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1/2 - 21:47

【特寫】撐 Trump 者在香港:收看「袁爸爸」、策略反共與反政治正確

香港抗爭的支持者陳麗珍說她對美國大選寄予很大希望,「能夠有特朗普的話,中國真的會很頭痛。」

香港抗爭的支持者陳麗珍說她對美國大選寄予很大希望,「能夠有特朗普的話,中國真的會很頭痛。」

61 歲的陳麗珍最近很緊張美國大選。清晨近七點,她轉發一則沒有新聞來源的消息給記者:「Hunter Biden 為錢出賣美國的電郵,被美國主流傳媒證實為真確!」附加一張設計圖,上面印有拜登和特朗普的頭像,前者寫著:「MADE IN CHINA」,後者寫著:「MADE IN USA」。

當從 YouTube 裏聽到特朗普在民調裏落後十幾個百分點時,她十分失望:「我(寄予)很大希望,能夠有特朗普的話,中國真的會很頭痛。」

陳麗珍是反修例運動的參與者。她支持特朗普,相信他比拜登的對華態度更加強硬,可以幫助香港抗爭者。

廣告

30 歲的投資銀行職員 Thomas(化名)也是這麼想。與陳麗珍不同,他很少看 YouTube,平時從中英文主流媒體接收資訊,他自稱會看左右翼光譜上不同位置的外媒,例如 Bloomberg、金融時報、CNN、華爾街日報、Fox News 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說,作為反修例運動的支持者,即使自己的行業在貿易戰首當其衝,他仍希望特朗普當選。

像陳麗珍和 Thomas 這樣為抵抗中共政權而策略性支持特朗普的想法,近月在整個香港十分流行,從傳媒大亨與時事評論家,到茶餐廳閒談的老伯,總能聽到這種論調 — 就如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在網上對談裏所說那樣:

「侵侵連任,對我們香港前途好緊要。千祈不要選輸,不然就真的大鑊。」

*   *   *

一個撐 Trump 者的日常:看袁弓夷、大紀元

陳麗珍住在尖沙嘴一間約百尺的舊賓館房裏,月租 6,000 元,之所以落腳在此,是因為她早年把香港的房子賣了,與姊妹在廣東中山置業。沒料 2019 年反修例運動驟至,一向關注社運、立場很「黃」的她,馬上回港,從此不再踏足大陸。

陳麗珍不僅參與部分遊行集會,還成為法庭「旁聽師」、到懲教所探望被捕的示威者。談及被捕者,她臉色和聲調會沉重起來:「香港冇槍冇炮,如果國際不發聲,我們做不到什麼。」

她從去年 9 月黃之鋒、何韻詩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會開始留意起「國際線」,又從 WhatsApp 群組分享的消息裏,了解到有年輕人提出「攬炒」,以此向北京施壓。

她不怎麼用 Facebook,主要資訊渠道是 YouTube。關於國際形勢、如何做遊說,她感覺自己認識模糊;她想支持年輕人,但感覺「之鋒用 Facebook多」,「有點距離」,自己很想做點什麼,卻不知如何參與。

直到「袁爸爸」出現了。

「袁爸爸」是「人民力量」前主席袁彌明的父親、71 歲的商人袁弓夷,他在今年 5 月於 YouTube 開設「袁爸爸 袁弓夷政經評論」頻道,評論美中港政經時事。6 月初,他離港赴華盛頓,以民間外交遊說者的身分,去信、會見政治人物。因為國安法,他決定留在海外。短短一個月,他的訂閱者超過10萬人,陳麗珍是其中之一。

「我真的很喜歡聽袁爸爸。」她臉上綻出了笑容,「⋯⋯他帶出一個(國際線)路線圖,帶著我走。」之前感覺與自己有距離的社運青年,現在似乎沒那麼遙遠:「羅冠聰、張崑陽都有同袁爸爸聯繫⋯⋯有了袁爸爸之後,我覺得之鋒年紀太小,是時代選中他,但仍需好多磨練。」

陳麗珍花更多時間在 YouTube 上。她每天早上到法庭聽審、下午探在囚者,夜晚七點左右回到家,就打開電話,接下來一整晚的時間,她都會沉浸在袁弓夷等時政 KOL 的影片裏,直到睡著。

透過袁弓夷的描述,陳麗珍獲得這樣的印象:「Trump 撐香港,拜登撐中國。」至於具體的理據,她說特朗普發動貿易戰,證明對華強硬,而拜登指會取消貿易戰對中國施加的關稅【註1】

