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良社區圈】 捉鬼、心戰及分化

2020/1/14 — 18:36

「捉鬼」這個難題困擾民主運動,最近又引起議論。以下首先分析和回應一下支持和反對捉鬼的理據,然後再略論一些相關的「心戰」與「分化」的問題。

支持及反對捉鬼的理據

1. 支持捉鬼的理據:

廣告

● 鬼在搞破壞,影響示威活動正常進行,也抹黑了抗爭陣營,所以要阻止。

回應:此捉鬼動機無可厚非,雖然當中有複雜性(如其聲稱的影響、抹黑是否有效),但能否有效地捉和捉到了應如何處置卻是問題。

廣告

● 放鬼搞事是敵人的詭計,捉到便是打擊了敵人。

回應:此捉鬼動機無可厚非,雖然當中原則上可以有複雜性(如被捉可以是詭計之內,不過按現況暫未有此憂慮,是想多了),但能否有效地捉和捉到了應如何處置卻是問題。

2. 反對捉鬼的理據:

● 捉鬼對勇武構成壓力,打擊了他們的參戰意欲。

回應:試想像你是一個勇武正在前線行動,但被人質疑是鬼,甚至被要求除下面罩和被搜身搜袋,你會覺得怎麼樣?確實是難堪,會造成負面影響,但情況是複雜的:為什麼會被質疑是鬼?是行動不恰當,招惹應有的嫌疑?還是捉鬼者的過份多疑?當然沒有一定,要看具體情況:若是前者,涉事勇武應當反省,以謀更佳的避嫌行動;若是後者,希望公開的討論有助群眾反思;若是其他情況(例如這篇文章有點 cynical 的對情況的解讀:是「甚麼都做不到」「自我中心」的「和理非」想「刷存在感」),則又要另謀對策了。

● 捉鬼造成抗爭陣營的內部分化,得不償失。

回應:在剛過去星期日的「天下制裁集氣大會」上,梁頌恆先生作為最後一位發言的嘉賓,也特別提到捉鬼的問題,大意表示此舉效率低,不值得做:捉到,你不會對他做什麼;捉錯手足,便會做成分化。他的發言大概只是在台上的簡短籠統講話,我就不回應了,而嘗試回應一下以下提到的李怡先生的文章。

李怡先生在近來一篇文章中,表示捉鬼是一種「心魔」,而「運動得以延綿七個月之久,是因為抗爭市民基本上已經排除了這兩個心魔(按:另一個心魔是指「不要激嬲共產黨」)。按我理解,他所主要控訴的是,一直以來在民主運動陣營內部,為着一些因素如利益的競爭,一方民主人士對別方民主人士的「鬼指控」不少也是證據不足的,引致不必要的紛爭,及更具破壞力的分化局面 — 不獨是政壇人士的分化,還有支持群眾的分化。對此,我大致上沒有異議,不過,他的一些說法卻有爭議性:

「在元旦遊行中,也有了『捉鬼』說,破壞中人壽玻璃的,被指是喬裝示威者。當然不能排除中共港共會有許多想得到或想不到的陰謀活動,但如果我們沒有 100% 的證據證明他們是『鬼』,捉來又有何意義?不是又把話題引向『鬼不鬼』的爭議上乎?不是又造成支持民主的市民分化乎?」

「警方已經公然承認有喬裝者了,市民也都相信有『鬼』,還捉鬼來作甚?」

首先,他的 100% 證據要求明顯是不恰當的,他應該不會不知道,就當做是一種誇張的表達吧。「捉來又有何意義?」一個可能意義:假如該行動當時破壞了遊行的正常進行,以致不利於大局,便有理由懷疑是鬼所為,捉,一來可以阻止破壞持續,二來可能可以更確定該(些)人的身分,以作進一步的追究行動。至於所謂的「爭議」和「分化」,很清楚群眾運動離不開此兩者,問題是到什麼程度和能否承受得起而已。而所謂「警方已經公然承認有喬裝者了,市民也都相信有『鬼』,還捉鬼來作甚?」回應可以是:除了剛已經提到的意義之外,還可以指出,警方否認有喬裝警員是搞破壞的鬼,因此,捉到便能夠更證據確鑿地指控他們。

在《城寨》這個節目(約 9:30 開始)兩位主持也討論了元旦的捉鬼事件,而當中有兩個主要結論:一、假如投訴捉鬼的自稱勇武小隊是真勇武,那麼他們需要反省當天自己的行動是否恰當,因為該行動確有被認為是鬼行動的合理嫌疑;二、有可能當天被嘗試捉的是真鬼,而後來的投訴只是鬼的心戰策略,意在分化和勇、瓦解運動;而他們似乎認為後者的可能性不低(顏純鈎先生也偏向這樣想)。該討論值得參考。

