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兩年】當日的戰場 如今的畢業禮 理大畢業生:好多嘢變咗 新生:擺係心入面就好

兩年前的11月,警方包圍理大內示威者長達 16 日,大學校園變成「戰場」,事後近 1,400 人被捕。兩年後的 11 月,理大連日為不同學院舉行畢業禮,已洗去示威痕跡的校園內,畢業生相繼披上畢業袍、捧著畢業公仔、花束拍照。但口罩底下,掩藏著不為人知的情緒,有畢業生指,校園看去可能依舊,「但實際上好多嘢變咗」;有當日曾被困的新生,以新鮮人身份重入理大,「過咗去嘅嘢,唔好再提,擺係心入面就好。」

今屆畢業的李同學(化名),今日回校出席畢業禮,「望落呢度好多嘢同以前一樣,但實際上好多嘢變咗」,她回憶初入理大時,校園自由開放,會有不少朋友來理大玩和探望,自理大圍城後,學校加裝閘口,出入要拍卡,訪客要登記,朋友被隔絕於理大校園外,「應該點形容好⋯⋯好似『困住咗』咁。」

同為應屆畢業生的盧同學(化名)則說,學校限每名畢業生只准帶 4 人入校拍照,正常應不滿名額太少,但他苦笑已「無人無物」,用不著。盧稱與家人因政見鬧翻,已搬出去與人夾租住逾年,無通知家人自己畢業;又稱為人內向,中學較要好的朋友都已移民,「所以你見我兩手空空,我連相機都無帶」。對於未來,他稱不敢想,只有見步行步。

李同學亦坦言,同屆有同學因理大事件未能同期畢業,「覺得佢哋犧牲好多」。她提及事件後回到學校上課,看見毁壞的磚瓦上,留有抗爭字句時仍有感觸。現在痕跡不再,看似回復正常,「想同佢哋講,好多人都未放棄,唔會忘記佢哋。」而她與同屆幾位同學決定,短期內會留港發展,也已在本地找到工作。

一代過去,理大亦換上新一批學子。有兩年前曾被困理大的少年,兩年後在大學聯招(Jupas)放理大成首選,今年入學,張同學(化名)解釋,可能當時他是較早「逃離」理大的一批,所以沒有太大陰影,「過咗去嘅嘢,唔好再提,擺係心入面就好。」

攝於 2019 年
攝於 2021 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