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希望到奢望 — 35+ 失敗後議會想像?

2020/7/6 — 13:09

【文:劉澤鋒】

在努力謀求立會 35+ 的願景同時,我們亦必須作最壞的打算,亦即是 35- —立法會不過半的可能性。不過半,意味着我等將與政治發球權以及否決權失之交臂。同時,《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任何議會內抗爭手段將面臨被 DQ 的風險(參國安法第 22 條第 3 款)。面對前所未有的掣肘、打擊下,我等抗爭派在議會內處處受限,屆時如何突破昔日「有險可守」的議會想像將成為關鍵。

誠然,立法會的作用以及權力已今非昔比,《國歌法》審議過程足證立法會已淪為橡皮圖章,失去監察政府的能力。然而,議席的價值不止於議事廳內,議席所帶來的資源,可用以濟助小店渡過難關,亦可以為生活拮据的手足們提供生活上援助,甚至可以支持本土以及海外進修的手足們,讓他們留得有用之身之餘,能在其間精進自己,他朝成大器,為人所用。而立法會議員的身份,雖不及以往,但其影響力依然存在,其說話以及主張能夠影響本地及海外的朋友。在漫長的抗爭路上,若然能夠召集更多同路人,何樂而不為。

廣告

以上僅是議席的兩個作用,我相信以香港人的想像力,作用必不止於此。我們必須摒棄「議員只能夠在議事廳內抗爭」的固有概念,繼而解放自己思想。我們並非「唔做」而是「盡做」,在了解制度內的限制下,嘗試在有限的空間內尋找最大的可能性。事至如今,我們實在沒有空暇選擇抗爭手段,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在所有可行的選項下盡力而為,寸土必爭。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