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小狗的制度自信

2019/12/31 — 14:07

一國兩制便是中國模式與普世價值的博弈。監警會邀請的海外專家團在跳船前清楚宣告,現時制度設計並不符合文明社會對監督機構調查權力與透明度的期望。但北京卻高調撐警,對這些「外部勢力」的意見置若罔聞。那麼,林鄭計劃成立的「檢討委員會」,會是中國特色的檢討還是國際標準的調查?

記得 2014 年的政改爭論亦是環繞在中國特色與國際標準的普選問題。北京要的「普選」是在選舉前便確定當選者必須是「愛國愛港」,而大多數港人要的是真正的選擇,對參選人和選民都不應設置不合理的限制,但這種文明世界對普選的理解,卻被中共認為威脅國家安全。

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共對「外部勢力」不單不像今天般心懷敵意,更以資本主義為師。許家屯到港履新新華社社長,一副墨鏡、一身幹部裝束,看得港人心驚膽跳。但幾年下來,他細味香港的生活,覺得「先進資本主義」與馬克思筆下的資本主義社會今非昔比,有許多東西值中國學習。

廣告

這種論調與當時趙紫陽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一脈相承的。根據馬克思主義,人類社會發展會從資本主義進入社會主義,再進入共產主義。趙紫陽認為社會主義可能要經歷漫長的時間才能提升生產力至「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社會,不能像毛澤東那樣操之過急搞大躍進。中國如果只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便應保留許多上一階段(即先進資本主義)的管理方式,因此應向西方和香港學習。

時移世易,自從 1992 年鄧小平南巡,深化經濟改革之後,中國漸漸摸索出一套有別於西方市場經濟的發展路徑,透過物質的激勵,引導地方政府創造條件吸引投資,再加上中央宏觀調控和對核心產業的改造和掌控,創造出經濟奇蹟。有了這樣的底氣,中國不單以「強政府」拉動經濟發展為傲,更覺得可以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以外別樹一幟,提出「中國模式」。

廣告

其實這套中國模式能否持續帶動經濟發展仍是未知之數。沒有法治和良好的公司管治令上海難以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知識產權保護不足亦阻礙科研發展和知識轉移;粗放型的發展模式更是在消費未來,每年 GDP 的增長,並未反映環境破壞與健康損害帶來的成本。

鋪天歌頌如夜行人吹口哨

過去一段時間,的確有不少中外學者追捧「中國模式」,認為中共「組織部」對人才的選拔優於西方民主制度,中共領導人都曾在基層蹲點經過多年磨練才攀升到權力的頂峰。這些論者往往低估制度性貪污(包括買官)、派系鬥爭與官宦世家(太子黨)對政府與國企人才配置的干擾與及造成的社會不公。更致命的,是中共至今仍未發展出一套「權力更替」機制。建國以來,除了江澤民與胡錦濤能和平交接外,無一例外都是通過你死我活的「宮廷政變」方式完成。這算甚麼模式?

習近平上台以後,對中國模式的歌頌更像是黑夜行人吹哨子。先是來個「七不講」,普世價值、司法獨立、憲政等都成為禁忌。然後是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令許多曾為中國辯護的「大好友」尷尬不堪。

中共一天到晚談制度、文化、理論、道路的自信,但看習近平每次講話都是板着臉孔如喪考妣、聽林鄭匯報要坐在龍椅上助威、出訪澳門弄到在人工島上將港人「送中」,何來自信?看看老牌民主的英國,面對地動山搖的脫歐關頭,約翰遜還是拖着小狗去投票。在記者簇擁下,小狗仍是淡淡定定,肯定牠的制度自信比維尼熊超出百倍。

圖片來源:Boris Johnson Facebook

圖片來源:Boris Johnson Facebook

2019 年 12 月 22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