火機的「喀嚓」聲在悼念會中此起彼落。江小姐在燭光前守候著,不時蹲下點燃蠟光,「因為想我哋好似啲蠟燭咁,永遠都唔會熄滅想光復香港呢個心」,她又說,對梁凌杰的離世感痛心,「畢竟錯嘅又唔係我哋,係香港呢個咁腐敗嘅政府,覺得好可惜」,她認為,他的離世是希望喚醒人「光復香港」的決心,「第一位烈士,為我哋咁離開咗,希望我哋香港人為佢延續番,繼續幫佢行落去」。

60歲的劉太捧著燭光,站在悼念群眾的前排,她說去年亦有去太古悼念,今年因疫情關係而留在原區,她說梁凌杰離世當日「喊咗成日」,「好難過,嗰後生仔咁後生,咁有前途,咁就走左」,但她形容,他的離世鼓勵了她和香港人繼續爭取和抗爭,「過去一年嚟,一直參加,大大細細嘅活動我地都出嚟參加」,面對今次活動有大量警方佈防,她說「我知呀,我唔會驚,佢有佢打壓,我地嘅信念堅持」。

劉太

劉太

抑鬱女生反問林鄭:幾多年輕人犧牲先捨得放手?

在屯門亦有市民悼念梁凌杰。下午九時許,仍有大批市民未散去。其中一位是22歲的Kay(化名),她主動向記者提出訪問要求,指她希望透過訪問帶出一群受運動而抑鬱的人的心聲。

Kay 指今日是她首次能在集會現場逗留得最長時間的一次。在過往的任何社會運動中,Kay 每次都只能快速地經過,「越留得耐我心就越唔舒服」。

這些創傷原來是來自 721 事件,她指 721 元朗襲擊事件後,她發現她的情緒經常起伏不定,每次經過見到警察,她都會不斷顫抖和手冒冷汗,每次經過元朗站,都感覺「嗰度好血腥」。她坦言以正接受藥物治療,但一旦香港的社會未回復和、警暴情況依然存在,她指她的病情仍難以平復。

Kay又相信,香港並非只有她受到社會運動和政府的煎熬,「梁義士、周同學、陳同學,呢三個家庭本來應該可以開開心心過今年嘅母親節」。她指,要復原這群人的心,解鈴還須繫鈴人,她希望特首林鄭月娥能反思自己的行為,「我希望透過呢個訪問,反問林鄭,你重要見到幾多年輕人犧牲先捨得放手?」。

她亦希望向正在為香港而努力的一群人表達自己的信念:雖然她因病情未能與他們並肩作戰,但她並不會放棄香港。

Kay

Kay

24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專線(24小時精神健康熱線諮詢服務):24667350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