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9/7 - 17:40

犯法就係犯法?收聲啦

香港警察最愛將「犯法就係犯法」掛在咀邊,彷彿警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執法」,別無其他。

隱含的意義是,只要有人犯法,就會執法,而且只要觸犯法例,或「涉嫌」觸犯法例,「所有」所謂的執法行為都是合理而合適合宜的。

鳩噏。

廣告

眾所周知,法例往往會過時、不合宜甚至不必要地限制公民自由權利,法治社會會不時檢視檢討法例,普通法的原則是寧縱無枉,執法權會被嚴加限制。

因為若果將所有法例中規限事項都鉅細無遺付諸實行,天底下也沒有誰是絕對身家清白。

例如說,誰沒有試過亂過馬路、亂拋垃圾,在地鐵飲食、講粗口,踩單車在過路處不落車,違例泊車、超速,在街上和人爭執,之類之類?

但在香港完全相反,警察可以隨意指控任何人「涉嫌違法」,然後以完全不合乎比例的尺度執法。

這只是嚴刑峻法、濫用私刑。

例如,超過三人的集會就為之非法集結,這種過時的法例早就應修訂取消,但在香港,警察會部署過千警力,在星期日下午的鬧市將「睇唔順眼」的人圍成一圈,全部指控他們非法集結拘捕。

例如,車輛有「光頭胎」違法,安裝會影響司機的播放器違法,最高都可以罰款一萬及入獄六個月,而在香港,會動用十數個警員包圍這部「違法」車輪即時拖走。

例如,警察的確有權截查「可疑」人士,亦有權用「武力」截停不合作的人,而在香港,可疑人士是一名至今都無被指控任何可疑行為的 12 歲女孩,合理最低武力是撞向她將她撲跌再壓在地上。

例如,非法集會確實可以拘捕,但警察可以用電單車撞向疑犯,可以向無武器的人開槍。

種種例子,罄竹難書。

當再微末古怪的法例都被翻出來無限放大,警察可以隨意以任何方式指控任何人涉嫌犯法,再以無上限的人員和武力「執法」,事後不會承擔任何後果,所謂的「犯法就係犯法」,只是以所謂法律為武器迫害人民。

而且這種迫害,還帶有明確的政治傾向。

例如,「我一定搵人搞 X 你」的黎智英,是刑事恐嚇,要對人「殺無赦」的何君堯,只是講吓。

例如,開街站的快必是令人憎惡政府,懷孕妻被警撞到講粗口的男子是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大波 Man 石房有,無論到場挑機幾多次,都依然是良好市民。

所以,每次聽到「犯法就係犯法」,都想一嘢掟爛個電視,嗱,諗吓咋,應該好似無犯法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