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一個生果講起的自由

2019/11/20 — 23:45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甚麼是免於恐懼的自由?

能夠暢所欲言地表達自己的政治見解?可以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而不必擔心秋後算賬?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能受法律所保障?以上上或者的是,但我覺得在今天的香港,要多加一項:能夠安心地食生果。

隨著運動步入第六個月,抗爭的版圖亦早已由金鐘的立法會,蔓延至全港不同區域,而警察無節制地濫發彈藥,亦令各區都變得滿目瘡痍 — 被催淚彈射中而受重傷的示威者、付之一炬的攤檔以及喪生的動物,以上這些,尚且是可視可見的事物;但其實無色無相的化學物資,才是最最恐怖。而最近「中招」的,正是果欄的生果,因為在 11 月 18 日晚上,警察在油麻地瘋狂發射催淚彈,令網上開始流傳各種各樣的說法,指果欄的生果已被污染、又因茶餐廳在製作檸檬茶時不會沖洗檸檬的外皮,所以短期內不要飲凍檸茶云云。

廣告

是的,香港已經進入了一個連食生果都需要恐懼的時代,一個和朋友出外消遣都有可能因為「非法集結」而被捕的時代。而這亂局之所以出現,是始於政治問題,再由警暴不斷發酵。

一直以來,支持政府的人會認為爭取民主自由的人是在「搞亂社會」,甚至覺得自己可以「只要民生,不談政治」。正因如此,他們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那句「佢唔喺現場出現就冇事,去得嗰度就可能有呢啲風險」,特別受落;事關他們會覺得,自己好人好者,根本不會在「暴亂」現場出現,所以警察的暴力再瘋狂、濫權的情況再嚴重,也事不關己。

廣告

但他們卻不知道,這種「與我何干」的取態卻在某程度上默許和縱容了警暴,令他們有恃無恐:在沒有任何合理懷疑的情況下闖入商場和屋苑等私人地方;在室內、醫院、學校、民居附近瘋狂發射催淚彈;在眾目睽睽之下,依然可以濫捕、濫暴。可以說,警暴這頭巨獸得以養成,支持政府、撐警的人,責無旁貸。

「你不理政治,政治始終也會找上你。」

當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與我無關,因為我不會犯事;當警察用實彈射人與我無關,因為我不會出現在示威場合;當警察對被捕人士濫用暴力與我無關,因為我不會被捕;但當連食一個生果都要提心吊膽時,請想想,真的還是「與我無關」?

沒有民主、法治,香港人,恐怕連安心食生果的自由也沒有。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