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大廚房佬

2020/12/10 — 11:10

理大(2019.11)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理大(2019.11)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那時候我們在理工大學。靠大門處一箱箱汽油彈散發著剌鼻的氣味,好些人說久聞不妥,但百米之內還是擺放了好些坐椅,人們在那裡沉默。大多是記者,因為他們要守候甚麼人隨時登上樓梯進入校園,但也有五六個穿黑衣的年輕人,他們在那裡吸煙。

記者果然等到人來,一窩蜂湧去,有人低問﹕「這些人是誰?」另一些答﹕「校長會。」兩個穿西裝的年長男人舉著手,要求記者給他們一點時間和空間。記者大概知道再圍也問不出甚麼,便又散去。男人站著商議一輪,在近處的兩張座椅坐下,找來他。

他氣沖沖到來,霍的坐在兩人面前。男人低聲對他說話,而他聲音總是很大,響徹四面圍牆的校園。「他們不走,我也不會走。」他反覆說。穿西裝的男人仍舊細語。而他的聲音愈說愈響,手腳擺動幅度也愈來愈大。所有人定睛看向那邊,幾個記者甚至舉起鏡頭戒備,終於那一刻出現﹕他高舉右臂過頭,好幾個人立即湊近,拉著他。

廣告

他離去時也是氣沖沖。

我身邊的那個人和對另一個人說﹕「因為他痴的嘛,他真是痴的。」

廣告

他是有精神病歷。說是躁鬱。在最後的日子,當所有餘下的人都頹然不動,空漠的眼神盯視一切,他也像急行軍那樣穿梭於校園間。卻也恰恰是這樣一個他,為了眾人而瘋狂地努力,並為此而付出瘋狂的代價。

絕對理性的人大概不會願意上場吧。他們會慨嘆說﹕「你們不可能贏。」不是藍也不是黃,只是運用他們並不瘋狂的腦袋做出並不瘋狂的判斷。雞蛋不可能砸穿高牆,of course。但若我們的世界由這些人構成,歷史永遠不會有改寫的可能。

而我們知道,歷史確實是不斷被改寫的。我們今日生活的社會,是經歷過千百次變革後的社會。若理性的人不會行動,唯有瘋子才去帶動變革,那人類的文明,其實是瘋子的文明。

是呀,我們確實是活在瘋子文明中的一員。身在吧枱,我常與各種各樣的人聊各種各樣的話,也做各種各樣的回應,但只有一句話,我從來不講﹕「理性啲啦。」

才不,理性甚麼呢。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