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烏托邦幻化為地獄的香港特區

2020/12/16 — 11:2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沁園春.人世天邊》

暮逐金烏,乘風隨轍,遠造西天。
看星河序列,蟾輪漸滿;仙都舞樂,殿閣飛旋。
雙成乍現,蟠桃開宴,不知人世侶神仙。
真無奈,但塵寰回望,霧罩雲團。
紅塵遠隔嬋娟。悵時空,願與月同圓。
悲百年遠念,總差一線;人間美善,萬古長存。
再訪瑤池,共覓閬苑,既爭朝夕也爭年。
且歸去,那霧霾結處,也是天邊。

短短只兩個月,已經先後有三位較年輕的朋友帶同家小,移民離開香港,而且走得決斷,絕不回頭。那個所謂特首林鄭月娥在上個月發表施政報告之後,自以為為香港描繪了一個光明的未來,但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被問到有關移民潮再現的問題,她就繼續自己欺騙自己,說只要香港未來發展得好,根據過往的經驗,這些人就會回來。真的會是如此嗎?

廣告

林鄭月娥的無知及對現實情況的愚昧,已經到了無以復加,也可能是罔顧事實,掩耳盜鈴。只要看看這次剛出苗頭的移民潮,走的人抱什麼心態和態度,跟以前的移民潮作個比較,便知道問題遠比過往複雜及嚴重。

80 年代初,九七前途問題提出之後,出現第一波的移民潮。到 1989 年的「六四事件」之後,又有另一波的移民潮。那兩次都有朋友選擇離開,有一些確實是後來回來香港發展了,但從此而告別香港的也大有人在。

廣告

那兩次移民潮發生的時候,殖民地政府的管治其實在不斷進步,人權保障在擴大,政制也在朝民主化的方向發展,政府的透明度及問責性都在提高。正是在這種進步的氛圍下,才會令不少人對可能於九七年後可能會出現的退步感到憂慮,也沒有信心。那時選擇移民的,不少是抱着一種買保險的心態,而不是對當時的社會現實感到很不滿意。

當時走的人大部份都不是對現實不滿,而是對前景有懷疑,甚至是沒有信心。當時決定留下來的人,也不一定對前景沒有懷疑。不過他們在懷疑中有盼望;在懷疑中也對香港社會,甚至對中國社會有承擔。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走的,恐慌心態可能更高一些。但仍然不是對香港社會的現實感到恐懼或不滿,他們走的時候對香港社會不少仍然抱有依依之情。正因如此,當九七主權移交之後情況沒有想像中壞,加上大中華地區的經濟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便吸引了很多人願意回流。因為他們原本要選擇逃避的,根本就不是當時的那個香港!

今天的情況顯然很不一樣。幾年前已經見到很多年輕人考慮移民。這與當年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分別。當年移民走的,很多都是中生代,都是帶着孩子,有一些也累積了一定的財富,不少人擁有專業資格。當時決定走只是因為信心不足。但今天想走的,卻是年輕的一代,是社會的新血,理應是社會的接棒人!這兩個月走的三位朋友,有男友女,都是 30 多歲,其中只有一對有幾歲大的孩子。他們今天決定走,是對現實的恐懼,是對當前政治形勢的極端反感及不滿意,是不忿氣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政權洗腦的對象,是無法容忍這個社會今天所塑造的生活處境與現實,是對今天這個社會的種種扭曲與荒謬感到難以再面對下去。這已經不是對未來是否有信心的問題,而是對這裏的未來失去了盼望。又或者已經覺得這個社會讓他們難以再擔當得起的問題。更可能是他們已經完全失卻了對這個社會的期望。

造成這這種期望與承擔流失,令這麼多人不得不考慮離開香港的那個集團,還天天在發嘴砲,叫嚷人人都有義務去愛它。單是這荒謬已經足以令人不能不考慮遠走高飛!最可笑的是他們的喉舌竟然還夠膽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成功落實,得到全世界的高度讚揚」,或者「香港回歸後,香港居民才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權利和廣泛的自由」。他們講這些說話的那種無恥,令人大開眼界。在殖民地時代,想不到有那一位官員可以無恥到如斯水平!正是這種墮落,正是這不以墮落為墮落,還要自鳴得意的極品墮落,就更令人難以忍受!

如果有任何人竟然愛上這一個混黨為國的政治集團,除了是尋租搵着數之外,可能就只有愚昧及盲目。偏偏這幾種人卻是矚目皆是,令人恥與為伍。

可以推想,抱着這種絕望及極端失望情緒,或者極端反感甚或憤怒而離開香港的人,他們還會考慮回來香港發展嗎?機會應該不大了!今天環顧大學校園,還有幾多年輕人會覺得自己應該對中國社會有承擔?或者會覺得自己對中國社會的發展或許會產生作用?偏偏當他們要對他們生活的、他們還有眷愛之情的香港社會作出更多承擔與貢獻的時候,這個社會、這個政權,卻選擇迫害他們,令他們不得不考慮遠走。

幾位朋友走的時候,都是行色匆匆,連碰個頭,杯酒言歡,親身說句再見的機會都沒有。電郵中或電話中說到的,都只是憤怒與不忿。

有人或者會說,「移民海外往往也不一定可以找到烏托邦,外國也不是天堂。」這個說法在八、九十年代的時候,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鳴。當年選擇留下來的,仍然有盼望的,就更有共鳴。但今天如果有人還這樣說,只會令人覺得有點背時!不是嗎?他們今天決定要走,不是要尋找烏托邦,而是要避秦,而是要脫離地獄!我只盼望他們去到海外,當他們已經離開了地獄之後,還會繼續經常回望香港,在海外用各自的方法延續他們在今天這個香港不容許的承擔!

移民去到遠方,不論那裏是不是他們要追尋的烏托邦或天堂,但願他們都不會忘記,香港曾經是他們自己盼望過的天堂,香港曾經被承諾了一個天堂。或者起碼知道,香港曾經被承諾過不會變成如今天這樣的地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