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良社區圈】無法無天、獨立思考與應對警暴

2019/12/30 — 14: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看見某些香港警察近數月的無法無天之舉(還未算那些尚待調查的黑幕),實在令人髮指!有些人莫明於他們的行為,有些認為他們是禽獸畜生(或更不如),有些以「平庸之惡」去理解,有些以他們受到群眾挑釁的理由替其辯護,等等。情況複雜,涉事者眾多,難一概而論。

「獨立思考」,按我自己的理解,可指一種着眼於判斷是非對錯的思考方式(但不保證判斷必然正確,例如是涉及價值觀的問題,有時可能甚至難言對錯),而其「獨立」可指一種客觀合理的認知評估狀態 — 能抵禦其他人或事的不良影響 — 但絕非自我封閉的思考狀況,而是充分地參考了相關的資訊。(亦可參考李天命博士的一個較有詩意文采的簡單解說:「正確的思維方法,就像荒夜裏的一盞風燈。提着自己的風燈,照亮未知的旅途,這就叫做獨立思考。」)當然,這只是理念而言,實際上無法做得完美。掌握獨立思考的能力除了要接受技巧的訓練(如語言、邏輯的分析評估技巧)以外,還有「心理素質」的問題需要處理。

按我自己的了解,不少時候人們未能良好地獨立思考,心理素質是重要原因。獨立思考要求「能抵禦其他人或事的不良影響」,而心理素質的不足便成為障礙了。例如,有些人會給親人的說話打較高的「真理分數」,而外人則相反,然而當中的客觀理據(如果有)薄弱,可見受到情的不良影響(就認知而言)。又例如,除了情以外,權、名、富等等也會產生類似的不良影響(如真覺「領導的說話更對」);不過,其中當然亦有很多只是表面附和的情況(如表面認同領導),而實質只為討一己的利益或保護自己而已。對於有足夠人生經驗及反思相關情況的人而言,對這些也有不同程度的了解。可是,獨立思考的心理素質要求,殊不簡單,要抵抗情欲等不相干因素對認知的不良影響,就是為了求真 — 值得嗎?(沒有預設答案,但或可窺見人生百態之數面。)

廣告

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就必然不會無法無天嗎?不然,大魔頭可以是很有獨立思考的,其大惡可能只根植於其惡的價值觀,而不在於其認知能力 — 而其能獨立思考正正可能助長其無法無天!雖然如此,肯定有些警員的無法無天卻可(部分地)歸因於其獨立思考能力之不足。人云亦云、從眾心態、自己缺乏對事情的了解和判斷,當世道好、環境佳,還可以有好榜樣給模仿;一旦邪魔當道,禮崩樂壞,再加上受迫受壓、虛語謊言四起,缺獨立思考者唯有隨波逐流,緊跟所依附群體的步伐起舞 — 那怕是「暴力舞」、「性侵舞」,甚至乎可能是「X 人舞」,反正人有很多自我欺騙、自圓其說的本領,總能為自己的惡行開脱。

紀律部隊(港警仍然算是嗎?)重視紀律、要求服從,而並非強調獨立思考、批判思維,正是設計給政權利用;而他們受過訓練,擁有精良的武器裝備,那麼是硬碰好,柔對好,還是另有策略,每位抗爭者也要按情況慎思之。以下想簡單地討論一下「應對警暴」的一些常見問題,先看一個短片:

廣告

姑且假設短片中的主角是一名抗爭者,而他的反抗拒捕(縱使不太激烈)是導致被毆打的重要因素。固然這些鏡頭這數月來我們已看了不知多少,喚起了太多的苦惱和仇恨情緒;不過,假如有同路人尚未對此等事情作出反思,以謀更佳應對,或可參考一下以下分析:

  • 首先,要不要跟前線警察衝突是一個問題,因為對運動目的而言,重要得多的打擊目標是那些位高濫權的人,而並非被用作工具的前線警察。
  • 即使因某些原因要與警察衝突,那麼是即興而為、準備妥當,還是被偶然地捲進衝突呢?當然希望是準備妥當,以最低成本達致最大效益。
  • 例如是類似以上短片的衝突情況,若是未能第一時間逃脫(所以應該在什麼抗爭位置也要考慮自己的逃走能力),我想選擇控制一下自己,暫時不反抗,情況一般應該會好一點,因為 — 面對一群猛獸,你反抗而刺激牠們已經緊繃的神經,結果很可能就是被「打殘」;而如果能夠做到盡量表面放鬆、聽命,讓他們的戒心放輕一些,說不定還有逃走的機會(當然有逃走失敗而被毆打的風險;曾經看過教人掙脫索帶方法的視頻,好像實用)。
  • 而如果最後逃不了而被帶到警局(或另外一些地方),要如何應付就是別的問題了,需要另外的考慮和準備。

對情況的較佳反思和作出相應的訓練和準備有利於臨場實戰 — 互交流,共勉之。(我自己也有很多次到示威前線的經驗,吃過重摧淚煙,亦試過被一組防暴警圍著問話搜身搜袋,但遠非最前方勇武,亦遠非最後方和理非,應該算是某程度亦和亦勇的抗爭者。)

參考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