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文字、語言、修辭看人心的麻木與不仁

2020/10/4 — 10:35

資料圖片,來源:Yang Jing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Yang Jing @ Unsplash

《滿天神佛皆惡棍》

菩薩心腸作暴君,拆完教堂祭觀音。
傷天害理為黨幹,喪心病狂做差人。
千瘡百孔成大佛,三妻四妾是高僧。
本土耶穌也掟石,強國特色渡眾生。

中國近代自推翻封建帝制至當下,大致經歷過兩次重大的語言文字改造。第一次就是五四前後的新文化運動。1917年1月,胡適發表了他那篇文章《文學改良芻議》,吹響了文學改革的號角。1918年4月又發表了《建設的文學革命論: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主張使用白話文,改革語言文字,認為應該「我手寫我口」,擺脫滿清王朝幾百年來那種八股文的行文方式及充滿封建色彩的語言特色。當時的主張認為唯有如此才能改革人民的精神及思維,令中國人的思想走向現代化,也可以普及教育。這種主張在其後1919年的「五四運動」,便成為「新文化運動」的基本命題。

廣告

當然,後來的討論也有不少人認為全盤西化並不可取,也不可能。但其後確實湧現了一批中國現代文學的社群,產生了大批作家,推動了語言文字的改革。在那個階段,一直到抗日前後,中國的內部政治動盪,軍閥內戰,派系鬥爭嚴重;另一方面,對於政治及社會發展的爭議也十分激烈。但如果讀一讀當年很多人寫的文章,文風還是比較能夠保持中國人那種溫柔敦厚的作風。就算是白話文也能夠保存這種較為溫文的特性。以魯迅為例,他罵人的文章很多,態度也十分嚴厲,但他的行文方式卻仍然保存着一些文言風格,文風尖刻而不狠辣。

到毛澤東領導下的共產黨,主張「文學應該為革命服務」。除了要求文學創作要與革命及政治的需要相配合之外,還提倡需要用激烈的革命語言來鼓動群眾,要旗幟鮮明地提出鬥爭口號,要透過各種文宣把矛盾及鬥爭尖銳化,提升人民的革命激情。在這種觀念下,左翼作家聯盟的作家群及中共的筆捍子便製造了大量充滿鬥爭激情的政治語言及口號。這可以說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後的另一次重大的語言文字改造。

廣告

中共最後取得政權,在中國境內全面推行字體簡化,也把鬥爭語言及及高度簡化了的各種政治口號作為治國及愚民的工具。幾十年來都以階級鬥爭為綱,又經歷了多次政治運動;改革開放之後,為了鞏固黨的管治,也透過不斷強調矛盾來凝聚人民的支持。因此,中共那一套充滿鬥爭特色的政治語言便一直影響着幾十年來的官方宣傳及民間應用語言的文風與習慣了。

當年胡適等人以為透過「我手寫我口」的那一種白話文,可以改變人的精神面貌,改革中國人的傳統文化,甚至認為會影響及改變人的行為模式,令社會變得更文明。但很多人對此並不認同,認為要保持中國語言文字的爾雅特色。

但如果看看這幾十年來,在共產黨的文宣及治國口號塑造下,人民的語言風格及思維方式確實起着微妙的變化。只要看看五四之後那些政治爭論的文章,與今天的喉舌文章及各種黨八股比較一下,便可以看到其中的分別。而且,似乎也不能不相信語言文字的潛移默化作用,最終甚至可以影響人的行為及思維,甚至影響了國人的基本做人態度。

文化大革命的那些口號、標語、文宣自不待説,都清楚說明了這個說法。如果連計劃生育的那些宣傳都充滿暴力元素(例如「一人超生,全村結紥」),也就難怪到今天那些喉舌報章在討論到國內及國際問題的時候,同樣往往是殺氣騰騰。而那些外交部發言人,甚至駐海外官員,他們的語言風格以致動作表情,不時都是流露出明顯不過的挑釁及鬥爭意味了!

有人認為,這才是近代對中國人最嚴重的精神污染。這個判斷是否屬實,可能真的要請相關的專業工作者作全面的研究。但今天我們很容易從強國人身上見到的,就是動不動就以一些充滿勝負成敗的觀念來看一切事物,又以一種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心態來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意見,甚至是經常以幸災樂禍的心態來看待別人的不幸。因此,有人對美國的911事件年年慶祝,為日本的地震與海嘯感到高興,今日又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夫婦感染武漢肺炎而興高采烈就不令人特別感到意外了。

有朋友去年告訴我一個近年的經歷。他那一次去到新疆某市參與一些學術交流活動,有一天外出參觀探訪,搭載的旅遊巴士在一個路口的交通燈前停下時,有一群明顯是新疆少數民族的兒童在過路,但車上的漢人竟然有人大聲叫囂,意思是說應該把車開過去把他們都撞死,而車上的其他漢人,竟然也一齊起哄,似乎大家都很樂意見到這樣的事發生。

但願這只是一個偶發的事件。但回顧一下過去一兩年,國內那些官員,以致報章,或互聯網上的平台,是以什麼語言,以什麼態度來描寫香港的抗爭運動;又或者回想一下當年那位中聯辦的主任公開說「反對派能夠活到今天反映國家的寬大」,都似是說明了在這種語言環境及政治環境下,人心及思想是何其扭曲!也可以聯想,他們的行為也難免會同樣有著不同程度的扭曲與麻木不仁。

因此,今天聽到香港某位建制派議員說,北京當局在控制住香港的情況之後可能就會對香港人展現「菩薩心腸」,只覺得十分可恥及可笑。他們真的會看不到特區政府今天的暴政及警察的暴力嗎?還是只是扮作視而不見?而且很明顯,這種行政暴力及警暴,正是在他口中那一個似乎還有「菩薩心腸」的政治集團縱容及鼓勵下而促成的。
慨嘆香港也有些人,特別是建制派那些奴才,正在墮入這一種語言文字及文化的陷阱而不自知,或者他們知道也不會介意。在這一種語言文字及文化的陷阱裏邊,就連耶穌都會變成了要拿起石頭掟向妓女。單是這一個所謂要把聖經故事中國化的故事,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這可能也說明了為什麼香港人越來越覺得強國那一套與香港這一套越來越格格不入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