於是,這個思路深植她腦海:為了打倒中共、救到香港,必須支持特朗普連任。

2020 年 10 月 2 日,袁弓夷出席倫敦聲援香港活動

2020 年 10 月 2 日,袁弓夷出席倫敦聲援香港活動

在 YouTube 不停推送給她的影片名單裏,最常見的還有《大紀元》、《希望之聲》、《RFA(自由亞洲電台)》的新聞影片,前二者均是法輪功團體或支持者資助、總部設於美國的中文媒體。近日《紐約時報》調查指,大紀元透過支持特朗普、經營社交媒體的方式,在右翼讀者裏獲得巨大影響力。

「拜家吞 500 萬美金藥餌」「監視兒子兄弟,拜家有多亂」「紐約時報被赤化」⋯⋯這些是大紀元推送給陳麗珍的最新新聞,當被問及對拜登的了解時,陳麗珍回答:「拜登的兒子和他的姪女發生關係。」

她也相信拜登兒子亨特「通烏(烏克蘭)」,而拜登牽涉其中。

近日美國保守派小報《紐約郵報》稱,獲得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提供的電腦硬盤資料,當中有亨特的私人信件,以此指亨特及拜登涉嫌「通烏」。報導大受爭議,美國主流傳媒大多判斷事件可信性成疑【註2】。例如在《紐約郵報》以外唯一能接觸硬盤資料的媒體、立場親共和黨的《華爾街日報》,它只刊登一篇簡短文章,並說明未能證明對拜登的指控。

袁弓夷則在影片裏指,雖然美國主流傳媒、Facebook等均冷處理消息,但他稱讚朱利安尼的人品,認為其證據可信。大紀元亦發布多條影片,指亨特「通烏」證據確鑿,批評主流傳媒缺席【註3】

「袁爸爸說美國沒什麼媒體報導拜登這個新聞,」陳麗珍抱怨。她認為,CNN等幾乎一半美國媒體,「都被中方收買了。」她並不懂英文,從未看過英文報導。

大選幾天前,袁弓夷在一段影片裏轉述特朗普的說法:「如果拜登選上了,美國就屬於中國了。」早在開台不久後,袁弓夷就在影片裏講,習近平給了15億美元的基金給拜登的兒子管理【註4】

陳麗珍也覺得,特朗普不能輸。

她很慶幸,有「袁爸爸」帶領自己了解國際形勢。「袁爸爸應該在香港『收返』之後做特首。」她說。

*   *   *

兩種支持:策略反共,或內化價值觀?

陳麗珍說,自己並不百分百支持特朗普在美國的政策。對於特朗普曾沒收 CNN 記者證,以及他在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裏的表現,陳麗珍說,「他做得不好,」「有錯就要改。」

年輕的投行職員 Thomas 也和陳麗珍一樣,策略性支持特朗普。

雖然父母均曾受到文革影響,但 Thomas 過往不算很關心政治。直到反修例運動爆發, Thomas 作為和理非參與其中,發現自己為香港抗爭而獲得的驕傲和滿足感,遠超多年以來對「物質主義」的信奉。因此,即使行業受貿易戰影響,他仍覺得要支持特朗普。

Thomas 認為,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較傾向「民族主義」,而自己並不太支持民族主義,偏向「左膠」一點。他承認特朗普在美國的政策或許存在問題,但並不切身影響自己;而且,他覺得「共和黨人才有膽量(挑戰中共)」,因此,為了達至打倒中共的終極目標,「中間達成的方法可能要『右(翼)』一點。」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耶路大學法學院博士生林垚在一篇論文裏,討論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為何支持特朗普,其中他提到,一些中國自由派的「川化(「川」即「川普」,特朗普),並不只是「策略性」(例如希望倒逼中共改革),而是確實有「內化」的過程 — 贊同他在美國本土的政策,以及「反政治正確」的價值觀等等。

「內化」似乎發生在一些支持特朗普的香港抗爭者身上。

52 歲的基督教牧師劉志雄,去年 11 月當選荃灣區汀深選區區議員。他從 2010 年反高鐵開始參與社運,2012 年是反國教大聯盟成員,2014 年曾在雨傘運動被捕,去年反修例運動則多次參與集會遊行。他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除了與香港有關以外,更是因為贊同特朗普在美國的政策。

劉志雄說,即使是 2016 年一屆,他都會投特朗普。

劉志雄說,即使是 2016 年一屆,他都會投特朗普。

為了做訪問,劉志雄特意帶了兩本書來:《美國多元假象》及《知識份子與社會》,兩者均反思左翼論述。

「他(特朗普)表明要挑戰政治正確,挑戰奧巴馬時代左翼的施政方針。」劉志雄說。「其實我 2016 年都會投特朗普。」

劉志雄從 2016 年開始留意美國政治。那時候,奧巴馬政府推行性別平等令,要求公立學校允許跨性別學生依個人的「性別認同」選擇廁所。劉志雄說,可能因為自己基督教背景,「我留意多一點他在推的社會議題,原來他真的在推性別議題喎。」

