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良社區圏】林鄭的紅 & 李天命的藍

2020/2/5 — 11:31

林鄭的紅

林鄭的紅表現在其對中共的奴性中。「奴性」通常用作貶義詞,但應該她自己會用上較正面的詞語如「忠心」去形容,並引以為傲。

對於同一個情況,往往有人會用褒義詞去描述,亦會有人用貶義詞,當中可能反映了對情況的認知差異、價值觀的分歧等因素的作用。若是對情況的認知有差異,則有望透過理性溝通減少分歧;如果是價值觀上有分歧,則一般較難處理,因涉及性格因素。所以,假如能夠互相包容、求同存異,則有可能創造一個雖則並非很和諧,但卻某程度是互補不足的妥協關係。然而,當遇上蔑視包容、抗拒存異的霸權、極權份子時,就唯有與之鬥爭 — 除非甘願為奴,像林鄭之流。

廣告

為何有人會甘願為奴?一個重要原因是,在專制中,雖然「奴性硬幣」的一面是被上級奴役,可是另一面便是奴役下級了 — 假如某人好奴役別人,或許亦可以接受被奴役,視為現實必然也。

轉一個觀點,眾生各有前因,只是受着很多自己無法控制的因素的影響之下而行事,其實連「人有否自由意志」的問題人類還未有定論,即我們最終可能只是受控的「機器人」而已,我們應該鄙視她嗎?無辦法,若追問到哲學層面,似乎暫時只有困惑。還是以常情、常識生活吧(做個「正常人」,哈),那麼某些人(包括我自己)當然會鄙視她,雖然理智上要知道我們背後的無知與困惑。

廣告

李天命的藍

李天命先生早幾年引起了一些風波(當時我無關注),乃因他的似乎偏藍政見,使一些追隨者感到錯愕和失望,亦讓一些批評者用為批判他的材料。李先生被廣泛地視為批判思考的大師,而批判思考不是強調「求真」、「開放頭腦」、「多角度思考」、「廣泛地參考相關資訊」等主張的嗎?他怎麼可以跟輕視此等主張的藍絲似乎站在一起呢?確實讓人有點困惑,以下僅一提三個說明的可能性。

其一,照理李先生不會不認同以上批判思考的主張,而可能只是就他個人對政治情況的研判,認為黃絲的一些主張是不可取的,因而反對之。如是,則需要審視相關理據後,才好判斷。

其二,人的心智和行為往往是複雜的、並非完全一致的,或許李先生也未能避免箇中的矛盾(我自己就不能避免),可參考我在〈【理良社區圈】談談矛盾〉的簡單討論。

其三,可能更合理的是以上兩點加在一起(或再加別的因素)的一個混合說明。

 

參考資料:Critical Thinking Web(政見分歧與價值觀差異密切相關;關於學習價值問題的批判思考,可在網站內搜尋 “valu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