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麵包與微博

2019/11/22 — 12:33

嘉頓 Facebook

嘉頓 Facebook

昨夜,警員以嘲諷的語氣,向留守理工大學的示威者說,「你就食生命麵包,我收工後可以到深圳食海底撈、飲冰凍嘅啤酒」、「而你哋就繼續喺度食生命麵包……通常基層拾荒者老人家食,我覺得係好可憐」。說出這句的警員,大概覺得自己很厲害,懂得打「心理戰」 —  以自己在「外」能享受的物質生活,來映襯留守者在「內」的物資匱乏,試圖令他們放下堅持,自願走出校園。

消息一出,隨即引起批評:有人反駁自己不是人基層但也會吃生命麵包,又有人取笑警察眼中的「好嘢」竟然是海底撈的「週期表」和地溝油。但對我來說,這幾句話相當好笑,特別是當你看完警察一窩蜂地開啟微博帳號,取了一些如「快樂小巡警」、「深海八爪魚戰士」、「通天書生臥龍諸葛」、「衝鋒閃電俠」等名字後,浩浩蕩蕩地進駐微博,希望接受十三億民眾的擁戴和打氣時,就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稍為對國情有點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微博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監控、管制、「拉人封舖」的例子,比比皆是,君不見敏感日子前後,這樣不能講、那樣不能說嗎?所以,為免到時太難駕馭情況,我建議各位選擇投奔微博的警員,有時間的話,找本叫《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的書看看,先行補習,未免到時太不知所措。而更重要的,是微博上有一群玻璃心,就看看周柏豪呼籲登記選民會被打成「港獨」、「文匯之友」形象大使容祖兒都尚且要為一張相而道歉,究竟香港警察覺得自己有何能耐,可以在這片薄冰上行走自如?或許今日的你們有「抗暴英雄」光環加持,可以用你喜歡的方式暢所欲言,但我也肯定,有朝一日,當中港文化、價值觀的差異浮面;當你所說的話與國家主旋律不同時,才是真正的考驗所在。

廣告

進駐微博,選擇跟十三億民眾 connect,在警員的認知裏,或許就可以理解成「你就玩 Facebook、Twitter,我收工後就可以上微博做大 V、接受十三億人嘅歡呼」、「而你哋就繼續喺度 玩 Facebook⋯畀佢攞曬你哋啲資料來賣,我覺得係好可憐」。這想法有錯嗎?似乎沒有,因為微博好像真沒有甚麼如「劍橋分析」的私隱醜聞,反正整個也是國家機器,用得著跟你弄甚麼私隱漏洞嗎?

海底撈、微博就一定比生命麵包、Facebook 來得吸引?在香港警察的心目中可能如此,但一切都是個人的選擇,總有些人會覺得相比起物質享受,精神飽足更為重要。而我相信,經歷過這六個月的香港人只會跟你說一句:海底撈?不了。

廣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