被問及是否認同性別平等令,他沒直接回答,說:「當然我覺得個別有特別的情況,可能我們多點體諒他。」但他不認同自上而下推行性別認同政策:「那其實是否合宜?還是應該讓民間去處理?或者由學校去處理?」

他認為當時的美國主流媒體都是左翼,「明顯有個立場」,認為它們支持性別認同政策,「左翼思想推得太極端了。」

於是,他開始尋找美國主流媒體以外的媒體,以及保守派的智庫例如「美國傳統基金會」等,希望讀到不一樣的內容。「大家多數都是網上資料,我自己會周圍 search。」

他又留意到一些來自大陸的在美華人知識份子從 2016 年起就很支持特朗普,比如余杰、何清漣。「可能他們在大陸生活過,很明白左翼的文化和時政是什麼情況。」余杰是基督教福音派信徒,推崇傳統右翼價值觀。

四年來,特朗普一直因移民政策、種族問題、性別議題而遭受批評,但劉志雄有不同想法。例如,在Black Lives Matter 議題上,他認為黑人面對「系統性歧視」的說法有點站不住腳。

他給我看一些研究數據,說:「黑人種群明顯在婚姻關係存在很大問題:非婚生及離婚嚴重,從常理來看,孩子在這些環境長大,自然較難成才及犯罪率較高。然而,婚姻關係是個人事,又與系統性其實有何關係。」

「他們(黑人)婚姻本身有問題,他們犯罪率高,可能他們族群都有些要反思的地方。」劉志雄說。

劉志雄強調,他不用左右翼光譜定義自己,「主要按該議題本質開展討論。」他說自己不是「Trump 粉」,「我不是要為他講說話,我都覺得他整個人不 decent,但問題是,我不是要選一個聖人,兩害取其輕,他是不理想的,但選他比較好。」

資料圖片,來源:Sean Le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ean Lee @ Unsplash

至於為何會「內化」特朗普的政策和反政治正確等價值觀,接受我們訪問的香港抗爭者或許能給出一點來自香港情境的答案 — 他們會以香港面對的本土議題,代入特朗普在美國的政策及其背後的價值觀,即使兩地的社會背景不同。

討論 Black Lives Matter、系統性歧視、政治正確時,劉志雄馬上聯想到香港新移民:

「你說新移民很窮、單親家庭,如果你有立場,你說新移民 lives matter,new immigrant lives matter,香港虧欠他們、沒有幫助他們⋯⋯你問我是不是香港人虧欠他們,我就覺得不是。第一,老夫少妻,你家庭有問題,就窮,你單親一定窮,此其一;第二,他是不是很勤奮?不是喎,有些真的不勤奮。如果沒有政治正確,你就可以公平地看待事情。」

談論特朗普備受爭議的移民政策【註5】時,陳麗珍也告訴我,她認為多了移民入境,會令醫療資源緊缺、治安變差,而特朗普的做法是「美國優先」、「自己市民(指國民)優先」。

她說香港也是如此,「大陸每日 150 個(單程證配額),影響很大,物價高漲,污糟邋遢,醫療更不用說。」「有些政策當然要人口管制,為什麼我們的錢和資源要花在這裏?是應該花在我們香港現有的幾百萬人口上。」

因為中港不平等的政治權力關係,香港接收移民的權力並不由自己掌握,而美國並非如此。不過,陳麗珍並不太了解美國,她在意的是,香港也應該像美國那樣,有權說「我們負擔不起(移民)了。」

2019 年 12 月 1 日,「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有人戴上特朗普頭套。

2019 年 12 月 1 日,「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有人戴上特朗普頭套。

Bipartisan 還是 partisan?與美國政界實況的距離

在美國大選的討論裏,一些支持特朗普的香港抗爭者,似乎正走向「政黨化」(partisan)。

84 歲的資深時事評論家李怡 10 月多番撰文,指中國利益滲透廣泛,而美國主流媒體冷處理拜登兒子的新聞,要警惕拜登與中國的利益輸送;30 歲的香港獨派人士陳家駒因國安法被捕而流亡海外,他最近撰文表示,「一面(特朗普)是強硬對華甚至滅共,一面(拜登)是完全妥協甚至暗幫中共回血⋯⋯」質問香港人為何在「美國總統選舉嘅大是大非下」,仍然要「沉默」。

有人行動起來,嘗試向海外傳達港人支持特朗普的信息。網媒「獨角獸」號召抗爭者拍片「撐侵」,製作成有英文字幕的影片放在網上;根據南早報導,荷李活明星安妮海瑟薇在Instagram說自己投票給拜登,結果引來香港網民到美國 reddit 論壇留言批評她:「Welcome to Chinawood to develop your career.」