然而,可以設想李怡先生對我的一些可能反駁,例如:這樣做整體而言還是得不償失的,或捉鬼難度太高(此兩點可以是相關的)。對於第一個可能性,實際上我無反對,但亦未急於贊同,因為對社會運動的整體狀況判斷從來都是非常複雜和困難的,故此,唯有憑著大家的集體智慧,真心誠意地各抒己見、理性討論,冀能達致較理想的結論和行動;所以,被反駁(或批評)通常就一己感受而言並非美事,但就客觀尋真而言則不然。對於第二個可能性,下面討論。

● 並非捉鬼本身不好,而是難度太高,幹不了。

回應:除了以上我設想李怡先生可能以捉鬼難度太高作為反駁,鄭立先生在這篇文章中清晰地表示:「唔係話鬼唔存在或唔係問題,而係話你能力上防唔到。」不過他的文章只是簡短的意見陳述,並非詳細論述,我就不回應了。大致而言,我自己的想法是,鬼與捉鬼者也有很多可能性,即使一般情況有相當難度,可是也不能斷言絕對幹不了 — 假如初級鬼遇上捉鬼高手又如何呢?

以上就是我留意到的支持和反對捉鬼的主要理據。總括而言,我明白反捉鬼者的主要憂慮:以往實際經驗告訴他們,此舉弊多利少,做成分化,可嚴重影響運動發展。我同意此憂慮是真實的,值得重視,而除了以上的回應外,還想補充兩點:一、他們的判斷是參考以往經驗的,但我想提醒,情況是不斷在變化的,即使他們認為以往的鬼不捉也並非大問題,但並不代表現在或未來的情況亦一樣 — 鬼造成大破壞的可能性是可以想像的。二、縱使假設我同意現時勸人不要捉鬼是利大於弊的,然而也可從道理上指出:世界不會有「絕對不能捉鬼」這回事的;因此,嚴格而言,可以勸人:若是你要捉鬼,一定要非常小心,三思而行;如果你不是相當肯定應該捉,那麼就放棄吧。

心戰與分化

上面提到有可能元旦當天被嘗試捉的是真鬼,而後來的投訴只是鬼的心戰策略,意在分化和勇、瓦解運動。那麼,對於應付敵人的心戰策略,個人應該如何做好準備呢?

心戰的一個特點應該是針對受者的心理弱點而設局,從而使獵物容易墮入陷阱;例如,如果和勇重視手足情,並且聲稱是其中一方提出某些嚴正要求,那麼某些另一方的人可能便容易因情而放下戒心,讓設局者奸計得逞。可惜的是,沒有簡單通用的預防方法,惟有於具體情況明辨是非,「依證量信」(這是我對大哲學家 David Hume 的一句警語:The wise man proportions his beliefs to the evidence,的中文表達)。

然而,個人的準備還是可以的,例如,我早前在〈抗爭理智與元認知〉一文中提到的「元認知」(metacognition)便是重要的因素 — 多認識自己的思考特點,包括影響思考的心理弱點,便更能防禦心戰陷阱:我是一個「見情忘理」的人嗎?我是一個「好名忘理」的人嗎?等等等等。

談到影響思考的心理因素,應該要提一下「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的問題。簡單而言,認知偏誤是一些容易導致推理錯誤的普遍思維習慣,可以說是人在認知上的心理缺陷。例如我們談到分化的問題,當中可以有外因和內因;外因是敵人的分化詭計;內因是自己的認知能力、心理質素等條件;若是能夠強化後者,分化則更難。

例如 Critical Thinking Web 解釋了以下兩個認知偏誤:

Confirmation biasThe tendency to look for information that confirms our existing preconceptions, making it more likely to ignore or neglect data that disconfirms our beliefs. For example, when we compare ourselves with others we are more likely to remember other people's mistakes and less likely to think of our own.

Overconfidence effect (the above-average effect): Many people tend to over-estimate their abilities. Surveys across most areas of expertise indicate that more than half of the people think that they are better than the other half with respect to that expertise. For example, more than 50% of the population might think that they have above-average intelligence, but they cannot all be right. So many people tend to over-estimate their abilities and lack insight into their real performance.

假如在一個群體中,人們容易記得別人的錯誤,卻忽略自己的,並且往往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貢獻,那麼這會促進合作還是助長分化呢?

讀者還可以找找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考慮一下它與分化的關係。

 

參考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