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性高地」與「無用論」

2019/12/1 — 16:2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近來有位在國內長大而現時於香港工作的年青人,在看了一些我在《立場》的文章後對我說:「謝謝您在這樣的環境中依然堅持理性,再次鼓勵了我對批判思考的信心」;而我的回答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指香港的政治動盪環境)更要堅持理性,一來是因為不理性會影響自己的判斷質素,另外是(非)理性我相信,在一般情況之下,是會互相影響的:如果你非理性,你的對手會較易偏向非理性,反之亦然(如想想人們的對駡情況,又如警暴因由)。

「一般情況」是指什麼情況呢?我的意思是,由於不少人的獨立思考能力相對不足,很多時候只是按照社會普遍規範、上級的指令,或模仿同伴,或受情緒支配下去行事,而沒有足夠的理性反思,所以較易互相影響;可是對於其他一些人,例如是很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或處於瘋癲狀態的人,其(非)理性便較難受到影響。

所以,我認為,在政治鬥爭環境中,要使自己一方站在「理性高地」是關鍵的 — 既保持我方的判斷質素,又起着引領對方沿着理性之路去解決問題的作用,盡量避免災難性的互毀結果(沒有排斥以「攬炒」作為鬥爭策略,然而,當然要思考如真的攬炒是否應該)。故此,有些讀者或許留意到,我的文章不多譴責敵方,反而多對我方作內部反思,因為,我覺得對敵方的譴責言論已有相當的數量(我固然也可說很多),而再考慮到自身的條件,相信協助我方站在理性高地會更有意義。

廣告

好,那麼請恕我又嘗試作一些內部反思。

偶爾會聽到我方有些人會提出一些「無用論」的論調,如「泛民無用論」、「遊行無用論」、「和理非無用論」等(不想鑽進太多,相對於本文的説理目的而言,不必要的分析,這些無用論理解為極端而較易批評的版本,不包括「冇乜用論」),而理據大概主要是這些群體或途徑還沒能爭取到民主自由。其實,要反駁這樣的批評明顯不太困難(未能達到最終目的就等於無用嗎?!當然,有何有多少作用是另一些困難的問題),反而我想多點從批評者的角度想想,給些提示。

廣告

大家還記得「求學不是求分數」這個宣傳口號嗎?對於我這類常常是「認知主導」的頭腦來說,它是很搞笑的:求學不是求分數?!現實世界很注重分數呢!更正確的表達似乎是:「求學應該不只是求分數」或「求分數以外,求學應該還有更高所求」。固然,說話最好放在具體語境裡去理解(而語境會補充重要的信息),否則可能會產生誤解;不過,無論如何,對於這些口號,很多人亦會抽離語境地去接收,故此誤導也難免。況且,我相信,對於一些「目的主導」的情境(例如政治上要操控群眾),並非當事人不知道口號的違理之處(也太明顯吧),而是為達目的之操作所需而罔顧道理,古惑群眾。

那麼關於「無用論」又如何呢?已說過,道理上不難反駁,似乎可以假設最低限度是某些無用論者不會不明白當中的道理,而有可能是(有意或無心地)在搞些目的主導的操作,有助達成一己目的。

無論是哪種情況,我只想提醒一下:遁理是文明的磐石,是難能可貴之路,宜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