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人人應拿起磚頭

2019/12/17 — 16:13

12.8 遊行

12.8 遊行

區選以後天色特別蔚藍,鳥兒不住地唱歌。收到家人來信說媽媽投票當天擔心出錯弄成廢票,所以在選票上蓋印後,心中先諗兩次「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讓墨汁乾透才對摺選票。不要小看這些微小的努力,它們集結成一次變相公投,從特區一直打臉到北京政府發言人,令他們無法代表「廣大的特區民眾」說話。

港人無法不抵抗。當年江澤民說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應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搞六四燭光集會、不變反共基地,中央亦不想事事管着香港。今天,主管香港事務的京官會覺得江主席太過 simple and naive。他們要全面管治權、指揮特區的警槍警棍、迫令特區就保護國家安全立法和成立執行機構,而且訓示法庭要配合政府施政、教育部門要整頓大中小學教育,全面鋪開愛國愛黨教育。

公民社會的自我保衛

廣告

處此形勢,公民社會必須全力「自我保衛」,盡用體制內外一切力量防止獨裁黑手伸向不同角落。公民社會便是由民間團體及網絡形成的「自我組織結構」(Structure of Self-organization),其自我保衛的功能可透過一個遞進的系統描述:

一、公民社會首先是由不同的群體在各種社會領域中凝聚民間的信念與文化、代表不同的利益。社區組織、文藝團體、工會等都是例子。

廣告

二、通過溝通對話,群體之間漸漸尋索共同關注的議題並形成超越個別群體利益的社會核心價值。2003 年民間團體草擬的「核心價值宣言」、佔中運動的商討日和反送中運動中連登作為共識建立的平台都是例子。

三、公民社會以社會的核心價值監督政府的施政,譬如指出《基本法》23 條的草案如何損害出版及言論自由、全國人大常委會 8.31 決定如何違反普選的國際標準、《逃犯條例》的修訂如何危害法治。

四、當政府一意孤行違反核心價值而施行苛政時,公民社會可以透過遊行示威、罷工罷市、公民抗命等來自我保衛。

這次逆權運動如此波瀾壯闊,有賴各種線上和線下的動員。各大、中、小學校友網絡發動的聯署潮、專業團體協調的法律、醫療和社工支援、基督徒與銀髮族化身保衛孩子的人盾等,都見證一個網絡化社會的動力。

當政府要盡用手中的權力去改造社會的時候,公民要盡用各種空間進行自我保衛。回到上述的系統的起點,我們要思考如何「光復」不同的社會組織:法團校董會、家教會、校友會、業主立案法團、互助委員會、教會的執事會、專業團體、工會、商會與及各種文化和服務團體,形成一個龐大的網絡去捍衛我們的價值與文化。

大家都目睹了區選化為變相公投產生的民意爆炸力,新世代的區議員更應運用其權力與資源支持居民自我組織,營造一個有利公眾參與的社區。不要少看每個人微小的貢獻,面對專制的洪水,必須眾志成城築堤防洪。每個人都應該拿起一塊磚頭,不是擲向暴警,而是填補不斷漏水的堤壩。

2019 年 12 月 8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