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囚車駛離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獄中書簡】七月八日,天橋下靦腆的送車師

一直都不敢對「送車」有好大期望,一來於心有愧:進來前只做過數次送車師,還有一次是諗咗條「屎橋」,打算讓車內的朋友可以鳩笑一下,但那次我「放了飛機」(在此跟被甩底的諸位再次抱歉 😭);二來是我們的案件公眾關注度這麼高(要叫人送都去咗送手足車先啦,好似到了 2021 年真的沒甚麼人在理了……);三來警察一直「超大陣仗」,「送到車」的機會好低……

不過七月八日那晚有幕我至今仍非常深刻。那晚如常晚至七時許才出車,駛出法院外也是如常的警察陣,連攝記朋友們也不能靠近半步。但那晚,囚車竟然、竟然、竟然!!! 在法院外兩條街口的紅綠燈位停下來了!! 一停下來,就有三名送車師,舉著手機燈到天橋底。有一名女生高喊著「撐住呀,手足」、「要好好照顧自己呀手足」、「飲多啲水呀手足」,印象好深刻的是,那名女生不是像以往般所看見的:「一往無前」、「氣勢如虹」的在喊。而是喊了兩句,又猶豫一下、停頓一陣,然後好像要「鼓起勇氣」、「硬著頭皮」般再喊兩句,如是者,彷彿在「這個紅燈怎麼維持這麼久」的疑惑及「都唔知係咪手足車來的」的迷惘中,一把聲重複了這個「疑惑」、「猶豫」,再「硬著頭皮」的過程好幾次(旁邊的兩個男生則是一直高舉著手機燈站著),叫喊幾句,猶豫了一陣,又再叫喊,直至終於轉綠燈(我感受到她的「如釋重負」XDD)

我猜,我們都大概有經歷過這位靦腆卻嗓門很大的女生的猶豫及疑惑:「我究竟喺度做緊乜?係咪真係會聽到的?係咪真係有人收到的?」但我好想跟在七月八日在天橋底短暫相聚的手足說:「我聽到的,我們都聽到的,我們都收到的,非常感謝你們 ❤️❤️❤️」

這陣子,不論在外在內,我們每一個人都喘不過氣來,太難受了,真的太難受了。這些時候,看見他人的存在,已經是好大的鼓舞,至少我們在當刻,可能清晰有力地感受到:

我們不是孤身一人。我們有你們,你們還在,而我們也是還在。

2021 年 7 月 8 日大約晚上 7 時 15 分,在天橋底下的三抹燈光,一把堅定卻又帶點靦腆及猶豫的聲音,謝謝你們,及那一分鐘你們的陪伴。

不是沒有力量的,大家所做、所堅持的一切,都不是沒有力量的。難過的時候,想一想,好像又可以吸一口氣,再吸一口氣,撐多一陣子。

LESTER
20/7/2021
赤柱監獄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