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狗改不了吃屎,再次截查《立場》記者

2020/1/22 — 8:59

【文:腸】

尋日元朗721事件半年,黑警四出咬人,自然繼續敵視監察其暴行的記者。《立場新聞》記者陳朗昇昨晚直播警察行動途中,一綠色警突然無故以挑釁態度指住記者,然後當昇哥問他此舉何意時,竟忽然聲言要截停搜查記者。

截查期間記者嘗試指出警察濫用職權,公報私仇,反被指「你而家破壞緊社會安寧」。警察不斷叫記者「收聲」,又阻止記者對直播中的鏡頭說話,警告這構成阻礙警察工作,再犯會以阻差辦公罪拘捕記者。

廣告

後來有位較高級的警察稱記者有不滿是「自己嘅問題」,指記者向警察「叫囂」,「煽動其他人情緒」,「有機會引起破壞社會安寧」,警員才決定進行截查。

廣告

好,我哋一步步嚟:

1. 首先「破壞社會安寧」本身唔係刑事罪行[2],所以如果個指控係記者破壞社會安寧,法律上根本滿足不到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54條的條件。缺乏合法權限下進行截停搜查,即整個截查行動是有預謀的非法禁錮。在此奉勸黑警認真學習,唔好求其記得個專業名詞就沾沾自喜,開口埋口都破壞社會安寧,自以為法律專家,其實係自打嘴巴。

2. 好啦,同情地理解班垃圾,假設佢哋後來的說法並非臨時憑空捏造,可能其實那位高級警察言下之意,是懷疑記者觸犯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17B(2)條,即所謂的「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

「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 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 ...」

所以決定行使截查權。

問題係,「有機會引起破壞社會安寧」係不足以構成上述罪行的第二個元素的。條文的關鍵詞是「相當可能(likely)」,法律上的性質與程度均遠超「有機會」。

換言之,即使假設「叫囂」屬「喧嘩」,亦可能所謂「煽動其他人情緒」(雖然很難理解高聲詢問警察行為理據有何「煽動」之處),但只有當記者行為客觀上同時具導致第三者即時使用非法暴力的真正風險(而非僅僅可能)[3],「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才能成立。當時立場記者身前身旁只有警察和其他記者,全部(哈哈哈)都係唔會胡亂使用暴力的專業人士,事實上極不可能(遑論相當可能)被激使破壞社會安寧[4]。警察的判斷可謂完全缺乏任何客觀事實為依據,同樣無法支持《警隊條例》第54條下截停搜查的合法性[5]。

3. 最後,截查期間要求警察澄清理據、與其理論並嘗試指出其錯誤,並不構成「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記者在鏡頭後向觀眾交代當時情況,是忠實履行自己的專業新聞工作,屬正當行使自由[6]。再者,查閱身份證的警員當時並非正在與其對話,難言超出「單單可能構成不便或令警員須稍加費力的行為」。這些都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陳兆愷早於2005年HKSAR v Tam Lap Fai[7]一案已經奠定並久經確立的法律原則。警務人員如在近15年後的今天仍然不知,屬「疏於職守」;如知法犯法,則屬「不合法地行使權能」,損害市民人身自由[8]。兩者皆完全不能接受。Asia's finest,只是個唔好笑嘅笑話。

[1] 《立場新聞》facebook直播片段:https://www.facebook.com/standnewshk/videos/2486466094925344/(大約4:01:00開始)。
[2] 參見HKSAR v Chow Nok Hang (2013) 16 HKCFAR 837 第81段(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語)。
[3] 參見同上,第79段。
[4] 參見同上,第99-100段。
[5] 參見《王子鑫訴香港警務處長》[2009] 5 HKLRD 826 第13-14段(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潘兆初語)。
[6] See Sports and General Press Agency Ltd v “Our Dogs”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16] 2 KB 880 (affirmed [1917] 2 KB 125 (EWCA)) at 884 per Horridge J ('In my judgment no one possesses a right of preventing another person photographing him any more than he has a right of preventing another person giving a description of him, provided the description is not libellous or otherwise wrongful. Those rights do not exist. ...'); Victoria Park Racing & Recreation Grounds Co Ltd v Taylor (1937) 58 CLR 479 at 494 per Latham CJ ('... [one] does no wrong to the plaintiff by describing to other persons, to as wide an audience as he can obtain, what takes place on the plaintiff's ground. ...'), 510 per Dixon J ('In my opinion, the right to exclude the defendants from broadcasting a description of the occurrences they can see upon the plaintiff's land is not given by law. ...'), 524 per McTiernan J ('But to broadcast a lawful description of what is happening on premises cannot be an actionable nuisance ...').
[7] (2005) 8 HKCFAR 216 第23段。
[8]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 第3條。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狗改不了吃屎,再次狂搞《立場》昇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