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黎明的喜訊

2019/11/30 — 13:17

區選前一晚,夜半驚醒。

在監獄睡不好是常態。入獄不久,與許多囚友一樣,屁股長出硬皮。起初以為是皮膚病(在獄中實在太普遍),後來才知道是睡木板床的生理反應。在兩呎半的床上,只能平臥,稍為轉身,便是考驗肋骨的時候。入秋之後,所方派發額外綿被,將之當作床褥,晚上便不再痛醒。但區選前夕,夢見民主派敗北,逆權運動被打沉。林鄭咧嘴而笑,猛然驚醒,寒夜中竟額頭冒汗!

區選當天早晨,懲教署職員在飯堂提醒已登記選民的囚友可排隊投票,我一個箭步走在前頭。工場的囚友共五十多人,只有六位履行公民責任。票站設在另一工場,有接待處、有投票櫃枱,過程井然有序。

廣告

我拿着選票,心裏份外感謝前人為囚犯爭取政治權利。要知道在羅湖橋的另一面,連普通人的投票權都被剝奪。如果進到看守所或監獄,講人權更是癡人說夢。好像英國駐港領事館職員最近在中國看守所內的遭遇,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因為雨傘運動,我在香港和國內的好友都經歷過被拒絕接觸律師、疲勞審訊、限制在極小的空間內踱步、毆打電擊、拍片認罪等。亦都是這些,林鄭認為是「廢話」的事實,我入獄前最後的囑咐都是希望港人團結反送中。

今天我身在囹圄,懲教署並無因為我是政治犯而有任何不合理的對待。相反,許多前線的職員都十分友善。但當我目睹香港警隊極速崩壞。便覺得不能視文明的監獄和公正的選舉為理所當然,許多專制政權肌理的衰敗都是一步步從軍警濫權走向虐待政治犯和選舉舞弊,港人必須戒慎恐懼、時刻警醒。

廣告

投票過後,是另一個難眠的夜晚。黎明之前,我已經聽着收音機等待五時正新聞報道。當知道民主派大勝,我興奮不已卻又不能吭聲,怕吵醒在軟墊上享受清涼美夢的囚友。

改地方行政為社區營造

我期望這批在「時代革命」下催生的議員能為我們的社區帶來新氣氛,將「地方行政」變成「社區營造」。過往三十多年,許多區議員變成「代理人」,將居民的問題以個案處理。寫信轉介政府不同部門。較少通過公眾參與過程,讓居民與 NGO 商議在行政渠道以外改善問題的方法。區議會的撥款,除了興建社區設施和分給親建制的社團辦些歌舞昇平的活動,能否用於一些促進居民交流、互動、協力創造更美好社區的空間和活動?

相對於行政和立法機關,區議會是最具民意基礎的公共機構。現在民主派在多個議會已取得大多數議席,有充份的「議程設定」權力,日後在監督政府的施政,和促進政策和制度創新更能代表港人發聲。政府如繼續強行苛政,必定四面楚歌。

今天是入獄以來少有心情如此愉快的一天,更覺得要相信我們的未來。新聞報道民主派在區選大勝,有幾位年輕囚友一臉茫然,無法理解。我便趁機向他們解釋在獄中看太多 TVB 和《東方日報》的報道與真實世界差距有多遠,出了一口烏氣。

2019 年 11 月 25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