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資料圖片,來源:Oladimeji Odunsi @ Unsplash

    【獄中家書】回應建制派要求釘牌「黑暴社工」

    羅致光:

    政府不宜干預??社工註冊局是法定機構,由香港法律賦權監管社工註冊制度,豈由政府干預。在 2016 年,我曾跟你說自殺學生生命的故事,你面帶噁心的笑容回應道香港學生自殺數字低於日本、南韓,當時你已經徹底失去良知,虛有所謂「高智商」,實則為冷血的掩飾。現在是「三權合一」的新時代,行政干預立法,立法竊改法律,這樣便可將「黑暴社工」悉數釘牌!良心值千金的局長,這也要人教?對你太失望了,你還在行政立法做 show?慳啲啦!

    「仁者不以盛哀改節,義者不以存亡易心」

    戰場並肩的手足賭上十年抵敵,區區專業執照和安穩生活早已擺上賭枱。隻手遮天壓下來吧!你越要我怕,我越是不怕。我坐監都捱得住,就不信不能靠雙手養活家人,肚可以餓,志不可屈。

    我已經從社工教育和社工復興運動獲得我一生受用的社工精神。縱使釘牌後,不能再自稱社工,不能再執業(反正赤化香港難覓傳統崗位),仍會貫徹仁義,不因我的社工身份,只因社會工作的核心價值 — 對社會公義的追求。

    劉家棟(社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