更引起國際關注的,是最近美國媒體 NBC 報導,指控《蘋果日報》有份委託學者 Christopher Balding 撰寫一份關於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兒子亨特的調查報告涉嫌造假。雖然《蘋果日報》發聲明否認,但隨後創辦人黎智英的私人助理 Mark Simon 承認以私人身分委託報告發布者,對相關人士做背景調查。Mark Simon 其後已請辭。

華盛頓的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研究員趙思樂向《立場》指出,《蘋果日報》事件的報導出來後,她留意到華盛頓的政策圈私下都會彼此詢問、討論此事。「香港抗爭者越來越傾向 Trump 這件事,其實是圈中大家都逐漸知道的。」她說,能讓政策圈主動即時討論的香港事情不多,像 12 港人案的進展也只是例會上跟進。

「香港議題走向 partisan(政黨化),這個印象完全是由香港本地推動的。」趙思樂說,「本來民主黨、共和黨完全不會覺得這件事(香港議題)只是某個黨關注的事。」

趙思樂指出,這對華盛頓的政策圈,包括圈中親民主黨的人士,其實影響不大;實務政策圈的組成是高度跨黨派(bipartisan)。但當主流政策工作者知道某個香港倡議者是「Trump fans」時,他們對此人的評價會降低,因為這「意味你不懂這個圈子(跨黨派)的規則」,邀請直接參與討論的機會可能減少。

「實務政策圈會理解你是有具體議題的人,你沒有要選邊站,大家會理解。但相反如果你顯示出來你不專業,或你很嚴重得罪某一方,然後對方之後又當選,肯定會有不好的影響。」

2019 年,朱牧民出席香港反送中集會

2019 年,朱牧民出席香港反送中集會

一些國際遊說者嘗試指出,「bipartisan」(跨黨派)才是香港議題的最好出路。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推手之一、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因國安法被香港警方通緝,他在大選前夕接受《立場新聞》專訪表示,香港社會運動不應該由美國單一政黨支持,否則一旦敗選,就會滿盤皆輸。

流亡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前眾志成員羅冠聰也在 Facebook 撰文表示,「建立跨黨派的政治共識,是唯一可以讓香港議題不斷推進的因素。」

一個重要例子是,在美國國會浮沉五年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去年在朱牧民及前香港眾志常委敖卓軒等人的遊說下,獲得跨黨派支持,最終在國會成功通過,送到特朗普案頭上。

朱牧民又表示,部分港人認為特朗普較為反中,這其實只看「冰山一角」,忽視了背後複雜的政治角力。他舉例,近期特朗普政府的防疫工作表現欠佳,共和黨積極批評中國,背後就有轉移疫情責任的考量。

撐 Trump 的香港人則把希望寄託在特朗普身上。Thomas 說,自己心情緊張,好像在打一場自己無法下場的球賽。當特朗普染上武漢肺炎時,作為牧師,劉志雄有在心裏為他祈禱。

後天,美國大選結果就要出來了。

 

註:

【註1】:拜登在接受 NPR 的 Lulu Garcia-Navarro 訪問時,被問及會否保持特朗普在貿易戰對華關稅時,拜登回答的是「No. Hey, look, who said Trump's idea is a good one? Who said Trump's idea is a good one?」他在隨後的訪問裏說,要對付中國,特朗普的方式是錯的。部分訪問錄音稿可參考此篇

【註2】:美國主流媒體對 Hunter Biden「通烏」消息的質疑,根據台灣事實核查中心整理,僅舉幾例:

《華盛頓郵報》查核團隊 Fact Checker 的負責人與主任記者Glenn Kessler發布分析文章,指《紐約郵報》無提供信件的原始資料。

美國政治查核組織 PolitiFact 也發布分析文章指,《紐郵》僅提供郵件影像,缺乏電子郵件會有的唯一識別代碼(Message ID)與郵件的生成時間,無法判定信件真偽。

《紐約時報》報導指,據兩位不願具名的《紐郵》記者透露,關於Hunter Biden的報導主要由資深記者Bruce Golding完成,但他對報導的可信度有顧慮,拒絕在文章上署名。

【註3】:事實上,美國主流傳媒有報導Hunter Biden的新聞,但會指其可信度成疑,例如紐約時報的報導之一

【註4】:片中袁弓夷未有就此消息提供實質證據。

【註5】: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包括在上任的第一個星期便簽署行政令,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的國民進入美國,簡稱「穆斯林禁令」;針對童年就入境美國的無證件移民,數次試圖廢除奧巴馬的「追夢人」法案;在美墨邊境採取嚴格遣返政策,使近五千名兒童與父母分離;2020年疫情期間,頒布旅行禁令、簽證禁令,很多合法的綠卡申請者和工簽持有者無法返回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