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毅話「一些香港年輕人受到外部迷惑……」,年輕人你話呢?

2020/2/16 — 10:46

報載中國外長王毅在德國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提到香港,表示「一些香港年輕人受到外部『迷惑』,忘記自己中國人的身分……」云云。(註)   用上「一些」這個量詞畢竟反映出外交官僚詞令的「小心穩重」,但是筆者以為,總的來說是流露出中國共產黨員一貫「政治正確」的心態:「西方國家亡我之心不死 ; 外部勢力是幕後黑手,唯恐香港不亂 ; 香港年輕人不認同中國人身分是離經叛道,甚至數典忘祖」之類之類的政治套話!

筆者認為,王毅說的話其實並不全錯,事實上時至今天,不少香港年輕人心態上經已刻意與中國大陸「切割」,以自視「香港人」為榮,背後的「本土意識」就是要捍衛香港特色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 筆者說「不少」,其實應該是「很多」,甚至是「大多數」,因為現實一點而言,香港人只能在「一國兩制」下守護著其中「一制」的「香港人」身分,所以在多次民調中都顯示出普遍香港人自認為「香港人」的,遠多於「中國香港人」,當然更遠遠超過「中國人」!  對於共產黨專政的中國政府來說,這應該是嚴重、嚴峻和嚴肅的訊息,但是更重要的是共產黨應該正確解讀和理智分析,並且認真妥善處理,絕對不能只是訴諸於黨性的心理反應,或者「政治正確」的計算!

平情而論,對於任何一個人的「國民身分」定義,有血脈相連的裔族因素,也可能只不過是一張護照的法理確認而已。 現實上放棄原來國籍身分移民外國去的大有人在,見怪不怪,是現代社會人口移居的常態。 因此,所謂「中國人」的意義既可以是「國族身分的認同」,也可以是「法理國籍的選擇」。  「國族身分的認同」並非是人人與生俱來的必然反應,就算有著「中國人」生物性「基因」,只不過是血裔特徵,與「國族認同意識」的感知情懷沒有必然關係,因為「國族認同意識」往往與生活環境的影響關係更為密切。 具體來說,「國族認同意識」的感情並不依靠威權政府「曉以國家民族大義」便能達致的。 此外,基於「法理國籍的選擇」的「中國人」可以說只是重視功利效果和現實需要,正如不少人嚮往西方民主國家的生活而作出移民的盤算。 

廣告

回歸後出世的香港年輕人,過去廿多年以來一直在英治殖民年代延續和留存下來的固有生活環境中成長和學習,心智上當然受到一定的影響,以及意識形態上薰陶,絕對不能與內地在共產黨治下另一個世界的年輕人相互比較。 不爭的事實是:香港是中西文化匯聚的大都會和金融經濟中心,社會自由開放,重視法治精神,教育方面崇尚個人發展,整體而言,就是傾向於西方意識形態的一個現代城市。 在這樣的氛圍下成長和學習的年輕人,只須抬頭北望一黨專政的內地大陸,耳聞目睹盡是專制政權箝控下的種種惡行劣跡,強烈對比下心態和思想明顯格格不入。 況且近年來「一國兩制」已變形走樣,共產黨背棄協議承諾,不斷削弱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管治權,加速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質疑、鄙夷,以至離棄黨國一體的「中國」意識! 一切這樣的發展和變化來得自自然然,都是香港人的「現實」,不易改變!

回歸後,作為香港特區「宗主國」的中國政府必須承認香港人的「現實」有著歷史意義,中國共產黨更要自我反思如何「爭取」和「贏得」香港年輕人的「心」,讓他們真正感受到「中國」是「值得認同」的一個國家!  有人建議要改變這樣的「現實」必須是內地政權和香港特區兩地同時致力締造社會環境和政治氛圍的逐漸轉變,互相推移向共同可以契合融和的局面。 不過,筆者認為中國共產黨劣根性惡毒深重,對此並不樂觀,倒不如老老實實的彼此緊守著「一國兩制」的底線好了。  坦白說來,香港年輕人不認同「中國人」身分並不是受到外部的「迷惑」,王毅根本拿不出任何在法律上站得住腳的證據來,只能說些甚麼「俯拾皆是」的虛語胡言! 香港年輕人基於理性的思考和自主的判斷,作出明智抉擇,並不困囿於血裔基因的關係或者傳統國家民族大義的桎梏! 

廣告

況且,當前內地不少有權勢有財富的人早已百計千方不做「中國人」了。 筆者相信,王毅貴為共產黨政權的高官,也正如他的黨友同僚一樣為下一代擺脫「中國人」身分而籌謀。  前年華為的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多家傳媒透露在加拿大擁有兩棟豪宅的王毅愛人錢韋被加拿大拒發簽證入境。 未經證實的消息雖然不可盡信,但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況且內地貪官外逃早已不是甚麼謠傳新聞,美加是首選「移民避難」國家,據悉逾千名貪官匿藏在美國,逾百萬內地官員和紅二代子女已在外國定居。 

筆者以過來人身份見証,過去一直是「大中華膠」,認同傳統文化和歷史的「大中華」,心態上卻否定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所代表的「中國」,近年來更直接迴避對「中國人」身分的說法,以「香港人」自居為傲了! 如今經過逾七個月的「抗暴逆權運動」,筆者深信,大多數香港年輕人更堅定無畏的肯定「香港人」身分! 

註:詳見《立場新聞》報道 (2020/02/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