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申60歲後延任 港大僅批2年合約 何式凝質疑因政治立場

2018/8/10 — 14:42

何式凝、陳文敏

何式凝、陳文敏

香港大學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申請在60歲後留任5年,今年初獲通知只獲批2年合約。她表示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文敏也有相同遭遇。何式凝向《立場新聞》表示,她翻查過港大在作出相關決定的來往信件,發現上級對她無論是在學術研究、教學及社會參與方面的評價均非常正面,但她仍只是獲批續任兩年,她質疑管理層決定與她政治立場有關。

《眾新聞》今日報道,曾擔任港大法律學院院長12年、現年59歲的陳文敏,以及在港大任教30多年、今年60歲的何式凝,分別於兩年前向港大申請延任,並於今年獲通知,60歲後只獲批續約兩年。

《立場新聞》向陳文敏查詢,暫未獲回覆。

廣告

何式凝接受《立場》查詢時透露,她向校方查閱相關決策文件後發現,她所屬的社會科學學院的人力資源小組成員,曾於去年3月以3比1通過決議,指由於小組估計她在下一次模擬研究評審工作(Mock RA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中未必會獲得3個「國際卓越」或以上的「3*/4*」評級,建議大學拒絕她的延任申請。

不過至去年5月,小組再向校方發信指,由於何式凝在最新的RAE評審中,獲大部分「3*/4*」的卓越評級,小組經再考慮後,決定建議校方批准何式凝延任兩年。

廣告

質疑決定涉政治考慮 曾被上級多次批評參與傘運

何式凝指出,從小組與校方的來往信件可見,大學對她無論在學術研究、教學及社會參與方面的評價均非常正面,最終卻仍只批准她續任兩年,「如果全部都唔係,得返咩原因呢?就係因為我係一條敢講嘢的女,講政治上同大學唔同立場的說話。」

何式凝又透露,自己從2015年申請正教授一職開始,就多次在不同場合被上級批評她在「雨傘運動」中的參與、她在facebook上的言論等。

何式凝:其他教員獲批3至5年

何式凝表示,她所認識、其他有申請續任的社會科學院教員,全部都獲批5年合約,慣例亦起碼會獲批3年合約,惟獨她獲批2年合約,「兩年真係太過mean同羞辱性」。她表示,大學一直不公開教授延任申請的數據,她期望大學管理層能夠提升相關政策的透明度,增加教員在決策上參與,保障教員權益。

何式凝於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任教多年,主要進行性別及性慾研究。她在2015年與其他港大學者成立「港大警覺」(HKU Vigilance) 關注組,反對大學因政治立場打壓教員。何式凝過去接受《立場》訪問時亦曾透露,自己因曾參與雨傘運動及批評校政,申請研究資助並不容易。

港大:須證明教授有助大學發展需要

香港大學發言人回覆《立場》查詢時表示,港大有既定政策和程序處理教授再聘用申請,教授於屆退休年齡後再受聘,必須經過嚴謹的審核程序。港大強調,教授獲延任「並不是一項必然的權利」,大學的最主要考慮,是「必須能證明再聘任這位教授有助大學的策略發展需要,符合大學資源的分配優次,以及滿足大學對持續卓越學術水平的高要求」。

港大又指,所有教授的延任申請,均須經由學術部門、學院、大學遴選和晉升事宜委員會、校長等多層的考慮,部分亦須經大學校務委員會轄下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考慮,並於申請獲批後簽訂一份全新合約。

陳文敏曾於2015年獲推薦出任港大法律學院副校長(學術及人事資源)一職,惟任命建議被港大校委會以陳「沒有博士學位」等理由否決。外界普遍質疑校委會決定涉及政治考慮,當時多名港大教授如人文學院主任柯天銘、何式凝、陳祖為等發起「靜默遊行」,支援受政治打壓的教職員。港大校委會前成員兼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亦有就決定提請司法覆核,但遭高等法院駁回。

柯天銘離港大為免申延任仰大學鼻息

51歲的柯天銘今年7月離開港大,他早前接受本網專訪時曾指出,港大制度規定教職員60歲要退休,之後再個別考慮是否獲重新聘任,但不少教授會選擇50所歲就離開港大,以免日後要為為教席而仰大學鼻息。

年屆七旬的肝病權威專家、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講座教授黎青龍,在三次重新聘任後,被告知明年要被「降級」、轉職為「兼職教授」。近日,港大醫學院學生及畢業生發起聯署,要求港大保留其全職教授教席。

港大教授們一到「限期」,就要與大學展開商討會否重新獲聘;即使成功,新合約的薪酬待遇往往較差。柯天銘批評制度「有缺陷」和「 狹隘」,能被重新聘任多久,似乎沒有特定準則。他認為,港大藉此制度管理人力資源,把表現遜色的「篩走」,留下所謂「高效能」的教員,乃「眼光淺窄」地估量人材價值。「不幸的是,大部份最優異的人材會在期限前離開,到沒有退休期限的地方。」他說。

這政策對女性教授的影響更不公平。柯天銘指,學術圈向以男性主導,女性較遲才有機會升教授,即是說她們當上教授不久,未夠時間累積很多研究成果前,就要面對「退休死線」,成功延續教席的機會自然受影響。

「這做法打擊士氣,打擊性別平權,亦影響學生獲得教授們累積多年經驗和智慧的機會。我本想說『較年長』的教授 — 但 50、60 歲也不算老吧?」

發表意見