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以為快到彼岸的蠍子

2019/11/15 — 11:52

修訂《逃犯條例》弄至天下大亂,中共不去反思為何當初對民情的判斷如此離地、民怨爆發後何以疏導無力,反而進一步要求特區盡快立 23 條。沒有落實《基本法》45 條的普選承諾,在缺乏民主制衡的情況下增加政府限制公民權利的權力,後果會是怎樣?一條送中條例已令香港元氣大傷,再來 23 條,真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根據中大亞太研究所的民調,2002 年時港人有六成多認為北京有落實一國兩制,只有兩成多持相反意見。但自從 2003 年後,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如江河下瀉,到 689 執政時,民情剛好倒轉,六成多人表示失去信心,而只有二成多仍相信北京。那十多年間發生了甚麼事情?

我們目睹的是北京在 03 年七一遊行後將市民對普選的訴求視為外國勢力干預,對港的政策由「高度關注」演變成「以我為主」、「一國先於兩制」、「全面管治權」等。中聯辦明目張膽插手各級選舉支援建制候選人、協調議員在重大議案的投票、動員人大政協和愛國社團積極投入政治鬥爭。但這種深度介入特區事務的惡果,是如上述民調顯示,令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崩潰。但為甚麼明知政策產生反效果,中共仍變本加厲?

廣告

《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先生在回歸前寫過一篇駭人的寓言:一隻蠍子騎在龜背上渡海,當游到海的中間,蠍子便刺了龜一下。這一下實在非理性,因為龜死了,蠍子亦會溺斃。臨死前,海龜問蠍子為何如此愚蠢,蠍子回答說:本性如此,實在忍唔住。

這也許便是中共盲目破壞一國兩制的原因,是獨裁基因在作怪。中國二、三千年來都在爭論應行三代時權力分散的封建制,或是秦漢以後中央集權的郡縣制。即使後者造成過度的官僚化和文化單一的傾向,因為有利君主的專權和帝國的統一,最終都為歷代帝王所採納。曾經有像清初黃宗羲提出「方鎮」的概念,在封建與郡縣制以外,嘗試在邊境建立十數個如特區方鎮,讓其財務內足自立,政教無需跟隨中央體制,甚至官員可以自行辟召,這些創新的想法始終敵不過中央集權而最終湮沒於歷史中。

廣告

中共的專制思想和這種中央集權的歷史脈絡有天然的契合。由此觀之,鄧小平為了激活生產力而推動「分灶吃飯」的財政權力下放以及在沿海地區成立經濟及行政特區,不得不說是革命性的舉措。但 90 年代中以後,中央政府為了加大自身的調控能力,大量減少地方可保留的稅收,開始重整中央地方關係的格局,習近平上台,經濟上國進民退,政治上日趨集權,對港政策亦更強硬。

蠍子在渡海初期沒有刺死海龜,是因為風高浪急,心存恐懼。但如果蠍子覺得彼岸在望,而且經過一輪觀察已學懂了海龜的泳術,刺殺的慾望便難以抑壓,一國兩制便注定死亡。但上海這麼多年仍未能取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中國要突破發展的瓶頸乃是遙遙長路,彼岸還遠呢!現在便這樣一針針刺進香港,這是蠍子式的攬抄!

2019 年 11 月 10 日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