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這個「手足」

2020/5/31 — 9:05

在這個雷電交加、暴雨如注的凌晨,香港終於「再出發」。我邊笑邊入睡。

這幾天,歷史推展之速猶如無數子彈在耳際呼嘯擦過,令人精神繃緊、抖不過氣。周三是「國歌法」示威和學生大亂捕,還有深夜國務卿認證「香港已無自治」;周四是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周六凌晨則是特朗普終極攤牌。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凌晨二時我捱著眼瞓,攤在床上等睇白宮 Rose Garden 總統記者會直播,到快要睡著時才終於見到特朗普身影。

廣告

不夠十分鐘的講稿,末尾提到九七回歸「旗升旗落」那一刻港人的心情「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elt simultaneously proud of their Chinese heritage and their unique Hong Kong identit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oped that in the years and decades to come, China would increasingly come to resemble its most radiant and dynamic city」(當年很多港人就是太自信,以為憑己之力可以薰陶改變中國,所以竟願接受「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這種荒唐安排),感動不少四十開外觀眾,但總而觀之,記者會的重點並不是「香港」。這個「On China」記者會,顧名思義,就是要力數中共過去連串劣行(濫用「發展中國家」好處/偷美國科技/瞞武肺疫情/令香港失去自治變成「一制」),並宣告舊有美中關係結束。

「香港」二字曾多次被提及,但「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對特朗普來說只是和中共角力時剛好合用的牌,這是任何人都心清眼亮能看得到的。不過我們倒也是甘於被「利用」:若能讓世界看清中共醜惡本質,使更多國家成為抗共聯盟,攬炒和被利用都有價值。

廣告

歷史總是由無數偶然碰撞而成。如果當日沒有某君的一條精蟲,就不會有陳同佳的無預謀殺人;如果陳同佳沒有殺人,就不會有「逃犯條例」修訂和反送中運動;如果反送中運動沒有發生,美國就不會在去年火速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如果法案沒有通過,競逐連任的特朗普在「On China」記者會上,就不能輕鬆地以「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作為調整對華政策的畫龍點睛位,好讓經過瘟疫洗禮的美國人相信他才是最堅決對付中國(因此對美國最有利)的總統候選人。

現在回看這些「偶然」,真有點不寒而慄。我們都是蝴蝶效應裡的蝴蝶吧。而試問去年今日,誰又會想到對付中共的「最後堡壘」,竟是特朗普?

我承認,我向來討厭他,看不起他,現在仍是。Trump這位「手足」,到底是個什麼人?他是一個仇視美國主流自由派媒體(如 CNN、New York Times)、在 Twitter 稱傳媒為「美國人民公敵」的人。是一個開口埋口指責記者寫「fake news」的人。是一個順口胡扯大話的人。是一個替政敵改難聽「花名」的人。是一個不信全球暖化為真實的人。是一個只求做 deal 成功、沒有道義原則的人。是一個隨便炒掉不順眼不聽話下屬的領導人。疫情肆虐下,他是一個教人注射消毒劑「治療」武漢肺炎、自吃抗瘧疾藥羥氯喹「預防」武漢肺炎的無知阿伯。是一個為了扳回疫後經濟,煽動民眾上街反對州政府「封城令」的無所不用其極惡漢。(關於 Trump 種種反常理反民主行為舉動,建議大家參看《民主國家如何死亡 》〔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

總之,他就是一個最不尊重民主精神的人。而現在,他卻成了我們的「last rescue」,實在諷刺。我也由以前極不欲他連任,變成祈求他能連任,因為我擔心拜登上場的話,對中共的制裁會被輕輕放下。(特朗普對中共的態度也常飄移,但好歹已做到現在這步算有多點保證。)

原來歷史不止充滿偶然,還十分黑色幽默。

也許,在瘋狂的時代,必須有不按常理的狂人來充當歷史要角?唔夠狂唔夠惡又如何「食得住」另一端自許為帝的專制獨裁者?為了爭取民主和對抗極權,我們別無選擇,只能依附這個反民主的狂人。這的確「不完美」,但我想,總算「可接受」吧。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