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抗疫到抗爭,港豬心態無處不在

2020/1/24 — 12:49

【文:Donald Leung】

2019己亥年送狗迎豬,結果惡犬送不走,成為禍患;2020庚子年,到底能不能真正送豬?香港人其實豬了很久,往往不能汲取教訓,重覆犯錯。當你以為港豬現在已經成為過氣的名詞,其實這種自私、冷感的心態無時無刻植根於許多人的頭腦之中。

近日肆虐的武漢肺炎,率先帶頭獻醜的正是香港政府。為求經濟利益,或是不違背中央旨意,置七百多萬市民生命於不顧,繼續讓來自疫區的高鐵飛機入境,讓懷疑個案患者通街跑,無法追蹤。不發黑色旅遊警示,不讓旅客申報健康狀況,不呼籲民眾提高警覺,緣份到了,肺炎自然離香港而去。我真的以為港府是要燒香祈福來應對疫情。當初沙士因為訊息不算流通,加上內地隱瞞疫情,導致疫症一發不可收拾。如今網絡發達,消息想壓也壓不住,人口流動又快,還保持這樣後知後覺的處理手法簡直令人髮指。現在還處於流感高峰期,醫療系統早已不勝負荷,這次肺炎來襲更是雪上加霜。眼見醫護人員要抽籤赴難,實在心酸。這個自私的港豬政府為求利益,害苦了香港,更害苦了一眾醫護人員。目前可以遏止疫情的方法,除了斷絕與疫區的直接來往,亦要提防春運期間從深圳以及全國各地入境的感染者,加強教育市民危機意識和衛生常識就不在話下,最重要還是調撥更多醫療資源。謝婉雯醫生的故事感動了大家,然而我卻不想香港出現更多她的「承繼人」。到底政府會否曉得亡羊補牢,不禁令人擔憂。

廣告

而很多人香港人還只抱著隔岸觀火的心態,嘲笑武漢的困境,卻不懂居安思危。沙士過後17年,人人都變得怠惰,不太注重衛生。對保持個人和家居衛生冷感,就等於為肺炎打開家門。但是洗手、戴口罩等這些簡單而重要的方法,至今又有多少人能夠跟從呢?要做到百毒不侵,既不能靠燒艾草食生蘿蔔,又不能只在肺炎帖文下給讚留言了事,在昏庸無能的官員治下,必須好好保護自己。心中仍然不理不睬,絲毫不關心病毒的可怕,這種港豬表現分分鐘成為社區爆發的禍根。

在公共衞生以外,港豬心態亦存於抗爭之中。

廣告

所謂抗爭中的港豬,就是整天喊着要捉鬼的人。他們抱住「非我族類,雖遠必誅」的自私想法,以為清除內鬼就萬事可成,結果迫使勇武黯然離場。所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並非刻意主宰著對方的爬山方式、姿勢和路線,而是你我用不同方法一起到達山頂。我們不應該認為同伴所為有異於己,就著力排擠,實質不論和勇皆是缺一不可。60年代美國黑人平權,也不單是靠馬丁路德金在高呼《我有一個夢》,黑豹黨在前期的激烈行動,亦是為了及後的和平抗爭鋪路,讓政府意識到問題嚴重性,讓大眾接受馬丁路德金的主張,最終起草了《民權法案》成功保障黑人。起初所講的「無大台」、「不割蓆,不分化,不篤灰」又有多少人言猶在耳?時代革命需要大家的團結,團結不是小圈子內的一呼百應,而是互相信任達致和而不同。農曆新年過後,究竟和勇能否再次團圓,就看大家的表現。

記得中一時候老師教過一篇《詩經·碩鼠》,談的就是一班貪官污吏,如今引申至庸才冗員絕不過份。但願鼠年各位摒棄了港豬心態,有老鼠的敏捷身手和銳利觸覺,能夠對抗尸位素餐的鼠輩,真真正正做到送豬迎鼠。

 

(作者自我簡介:中學生)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