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駱惠寧的破格說起 — 中美共治,抑或全面由中共來管?

2020/1/8 — 16:45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王志民燉冬菇,空降前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做中聯辦主任。駱剛上任,即破例在中聯辦見傳媒,又打親民牌,讚記者勤奮和敬業。要知道,過去幾個月,林鄭政府和中共在港勢力對香港新聞工作者敵意有多深,駱惠寜這樣表態,不管真心或假意,都意味他跟前任的作風、定位和對策有所不同。

更堪玩味是,他容許《蘋果日報》和《立場新聞》這兩顆「反中亂港」眼中釘進場採訪。《蘋果》記者指,傳媒名單中,原本沒他們的份,但中聯辦職員查明身分後,竟開綠燈。這樣做要傳達的政治信息是,中聯辦不緊抱敵我分明,非你死便我亡的鬥爭思想 — 起碼在現階段 — 幾水火不容都好,都可以接觸,都有得傾。就算是政治姿態,這都對一些人產生統戰作用。

相比王志民的粗枝大葉、蠻不講理,老是把「止暴制亂」掛嘴邊,動不動捧習思想來壓人,暫時看來,駱惠寧是有功架,且深謀遠慮得多的。他沒有重申「止暴制亂」,但希望「重回正軌」;他聲稱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卻又避談高度自治。他(似乎)喜歡用政治細節傳達微言大義,還見諸以下事例:

廣告

一、民建聯想搶閘見駱,以示自己有幾得寵,他卻冷處理,由副手應酬算了;

二、他見記者時用作背景的畫作,換了和他大有淵源的安徽市出品;

廣告

三、他原定上午九時四十五分見傳媒,卻遲了四十五分鐘。若非真的臨時有要事處理,在他首天上班的第一台重頭戲姗姗來遲,要人家久候,自然旨在擺擺官威,令在場人士知道誰是主,誰是客;但另一方面,他對香港記者又相對客氣和友善(同時又親疏有別,先讓新華社入內),這種軟硬兼施的兩面人手法,會否就是他用來對付內外勢力的權術、治術,便有待觀察。

駱惠寧上任翌日,聲稱會和他「合作無間」的林鄭見記者,立場與表現依舊,彷彿王志民仍然在位:(1) 親自與落選(即被選民唾棄的)建制派區議員會面和表達謝意,而非積極尋求和新一屆議員接觸;(2) 再次重申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向她口中備受壓力的警隊表示同情和支持。(3) 她又表示,無停止過籌備成立檢討委員會(註一),但受制於人身攻擊及起底威脅,適合人選難求。廢老賴地硬,實屬正常,香港人見慣見熟,難道林鄭做了幾十歲人會突然開竅,明白到一個反智、橫蠻、毫無認受性的政府,沒可能得到有識之士拔刀相助?好似柯創盛這種連口罩都唔曉戴的貨色,佢就會招攬一大堆。香港人無奈之處是,靠這樣的「港人」治港,等收皮都得,但若由中共派員收拾殘局,就算真的能成功,亦保不住一國兩制的初衷 — 高度自治。

駱惠寧上任,事出突然,殺全世界一個措手不及。同樣使人詫異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天(8 日) 竟然破格評論中聯辦人事變動,並將駱惠寧「重回正軌」的講法,加入他的詮釋,即希望北京恪守《中英聯合聲明》。蓬佩奧這樣高姿態,極不尋常,大環境是中美兩國又傾又砌,由貿易戰、金融戰到美伊衝突隨時觸發大混戰,國際戰略關係越來越錯綜複雜。香港作為地位特殊的國際城市,駱惠寧到底帶著哪些重大任務履新,似乎已不限於中港對陣的層次。是開展某程度不宣之於口的中美共治,抑或更全面更有技巧地執行習思想,要在美帝可接受的範圍內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呢?香港人過去一向無 say,經過多月來的抗爭,今天卻有一點點,未來要看槓杆效應有幾大了。

(註一)據《明報》報道,政府高層官員同時成立了內部專責小組,探討和研究「管治相關的深層次矛盾」,由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主持。有關深層次矛盾/問題,筆者在多篇文章中都分析過,譬如在〈食人唔𦧲骨的「繁榮安定」〉中列舉過香港權貴階層有甚麼值得感到羞恥,在〈廢老治港〉中指出羅致光等官員所迷信的新自由主義思想,正是問題一大源頭。現在由反對最低工資、力推私有化政策及一筆過撥款、反對全民退保等的羅致光來主持小組去找尋禍根,豈非等於由賊人負責去捉賊般可笑?至於「新自由主義思想」的問題,可參考李偉才博士的〈我們需要怎樣的繁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