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好打得」變「好鵪鶉」

2019/5/20 — 14:59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阿娥變鵪鶉》

政治領袖講天聰,奴才榮寵靠阿公。
升上神枱乘風勢,位列仙班缺圓融。
體制偏頗言不順,人和欠奉政難通。
娥姐妄言好打得,一栽跟斗自挖窿。

兩年多前,林鄭月娥競逐特首的時候,看來也真的是看得出不應該事事要容讓中聯辦插手。對於其上任政府時,中聯辦動輒自動走上前台,毫不忌諱破壞一國兩制,成為第二個權力中心的做法,她似乎也認為不可取。所以,當她在電台的節目中被問到會否往中聯辦謝票、又是否要中聯辦幫政府箍票的時候,她才會有這麼清楚的一個說法:「屬於香港高度自治事務,需要得到立法會支持及批准,並由特區政府管治、公務員團隊負責,不需要中聯辦操心。」近日其中一位選委張達明提出證據,也說明林鄭月娥對這一點心知肚明,而且還作出過清楚的承諾。

林鄭月娥無疑是一個幹練的公務員,但過於自信自己對政府操作的認識,她也高估了自己的「幹練」足以扭轉香港的政治局面。北京盡全力幫她助選,她可能以為已經得到北京的全面信任,也可能相信只要這種信任繼續得到加強,她就可以有空間利用自己的「幹練」來處理好香港的問題,把香港的政治局面搞得好一點。所以,她才會說什麼「管治新風格」、又要「重建社會和諧」、又說要「修補社會撕裂」。

廣告

從一開始,這就一個盲點。香港的社會撕裂及不和諧,根本就不是個人「管治風格」的問題。一個衰格的特首,可能會令問題變得更嚴峻;一個冇咁衰格的特首,至多也只能把社會對立的氣氛淡化一點點,令情況不至於顯得太惡劣。正是這一點,可能林鄭月娥被他的上任梁振英誤導了,令她以為只要不致太衰格,就可以得到市民的支持。或許這樣可以解釋為什麼她上任以來,一直都迴避政改問題,除了時機及北京的意向之外,以為靠所謂「新的管治風格」、「多啲公屋」、「居屋再平啲」等等,就可以抵銷制度缺陷造成的惡果。

這顯然又是另一個嚴重的誤判。給香港一個如此不公平的制度,真係搵鬼同你和諧!社會不撕裂才怪!

廣告

以為繼續得到北京及習近平的全面支持,她就可以開創新局面,習近平訪港時的出場安排,可能也給予了她這一種訊息,令她作出種種行為上的誤判。

有兩方面的誤判特別明顯。

首先,當她選擇不事事向中聯辦靠攏,甚至可能是要減少讓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的時候,她就改為直接向北京爭取信任,所以她才會一再唔怕核凸,自貶身價,公開擦北京最高領導人鞋。香港人很多都是精甩邊,唔少都係擦鞋仔。但矛盾之處,就是香港人其實都幾討厭擦鞋仔。香港人鍾意好似肥彭那一種串得起的領導人,如果代表香港人的特首擺明車馬做擦鞋仔,真係會好影響香港人的社群自尊。林鄭月娥可能低估了這樣變臉對她形象的損害。

其次,要得到今天北京這個政權的支持,正如梁文道所說,首先當然要夠左。所以林鄭月娥玩 DQ,比她的前任來得更勇。她也更不憚於公開發揮他的共幹本色。值得佩服的地方是她真的學得很快,把京官那副嘴臉與修辭方式活學活用,揮灑自如。大家不妨數一數,過去兩年她先後幾多次指斥「外國政府不應干涉香港內政」?近期的口吻,例如「廢話」、例如「人云亦云」,這一種官大爺語言,有幾可會出自英式文官制度下的高官口中?至於藐嘴藐舌、黑口黑面、一臉不屑、眼神閃動這一種身體語言特色,也是與現代文明及政治問責的標準越行越遠。

林鄭月娥上任後這接近兩年的表現,清楚說明所謂「好打得」是什麼意思。看來只是作為「悍吏」那種熟知體制的弱點與漏洞,可以為主子提供更利便的方法來「打壓反對意見的幹練」,又可以為自己的種種狂妄惡行「文過飾非的無恥」而己。

現在,中聯辦更是借機重登祭壇,「好打得」的林鄭月娥除了說一句「中央出聲好合理之外」,還敢說之前那一句「不需要中聯辦操心」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