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書信】深知不得民心而 DQ 民主派區議員,建制派係永不能復仇嘅手下敗將

Mil,

今日係 6 月 16 號星期三。呢日你單獨嚟探我嘅時候,同我講咗好多琴日發生嘅事,包括深水埗小朋友上庭再次爭取保釋而無功而還(按:因派發傳單被控國安法煽動罪嘅 17 歲青年偉仔)、有唔少香港人堅持去太古廣場悼念梁烈士等等。我睇報紙都的確見到人數唔少,當然未至於多到集會咁,但有人努力保留呢段歷史記憶都已經好好。對於嗰啲經常話做咩都冇用嘅人來講,悼念其實都冇用㗎,梁烈士都係唔會復生,但難道我哋就唔應該悼念?任由歷史同情感隨時間消逝?有時候,有啲事唔係因為有用先做,而係因為應該做而做。

《星島》報道政府將會 DQ 百幾個民選區議員,包括所有參加過初選、簽過墨落無悔聲明、甚至只係幫過手搞票站嘅,換言之我認識嘅區議員基本上全部都要 DQ。其實真係好好笑囉!選輸咗就想賴數唔俾人做,咁當初做咩要開放出嚟俾人參選呢?咁唔忿氣、咁有信心自己先係民心所向嘅,咪喺 2023 年區選贏返哂啲位返嚟,將民主派同本土派議員拉哂落馬囉!要出到啲咁嘅手段,只顯示當權者仍然深知自己不得民心,冇信心選得贏。

「愛國者治港」同民主本來就可以冇矛盾,只要絕大多數選民都係愛國者,就自然會透過民主選舉選出一班愛國嘅治港者。點樣嘅國家先會對自己冇信心到認為治下嘅子民有一半以上都唔愛國?因此唔敢放手俾人民真心真意咁表達自己意願,哪怕只係選一個小小地區諮詢架構嘅代表?

報道入面仲有建制中人侃侃而談,意圖嘲弄民主派當時錯判形勢,執意推動初選,所以換來當今惡果。何謂「形勢」?「形勢」就係大環境,亦即係民心所向,民主派從來都掌握形勢,亦主導形勢。錯判形勢嘅係 2019 年以為區選建制派不至於大敗嘅人,所以當時佢冇終止選舉,容許佢繼續發生。而家嘅大規模 DQ 顯然係有人要為當年呢次錯判而執手尾,搵個藉口變相取消 2019 年選舉嘅結果。

唔知點解啲藍絲成日覺得民主派議員被 DQ 就係「輸家」,而唔明白我哋從來想贏到嘅都唔係議席本身咁膚淺,而係想贏到議席背後所代表嘅民意。DQ 議席本身就係冇可能 DQ 到個民意,反而可能令支持者更堅定,輸咗乜?

反而可以預料香港可見將來都唔會再有可以畀民主派自由參與嘅民主選舉,建制派以後連堂堂正正反勝一次嘅機會都冇,冇得好似 2007 年咁同痛摑因 2003 浪潮而議席大增嘅民主派一巴。歷史永遠凍結喺 2019 年區選呢場最後一次近乎冇篩選(只有黃之鋒被禁參選)嘅選舉,永遠記錄民主派同建制派最後對壘以民主派大勝作結,建制派係永不能復仇嘅手下敗將。

最尾你有提到為咗咩坐監嘅問題,我認為為咗香港人坐監同為咗自己嘅理想而坐監根本冇矛盾,甚至係講緊同一樣嘢。冇錯,一個人做任何嘢都一定係以自己想做或者需要做為前提,但有咁多嘢可以揀去做,點解要揀為政治而獻身呢?就顯然出於我對呢個城市有強烈嘅歸屬感,想喺呢度留下痕跡、帶來改變。所謂身土不二,唔係就係咁解咩?香港嘅榮辱就係我嘅榮辱,香港人嘅自由被打壓,於是我亦因此失去咗自由。對於我來講,為香港亦等同係為自己,否則我大可以將自己嘅野心投放喺其他領域。其實對於你都一樣㗎,你成功、你快樂,我都會覺得我都好似分到一份成功快樂咁,探訪時見到你開心,我亦都會因而開心,真正同呼吸、共命運,或者就係你一直以來想我學識嘅愛。只不過我真係從來冇諗過我對香港嘅愛同對你嘅愛會有衝突,以至於而家要你都一齊犧牲埋一份嘅時候,實在對你歉疚萬分。

Love You,
Ven
16/6/2021

 

作者 Patreo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